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不默斋博客

花前纵酒,月下读书;不默斋主,笑阅沧桑

 
 
 

日志

 
 

闲话金瓶梅的前生  

2016-01-07 16:33:07|  分类: 读书札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闲话金瓶梅的前生 - 不默斋主人 - 不默斋博客
 
       许多人认为有明一代 ,《金瓶梅》自横空出世之日,便以其“珍珠密字,楷法秀丽”而成为达官贵胄,文人墨客争相传抄、一睹为快的目标。
        在阅读了几本专著之后,我感到这种想法只不过是诸公一厢情愿的因爱成痴,是一种镜花水月的幻境。
        古贤者毕生都在追求“立德、立功、立言”的三不朽境界,所以那些大大小小的儒者身后留下的典籍记载浩若烟海。可是在金瓶梅同时代的文献中,关于该书的纪录堪称凤毛麟角。
闲话金瓶梅的前生 - 不默斋主人 - 不默斋博客
         诚然,金瓶梅是一部富有争议的书,有人仰之为人间极品:“伏枕略观,云霞满纸,胜于枚生《七发》多矣”(《与董思白书》)。有人恐之如豺狼虎豹:“此虽有为之作,天地间岂容有此一种秽书?当急投秦火!”(《天爵堂笔馀》)。更有部分“一分为二”的中庸之论:“以今思之,不必焚,不必崇,听之而已。焚之亦自有存之者,非人力所能消除。但《水浒》崇之则诲盗;此书诲淫,有名教之思者,何必务为新奇以惊愚而蠹俗乎?”(《游居柿录》)。
        正因为有这种大相径庭到几乎无法调和的看法,才会让所有过目者产生直抒胸臆、一吐为快的冲动,才会留下更多的笔墨酣畅、或褒或贬的文字。然而除了以上列举的这些素为金学家所津津乐道的书籍之外,大家白首穷经寻找到的只鳞片爪恐怕就是屠本畯在《山林经济籍跋》中的记载了:“屠本峻曰:不审古今名饮者,曾见石公所称"逸典"否?按《金瓶梅》流传海内甚少,书帙与《水浒传》相埒。相传嘉靖时,有人为陆都督炳诬奏,朝廷籍其家。其人沉冤,托之《金瓶梅》。王大司寇凤洲先生家藏全书,今已失散。往年予过金坛,王太史宇泰出此,云以重费购抄本二峡。予读之,语句宛似罗贯中笔。复从王征君百谷家,又见抄本二峡,恨不得睹其全。如石公而存是书,不为托之空言也,否则石公未免保面瓮肠。(《觞政》十之掌故)
        那么,究竟有多少人在金瓶梅刻本问世之前曾传阅过抄本? 近人在其著作中众说纷纭, 涉及人物也不一而足。例如胡文彬在其《金瓶梅书录》、吴敢在其《金瓶梅研究史》中均认定为12位,刘辉在《金瓶梅成书与版本研究》中仅仅保守的认定为11位,而王汝梅在其新著《金瓶梅版本史》中罗列的人数最多,但也只有16位。吴敢先生著作中的那幅《明季金瓶梅手稿抄本流传图》似乎也证明了一点:金瓶梅只是流传于几位大名士间,街市陋儒恐无缘一见其庐山真容!
闲话金瓶梅的前生 - 不默斋主人 - 不默斋博客
 
         所以,以现在发现资料来看,金瓶梅的抄本在付梓之前尽管曾流传于北京、麻城、诸城、金坛、苏州、沈阳等地,显然过目者仅仅属于名士小众——即使不排除赏阅者队伍中有一部分因有缘交好大名士得以一睹金颜但终因人微名轻而让历史风沙湮灭姓名的人。
         不过好在大众小众并不重要,“尔曹身与名俱灭, 不废江河万古流”,现在,无论是谁都无法忽视这部作品发出的金光。



  评论这张
 
阅读(381)|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