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不默斋博客

花前纵酒,月下读书;不默斋主,笑阅沧桑

 
 
 

日志

 
 

栖息在古龙小说里的旧时光  

2015-10-27 15:24:45|  分类: 书情书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栖息在古龙小说里的旧时光 - 不默斋主人 - 笑阅沧桑

          一场绵绵细雨让人们足不出户便能品到了浓浓的秋意。“好雨知时节”,由衷的赞叹周末这场不期而至的善解人意的秋雨:她让我理直气壮光明正大的推掉应酬,空出大把的大好时光。

    在QQ空间里,一位书友对我书斋里蔚为大观的古龙作品羡慕不已。他问我可否割爱,我告诉他,爱就是长在心里开放在感觉中的花,这种花是无价的,我根本不会割舍,因为我不会以财物来交换自己的在乎。

    我的话让书友悻悻而去,而我却意外的感受到了栖息在古龙小说中的旧时光的温馨

古龙和金庸、梁羽生曾经是我们这一代人青春记忆中的重要组成部分。

    我们有一个忍受着饥肠辘辘却高喊着无比幸福的童年,但幸运的是,在跨入青春期之后,我们终于可以在那个物质仍不富裕的时代有选择的选择各种不是官方强行塞给的精神食粮了。于是,外国文学名著和港台通俗文学作品铺天盖地的汹涌而来,其中,金庸古龙的武侠风和琼瑶岑凯伦的玫瑰梦一夜之间成为了少男少女的爱不释手。

    不过,无论是对外国文学的钟情还是对港台文学的爱好同样不会得到家长的谅解。在家长的眼里,除了学校的课本之外的书籍统统是沾满牛鬼蛇神和歪魔邪道的“闲书”。尤其在农村里,几乎所有的家长心中的人间正道便是让孩子通过上学来摆脱农村生活的轨道,因为和农村的艰辛和饥饿相比,旱涝保收的“非农业”生活简直就是天堂的神仙生活。于是,他们对孩子的课余时间要求甚严,对功课也督导甚力。

在人类的阅读史中,也许只有晋代左思的《三都赋》引起的洛阳纸贵才能和80年代港台文学在年轻人心中溅起的阅读激情相提并论。在那个年代,无论是小山村还是大城市,街头的租书屋是一种时髦优雅而又利润丰厚的产业。每每放学,小伙伴大朋友成群结伴来这里物色自己中意的书,然后以一本书一天租金一角的代价将书带走,马上进入“像饥饿的人扑在面包上一样”的阅读状态。那时候,阅读快的两个人可以在阅读完后互相交换阅读,从而提升了自己租金的使用价值。我们实实在在的感受到了时间就是金钱的含义。

不过,孩子们的争分夺秒的阅读并不轻松,而是一个斗智斗勇的过程:既需要突破家长的严防死守,又需要提防老师的神目如电。于是就有了夜深人静后,独自躲在被窝里开着手电读书看武侠的类似古人凿壁求光的经典镜头。然而,这一点点闲暇时光是远远不够的,与老师左右周旋,充分利用课上时间才最是过瘾。老师们课上的传道授业的吸引力与金庸古龙对我们的诱惑根本就不是对等的,每每二者金风玉露一相逢,前者便一触即溃。所以,常常是老师在讲台上激情四射口若悬河,学生却埋头陶醉在金庸古龙刀光剑影的江湖世界里。可以说,有这样的镜头是我们这一代人的青春一景。

伴随着校园光阴的结束,我也完成了我的武侠阅读史。

今天,儿子已经读高中了,我和妻子常常担心他对网络的迷恋会影响学业。看来,今天我们对网络的排斥一点也不输于当年父母对课外读物的态度。冷静的时候想一想,无论昨天还是今天,孩子们似乎都喜欢与家长的愿望背道而驰,并且时光证明了一个永恒的真理:家长总愿意做一些杞人忧天的不必要的担忧。

不是吗?


  评论这张
 
阅读(316)|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