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不默斋博客

花前纵酒,月下读书;不默斋主,笑阅沧桑

 
 
 

日志

 
 

革命年代的魔症爱情  

2016-11-09 10:30:54|  分类: 读书札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革命年代的魔症爱情 - 不默斋主人 - 不默斋博客《坚硬如水》是一部用充满年代感的红色词藻串缀起来的小说。
      主人公高爱军匪夷所思的爱情故事的源头是1967年的部队裁军。谁都没有料到深得首长赏识的战士高爱军做出了一个惊人的决定:主动放弃部队提干的大好前程而提出了复员还乡。原来早已厌倦了禁欲般的军营生活的他从党中央和伟大领袖的最新最高指示中找到了自己的奋斗目标,决定投入到家乡的革命运动中。
       高爱军的故乡程岗村是宋明理学奠基人“二程”的故居所在地。当年,老支书程天青正是看好了他的聪明能干才延为东床快婿的。程天青是村里的老革命,解放前他曾为八路军送过鸡毛信,解放后一直担任村里的支部书记。几十年的风风雨雨让他学会了精于算计,高爱军的入伍参军便是其对女婿人生规划的一部分:复员之后可以顺理成章的担任村里的干部。
      当高爱军回村后看到岳父闭口不提当初的承诺,他很生气,再看看与城里热火朝天闹革命相比就如一潭死水一样的家乡现状,高爱军决定向以岳父为代表的旧势力夺权,他雄心勃勃的要按照伟大领袖的宏伟蓝图将家乡改造成新时代的革命圣地。
      高爱军的第一个同盟者便是在城里邂逅的夏红梅。从城里嫁到程岗村的夏红梅是一个年轻妇女,但她渴望投身于伟大的革命运动的热情却被以公公和丈夫为代表的安于现状的程岗人视作“魔症”。相同的追求与相似的遭遇让高、夏二人相识相知,革命追求升华了他们的感情,红色歌曲唤起他们的爱情。
       在夏红梅等一干年轻人的协助下,高爱军在程岗村掀起了一场前所未有的红色风暴。这场风暴如野火春风,摧枯拉朽,高爱军也以战天斗地的精神开拓出一条人生的康庄大道:他不仅以火箭般的速度进入了程岗镇的领导队伍,而且他的行为和才干还得到了地委书记的接见和中央首长的首肯。当然,在他前进的路上也不乏血泪斑斑:在争夺村里的领导权时,他逼死了老婆桂枝,吓疯了岳父程天青;在扳倒他的政治绊脚石乡长王振海时,不仅乡长王振海和县委副书记赵青分别获刑20年,还间接造成了王家峪支书赵秀玉的自杀以及队长李林的被杀。用公然做爱羞辱本地旧文化的代表人物程天民和烧毁象征传统秩序的程岗夫子庙是高爱军宣示革命的最高潮。
      伴随着高爱军政治上的节节成功,他与夏红梅的爱情也发展的如火如荼,但是二人的爱情就像两台机器人的作业,只有录入了必要的指令才能焕发出生机,这指令便是革命
      就在高爱军与夏红梅的政治命运和爱情前景如清晨旭日冉冉升起的时候,却突然跌落地狱。云谲波诡的是为他们招来杀身之祸的竟然不是他们身系程庆东、程天民父子两条人命,而是因为不经意间窥到了另一段隐秘的感情。 
       戛然而止的故事结局令人回味无穷。虽然高爱军和夏红梅以及孕育他们的那个时代已经被彻底否定,但是对形成那样时代的背景以及产生那样人群的土壤的反思似乎却从未开始。有人认为那个时代悲剧归罪于一群高、夏二人般“为了满足权力欲望而掀起腥风血雨”的造恶者一手造成的,这种避重就轻的论断颇有指鹿为马的嫌疑。
       无可否认高爱军的动机中的私欲,但是不得不说,一个连做爱都需要用革命歌曲来催情的人的心路源泉是值得挖掘的。高爱军们是“生在新社会,长在红旗下”的一代人,在“白纸一样的年龄”便接受了铺天盖地的革命教育,顺理成章的进化为新一代“红孩子”,他的血管里流淌的是革命的理论,他的心里荡漾的是语录的激情,面对领袖,他们丧失了自我,面对最高指示,他们抛弃了思考,所以只要听到革命的号角,他必然闻风而动。这并不偶然,也不荒唐, 最近某市委书记在干部会议上强调:要讲政治,守大德,做到对党绝对忠诚。要做讲政治、讲忠诚的“知行合一者”,以“无我”示忠,以“小我”示忠,以“成仁之心”示忠,以大担当示忠。忠诚不绝对,就是绝对不忠诚。政治上要清醒,不当“糊涂虫”;政治上要坚定不移,不当“墙头草”;政治上要守规矩,不当“矩外人”;政治上要坦荡,不当“两面人”;政治上要担当,不当“稻草人”。两者不是异曲同工吗?在那个年代,还有什么比奉旨造反更讲政治、更绝对忠诚的事情?!
       “在人人需要证明忠勇的年代,理想主义,英雄主义是青春的至高涅磐。葬青春之土地,岂不为神圣的土地?殉土地之青春,正所言贞烈之青春。”著名作家梁晓声的这段话也许能帮助我们理解那一代人的疯狂选择。
      谁也无法否认高爱军一流施暴者的历史角色,他们在一面高尚的的旗帜下理直气壮的进行着摧残人性、破坏文化传统的勾当,在任何文明时代都应该受到谴责和审判。但他也是一名受害者,当革命语言成为激荡在生活中的唯一旋律的时候,革命已经成为这个社会的生活方式和行动指南,所有的人只能选择随革命之波逐革命之流。彼时中央领导层频频的人事变动以及最近出版的当时失意者回忆录可以说明这一点。
      另外,书中的两个不太显眼的人物可以佐证这一点:一个是置高、夏二人于死地的关明正。关明正,九都地委书记兼军区政委,参加过长征的老干部,通过他对高爱军言过其实的赏识可以看到,他不仅衷心的拥护中央决定,而且还狂热的暗恋上了这次革命的伟大旗手、革命圣母。但是一旦他怀疑高爱军窥破他的心机后,便毫不手软的以反革命的罪名将其处决。另一位便是夏红梅的公公程天民。程天民出自书香门第,其祖上中过进士,祖父是大清秀才,而他本人是当世“程颢一族后人的头和脸”。作为旧知识分子,程天民在解放前便担任县民校校长,由于在本地德高望重而在解放初被认定党外知名人士,并担任过县里的第一任教育局局长,在党组织即将任命其为人民政府县长时却选择了回乡任乡长,这是他“剧怜高处多风雨,莫道琼楼最上层”的睿智,可是当他看到革命的洪流滚滚而来的时候,只有无奈的选择了激流勇退来保全自己。历史证明,他的这种消极的置身事外是徒劳的,他守住了自己的节操却没能保护住自己的性命以及他钟爱的文物和学术著作。

 
  评论这张
 
阅读(185)|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