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不默斋博客

花前纵酒,月下读书;不默斋主,笑阅沧桑

 
 
 

日志

 
 

游雁凌的《离骚》  

2014-05-23 14:41:18|  分类: 读书札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游雁凌的南周故事 - 不默斋主人 - 笑阅沧桑
       如果没有学飞兄的推荐,《我在<南方周末>的日子》无论如何也不会进入我的视野的。因为我并不觉得一个报纸的主编的口中能够爆出多少奇闻,即使是《南周》!——当年和现在一样,南系报纸的风头荡起的只是精英人士思想的涟漪,对于北方僻壤的下里巴人来说,影响几近于无。
      但是游雁凌的回忆录的确是一本一旦拿起就不忍释卷的书。张竹坡在讲解《金瓶梅》读法时强调:《金瓶梅》“一百回是一回”,“不可零星看”,“必尽数日之间,一气看完,方知作者起伏层次,贯通气脉,为一线穿下来也”。而读《我在<南方周末>的日子》则要提醒读者适时停止阅读透一口气,因为书中的吊诡不测的和一波三折让你情不自禁就下了读不见尾誓不休的决心。
      这是一本记述社会转型时期体制内新闻人生活的书。在九十年代的初期,政府开始为媒体断奶,报业界迎来了千帆竞发、百舸争流的时代,《南方周末》就是在这种短兵相接的竞争中一举夺得盟主交椅的!其中,游雁凌功不可没。
        游雁凌最初是以《南周》储君的身份参与其中的。他以南周为舞台,凭借自己的才华、魄力和热情,带领诸位同仁一路过关斩将,攻城掠地,终于为南周赢得了足够傲视群雄的资本。游也以其赫赫战功顺理成章的从已到退休年龄的老主编、自己的伯乐左方手里接过南周掌门。但是这种短暂的好景犹如昙花一现就一去不返了。谁也没有想到,游雁凌的功业显赫日竟成了他的仓惶辞庙时!面对一个4版小报在他手里变戏法似的发展成16版大报,游雁凌意气风发、踌躇满志,就在其雄心勃勃高歌猛进的时候,一股股的浊浪向其袭来,并最终逼迫他离开了自己钟爱的事业,而这一切幕后的推手竟然是当初对其赏识有加、关爱无比的师友左方
       这本书的最大特点是真!
      《我在<南方周末>的日子》是作者忍受着撕心裂肺的痛一气呵成的。作者自言“我调离周末的文件是1996年3月5日发的,但我的回忆录早在1月10日就已开始动笔,至当年12月18日完稿”。动笔之时,正是作者的事业正如旭日冉冉却因为“命犯小人”而遭遇低谷之时。他不得不“被养病”而赋闲,虽几经努力,仍一无进展,将来何去何从尚无定论,其内心恓惶自然近乎“农夫心内如汤煮”,所以其心中的委屈、无奈、不平以及愤懑全部凝诸于笔端,于是他的书中出现了这么一段惊世骇俗的文字:“权力具有鸦片般神奇而可怕的魔力。它可以让懦怯者胆大妄为,自卑者飞扬跋扈,强梁者不可一世,营私者为所欲为……人,一旦尝到权力的滋味,便会产生权力瘾。这种‘权力瘾’,表现为对已有权力的企图永久占有和滥用,以及对更大权力的疯狂攫取。人格的高尚与卑鄙,人性的美丽与丑恶,在权力的诱惑面前清晰凸现,在权力斗争的血雨腥风中展露无遗。拥有权力和金钱而还能保持一分清醒,是最完美的人生。”不管作者多少次表明自己对往事的态度是“千山万水从容走过,是非恩怨任人评说”,但所有的事实证明那仅仅是一种表态,而不是真实的心境。我们可以从当时的文字或十几年后的回忆中找到的都是些愤愤不平、耿耿于怀的文字。作者在为某报撰写的回忆文章中有这样的一段文字:“为什么要离开周末?不是我要离开,而是需要我离开,而且必须离开。当时李孟昱社长给迷途中的我指明了4个方向:日报副总经理;海外市场报主编;周末第二主编;自找门路、离开南方日报。看来社长与记者真的不同,记者把最重要的写在前面,是为导语;社长则把最重要的放到后面,想不服都不行。李社长指明的4个方向,当时在我看来有如曹植被限呤七步诗的典故的新版演绎”。这篇文中,作者在回忆自己再次拒绝李孟昱和钟广明的苦苦挽留时,再一次大发感慨:“一切都是命。幸好我当年不再天真,不再轻信,没去《南方都市报》。否则,后来坐牢的,很可能是我。何况我的命宫中注定招忌,易招小人,容易惹祸。”这些犀利的文字几乎连淡定都谈不上,哪里有一丝从容?一段希望梦殇的时光必定是一段魂牵梦萦的时光,那是烙印在生命中的深深的痛,我们有什么理由不理解游雁凌的这种真诚呢?
       书内还有这样一幕最能表现游雁凌性格的率真:像一只无头苍蝇一样的游几经努力之后才知覆水难收,他终于放弃了尝试留在南周的努力。在告别时,游雁凌站在大门外,众目睽睽之下,向着报社大楼和社徽深深一躬,满脸的眼泪流了出来。“男儿有泪不轻弹”,如果不是一名磊落真男儿,如果不是对南周有着深深的爱,怎么会有如此悲情的场面?
       游雁凌曾说:为了保持作品的真实性,他曾拒绝了国内数家知名出版社的约稿,因为他不同意删节或删改。为了保证作品的独立性,他毅然放弃了一位宣传文化界德高望重的老领导为其作的序言。
       不过,游雁凌的“薄幸名”并未因为“周末史”中的“选择性忽略”而被昔日同事们遗忘。曾经在他鞍前马后效力、后来成长为一路诸侯的谭军波在其博客里盛赞游雁凌“观念新,文章写得漂亮,公关、组织、管理能力均胜人一筹,对工作狂热投入,作风雷厉风行。有追求的年青人喜欢在他手下谋事”,并为其遭受的不公正待遇鸣不平:“谬误重复一千遍就成了真理。我们应该做一个真诚的人,尽量还历史以公正”。另一位“在江湖上混成景观”的昔日袍泽朱德付也在他所撰的《马后炮》中道出同样的意思:“但说起南方周末的历史,还有一个人物不可或缺,他就是游雁凌。……只是因为很多特殊的原因,大家都选择性地遗忘了他而已”。即使是直接间接迫使其黯然离开的两位上司,也对其能力盛赞有加。据一位知情者说,李孟昱后来对别人说游雁凌在南周的工作是“轰轰烈烈,功不可没”。那位“目中无人”的老左也曾感叹:“如果我再年轻十岁的话,和游雁凌联手,可以打遍天下”。老左的评价颇值得玩味,也道出了游雁凌不得不离职的端倪。谁都无法否认,当年的老左是一个有理想有激情有理念的媒体人,他见证了南周的呱呱坠地,并呵护它一路的艰难成长,南周于他不亚于自己的赤子,当年想方设法将具有果敢杀伐能力的游雁凌揽入麾下就是为了南都的茁壮成长,而游的到来果然使其如愿以偿,那时候的左游关系堪称一段佳话。但是,当左方因为年龄问题不得不离开主编岗位的时候,身强体健的他并不甘心自己只以看客的身份来旁观一手开创的事业的风生水起,于是,他在《南方周末》开始步入发展的高速路的时候,以无所不用其极的手法让游雁凌下课。
       游雁凌在南周风生水起时的黯然离开,对他本人是不公平的,但对南周未必是最坏的结果。从这本回忆录我们可以看出作者是一个个性鲜明、不拘小节的枭雄型人物,这种人在创业的关键时期可以带来新气象,开拓新天地。但是到了发展时期,工作业绩和强势作风极有可能会演变成飞扬跋扈。所以作者作为悲情英雄离开舞台远比以后被诸部下反目倒戈轰下场要好一些,至少还留下一部《离骚》式的回忆录。当然,这些仅仅是假设,因为所有的人生都是直播,没有彩排的假设。
  

  评论这张
 
阅读(583)|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