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不默斋博客

花前纵酒,月下读书;不默斋主,笑阅沧桑

 
 
 

日志

 
 

家乡四月槐花香  

2017-05-06 09:26:55|  分类: 一方水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家乡四月槐花香 - 不默斋主人 - 不默斋博客
 
      前几天,母亲从老家捎来了一包槐花。一打开袋子,鲜嫩的乳白色的花瓣、花蕾散发出的久违的香气瞬间便弥漫了整个房间。我的思绪情不自禁的伴随着这飘飘渺渺的味道回到了儿时的老家:老家位于晋冀两省的平定、昔阳、赞皇、井陉四县交界处。每年农历四月,槐花初绽的时候,整个村庄的大街小巷的空气中都是这种甜甜的令人沉醉的香味,村里的孩子们都会受家长的指派成群结伙,挎着篮子,拿着带钩的杆子,在山上山下、房前房后的槐树下采花,机灵的孩子攀缘上树,胆小的则呆在树下,等到筐满人累了,大家才在欢声笑语中满载而归。年少时,农村还很贫穷,槐花就成了缓解饥饿的时令辅助菜。回到家后,家长们用开水一汆,再配以少许棒子面,要么蒸成菜团子,要么做成锅贴饼子,一日三餐,顿顿如此。那时候,用槐花做的主食花多面少,嚼在嘴里难以下咽,我们这些小伙伴们怨声载道,却无可奈何。
      我们本地人称母亲捎来的这种槐花叫洋槐花,洋槐树的学名叫刺槐,是北美的树种,后引入中国。因其适应性强、生长快、繁殖易而遍布国内的广大地区。许是家乡的土地过于贫瘠的缘故,洋槐树漫山遍野,而国槐则很少看到——除了生长在关帝庙前的那两棵之外。
        那两棵老态龙钟的国槐几乎同样的粗,4、5个成年男子手拉手才能合围的住,就连村里最有见识的长者也说不清那两棵国槐的具体年龄了。儿时,曾从村里的老人们嘴里听到过关于这两棵树的传奇:老人说这树上住有神仙,并且是本村一个醉汉的亲眼所见。某年某月某日的晚上,一男子到朋友家做客喝高了,回家途中酒力发作,困乏之际便依树而眠。半夜里,他懵懵懂懂间听到头顶的树上似有人在谈天,便顺声仰望,似有两峨冠博带的人相携翩然而去,只留下稀稀疏疏的树枝与树叶之间的月影,醉汉顿时酒气全消,仓皇逃回家中。
       有没有神仙人们不得而知,但是就像高寿的人会受人敬仰一样,这两棵阅尽沧桑的老树赢得了全村人的好感,无论是大人还是孩子从它们身边走过,总会带着敬畏的心情。每年的春末夏初,花谢的时候,片片花瓣在风中像雪片一样的落到地上,令人如入仙境。花谢之后的黄昏,白鸟盘旋树巅,密密麻麻的槐米铺满树下,此情此景总让人产生吉祥神圣的感觉。
       也许是十年河西十年河东的缘故,那些在童年少年时期不屑一顾的野草野花近年来竟成为餐桌上大受欢迎的美味!不仅我家如此,别家也是如此。槐花也因富含维生素和多种矿物质,具有清热解毒、凉血润肺、降血压、预防中风等功效而大受追捧。
       儿子五一假期结束返校前,为他包了一顿槐花饺子,不料一向嘴刁的他就大呼好吃,并极力要求带一些到学校让同学们解解馋。我便将小时候吃野菜、槐花的生活讲给他听,谁知他竟羡慕的说:“你们那时候真幸福!”
       我告诉他:那不叫幸福。山珍海味吃久了,可以选择粗茶淡饭那叫幸福;高楼大厦住久了,可以体验茅屋陋室那叫幸福,只有按照个人意愿的自由选择才叫幸福。而那些强加于生活中的东西,无论它多么美轮美奂、多么天然环保都不叫幸福,因为它像命运一样在碾压你的自尊。
       我不是一个厚古薄今的人,即使今天也有诸多的不如意,因为我看穿了那些留恋滤镜下美好过去的人的矫情。今天的不如意可以修正,过去再美好也没有必要复制,毕竟我们的生活更需要新事物。一位朋友说的好:“拾掇起了旧时岁月的回忆,打包,雪藏,一把快递到不知道的远方




  评论这张
 
阅读(7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