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不默斋博客

花前纵酒,月下读书;不默斋主,笑阅沧桑

 
 
 

日志

 
 

我的谪仙书——大安本《金瓶梅词话》  

2014-05-02 13:06:35|  分类: 书情书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的谪仙书籍——大安本《金瓶梅词话》 - 不默斋主人 - 笑阅沧桑
 
      自去年秋季以来,我的大部分时间都耗在了做不同城市的过客之中,上网购书的时间几乎被压榨殆尽,与书友们交流书事心得这样的雅事自然也就减少了许多。
      去年11月末,我还是挤出时间委托台湾书友代购了几套内地网上看不到的书。可是,由于受到春节停运、两会召开的影响,时光流走近半岁,书籍依旧无踪影。当你与自己喜欢的书籍之间被网禁、海关架起的万水千山逼迫的只有遥遥相望的时候,你便只有放弃这种无望的守候!
        中国特色的书荒让人感到无可奈何。
        有这样感受的人不止我一个,新疆的刘兄最近的购书兴趣也很低迷,他几次抱怨这个春天的书市过于沉闷,唤不起爱书人的激情。
 我的谪仙书籍——大安本《金瓶梅词话》 - 不默斋主人 - 笑阅沧桑
        不过我的书事也并非一直波澜不惊。3月的时候,当山东书友楠檀微信告知台湾风云时代推出《汪政权的开场与收场》时,我的心里顿时泛起一朵喜悦的浪花。不过随着付款、收书、束之高阁之后,我便又在网络面前沉寂了。
       蛰伏多日未心念,一念引出大手笔。
       “5.1”假期是难得的浮生闲暇,我坐在电脑前整理自己尚未完成的《我与<金瓶梅>的故事》。这个题目让我又情不自禁的打开了久违的孔网。
        两套大安版《金瓶梅词话》让我顿时惊喜不已!记得刚上孔网时,真正大安本的书影也是难得一见的,而今天却两套真身并出。在我的眼里,失去天价光环的该书看上去越发的亲切、迷人。
        我和大安本是有渊源的:我最早收藏的金瓶梅影印本就是简装小开10册一套的“大安本”,后来有朋友告知,那些在市面上流传的大安本中,无论是线装10册、平装10册、还是精装5册、精装1册,凡我们所见到的大安本都是台湾上世纪60~70年代生产的李鬼。“很少有人有缘看到真正大安本的真面目的”,朋友在电话里认真的说。于是,带着对神秘的大安本的好奇,我毅然廉价处理掉了那套李鬼。
 我的谪仙书籍——大安本《金瓶梅词话》 - 不默斋主人 - 笑阅沧桑     我的谪仙书籍——大安本《金瓶梅词话》 - 不默斋主人 - 笑阅沧桑
      (李鬼大安本1)                                                     (李鬼大安本2)
       后来,我终于在上海书友大海兄的书影里寻觅到真正大安本《金瓶梅词话》的花容月貌。大海兄告诉我,由于稀缺,现在大安本的价格早已经超过6位数,甚至直逼7位数了!我心静如水:好价值自然就应该享有好价格。那时候的大安本在我心中犹如生活在飘渺天界的仙子,可遇尚属不易,更遑论苛求了。
我的谪仙书籍——大安本《金瓶梅词话》 - 不默斋主人 - 笑阅沧桑
                                             (李鬼大安本3)                                                                 
      明版《金瓶梅词话》存世仅有三部半,据专家考证,最完整且最具版本价值的当属现存台湾故宫博物院的那部。该书于1932年在山西介休被发现,共100回,分装20册,缺封面扉页以及52回的7、8两页。全书印刷精良,保存完好,书中有阅者朱笔的校改与批语。1933年3月马廉以其为底本用北京古佚小说刊行会的名义影印120部,所缺文字以通州王氏《新刻绣像批评金瓶梅》文补入。据梅节介绍,由于当时采用了单色缩印,所以略有失真。以后海峡两岸影印发行的《金瓶梅词话》皆以33版为母本。大陆先后于1957年、1988年、1991年、2011年四次影印,当时编辑们见不到原书而欲去伪存真,结果造成画虎不成反类犬的遗憾。值得一提的是,自91版始,内地影印词话本将原本所缺文字改以大安本补入。台湾出版界也不甘居后,仅联经出版社就先我的谪仙书籍——大安本《金瓶梅词话》 - 不默斋主人 - 笑阅沧桑
 后于1978年、1987年、2012年三次影印该书。和大陆一样,联经也是以傅斯年所藏33版为底本而影印,值得一提的是,联经在初版时不仅用大安本的文字置换出原来用《新刻绣像批评金瓶梅》补入的内容,将版面还原成原书大小,而且还参照故宫博物院所藏的原书,逐一将其中批语描红。即是如此,联经版也存在“正文虚浮湮漶,朱文移位、变形的现象。由此可见,海峡两岸的词话影印本均为33版的嫡子辈版本。至于另外存世的两部半明版《词话》都在日本。一部藏于日光轮王寺慈眼堂,该书发现于1941年,全书100回,分装16册,缺少封面与扉页,內缺5页。战后日本出版界曾有意影印该书,但由于破损严重,难窥全豹且而不了了之。一部藏于德山毛利氏栖息堂,该书发现于1962年,100回,分装18册,亦缺封面扉页,内文缺3页。另外一部残本藏于日本京都大学附属图书馆,该书发现时日不详,仅存23回,其中完整的只有7回,余皆残缺。1963年,日本大安株式会社以栖息堂本为主,采用慈眼堂496个单面页出版配本,并采用中土本第九十四回两个单面页印成精装5册《金瓶梅词话》300套,从第一册于4月付梓,到第五册于8月下线,历时5个月。东洋人做学问一丝不苟的态度的确令人敬佩,大安影印本不仅完整的保存了明代原刻的原貌,而且为了不至于读者因想当然而误入歧途,编辑们还精心在书末附了《修正表》,将书中印刷不清的汉字一一列出,并标明正体以及回目出处。由此可见,现存世的三部半明版《金瓶梅词话》中,台湾故宫本当为翘楚;至于词话本的影印本中,两岸三地的诸版,联经版当拔头筹;而四海诸版之中,到目前为止,无出大安本之右者。
我的谪仙书籍——大安本《金瓶梅词话》 - 不默斋主人 - 笑阅沧桑
 (台湾里仁版大安本)

       据胡文彬介绍,大安本实为第六册,最后一册为《清宫百美图》,盗版中我倒的确见过这一册,正版中是否存在,不得而知。至于2013年里仁出版的大安版不过是大安本的嫡子,恰如海峡两岸诸本与33年版的关系一样。我的谪仙书籍——大安本《金瓶梅词话》 - 不默斋主人 - 笑阅沧桑
 
       我所见的大安本栖身于山西陈兄的书摊,陈兄是孔网的专业书商,也是孔网的资深老书友,他常常利用乃兄长居扶桑的便利为其访书。我在他的卖家记录里看到,凡由他手散出的书籍多为珍版,鲜有庸者。是呀,扎根历史人文沃土,又有得天独厚的境外条件,怎么能不让他好书频出呢?
       为什么当初被人捧到天上的大安本能够接上地气来到我家呢?我想还是应该感谢去年里仁版大安本的问世。
        现在,我已经备足了银两,重整了书斋,单等那套羞煞六宫粉黛的谪仙大安本到来了。

 
      
  评论这张
 
阅读(3819)| 评论(2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