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不默斋博客

花前纵酒,月下读书;不默斋主,笑阅沧桑

 
 
 

日志

 
 

读书日感想  

2017-04-23 18:51:56|  分类: 读书札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读书日感想 - 不默斋主人 - 不默斋博客
        读书是思想的旅行,读者便是行者。读不同的书如游览不同的地方,会有不同的感受和收获。
       时事是阅读最好的注解,而连日来发生的事情却让人颇感压抑:4月19日,刚刚播放一集的电视剧《白鹿原》被莫名其妙的叫停;而在读书日前夕的22日,以上海的季风书店为代表的部分独立书店也被爆出即将被勒令关门。
       被誉为上海文化名片的季风书店是自由主义者的沙龙。一位朋友曾对我说,季风是中国启蒙思潮的落脚点和幸存者,这里文化气息浓,商业气息少,当你驻足这里的时候,随时可以发现惊喜:令你惊喜的人和令你惊喜的书。
        据说,这家书店被关停的原因是因为其每年一场接一场的文化讲座!联想到更早先时候,各大网商被要求下架港台书籍的事实,似乎越来越多的变化在不厌其烦的提醒人们:知识有毒,谨慎读书!
        其实,“开卷有益”早就是一个伪命题。在人民当家作主的当今,无论是四五十年前还是近几年,因为夹带了、购买了以及阅读了不被认可的国内外图书而遭受到法律制裁的例子不胜枚举!纵观国史,读书从来就是一种闭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的高危行为。
        秦灭六国之后,中国进入了集权专制时代,为了打压那些“入则心非,出则巷议”的不驯服的知识分子,雄才大略的始皇帝与丞相李斯对之先后进行了从精神消灭的“焚书”和对肉体消灭的“坑儒”,从而关上了自春秋开启的百家争鸣的学术自由的大门,开中国禁书之先河。人因为学会断文识字而祸从口出忍不住几句“巷议”而惨遭活埋,这样凄惨的教训让古人留下了“人生识字糊涂始”的训诫。
       然而,“百代犹行秦法令”,秦王朝的短命并不妨碍其后历代的统治者们的起而效尤,他们为了自己梦寐中的长治久安,谨小慎微的筑起了一道道专制文化的高墙,防民之口甚于防川。汉代的杨恽、宋代的苏轼、金代的张钧、明代的高启都是受害者,他们以及受他们牵连的同道轻则颠沛流离,重则身首异处。
       到了清代,不自信的异族的统治者的文化神经敏感程度几乎达到了零容忍。他们在不到300年的时间内,就炮制出了庄氏史案 、黄培诗案 、《南山集》案 、年羹尧案 、谢济世案、陆生楠案屈大均案等大大小小数百起文字狱 。据王彬主编的《清代禁书总述》的统计,仅乾隆统治的60年间,便制造大型文字狱130多起,并且每一起都伴随着大批图书的禁毁。于是,越专制禁毁越多,禁毁越多越心虚,越心虚越专制,这逐渐形成了一个周而复始循环的怪圈。
       1911年皇帝被赶出历史舞台并不意味着专制文化的消亡,虽然在你方唱罢我登场的北洋政府时期,中国曾出现过短暂的一段文艺复兴的春天,但是依附在文化基因上的专制思想并未走远,一旦时机成熟,它便会死灰复燃。北伐胜利后,国民政府又开始重拾牙祭,祭起了专制文化的大旗,他们一方面通过舆论宣传为民洗脑,一方面洋为中用的将法西斯手段来禁锢思想,他们禁止言论自由,不仅空前绝后的将禁书的内容扩充为禁创作、禁出版、禁出售、禁读、禁传播,还禁止收听广播、禁止公演、禁止播放,简直无所不用其极。殊不知“落花流水出去也”,经过现代文明洗礼的国人已不再为野蛮文明买单了,于是,意图以一个国家、一个政府、一个政党、一个主义、一个领袖”来一统江山的国民党成了一厢情愿的挡车螳臂,只能退守台湾,苟延残喘。
       在互联网就像上帝一样无处不在的今天,企图通过专制垄断来苟延统治的行径就像是愚蠢的掩耳盗铃,那是条不归路。
  评论这张
 
阅读(114)|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