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不默斋博客

花前纵酒,月下读书;不默斋主,笑阅沧桑

 
 
 

日志

 
 

一位法制路上跋涉者的素描  

2014-12-30 11:09:43|  分类: 读书札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法制路上的跋涉者——读《行者思之》 - 不默斋主人 - 笑阅沧桑
 
       读罢张思之先生的回忆录,我得到了意料之外的震惊!
       这不是一个人的回忆录,而是一部社会良知在长达半个多世纪里四面碰壁而百折不挠追寻司法公正的记录,是一位公共知识分子走出名利羁绊为捍卫自由与平等的艰难历程。
       中国律师界的元老级人物张思之先生原本是新中国的第一批法官,五十年代,一个南斯拉夫的法律代表团改变了他的生命轨迹。这个代表团访华时,要求旁听中国律师的法庭辩护,为了满足客人们的要求,张先生接到了一个特殊的政治任务:组织上要求他脱下法袍临时客串一个抢劫案的辩护律师,谁知张先生入戏太深,任务完成后竟再也不愿回到法官的位置上去了。法制路上的跋涉者——读《行者思之》 - 不默斋主人 - 笑阅沧桑
       真正让张先生名声大噪的还是1980年的“世纪大审判”。彼时,刚刚卸下“右派”行头的他被任命为“两案”辩护组组长。面对这些“举国皆曰可杀”的辩护对象,张思之克服抵触情绪,以其职业素养带领律师团队一丝不苟的进入了案情的研究中。最后,他们将公诉人列出的13条罪名中为被告成功的抹去了7条“莫须有”,捍卫了他们的权利。
       张思之在“两案”中的出色表现让他从此名满天下,也让他成为了体制外的独行侠。他是中国律师界的异数,在《行者思之》的下篇里,历历在目的都是他的败诉记录,但他毫不气馁,屡败屡诉,乐此不疲。难怪有人说“屡战屡败”是张思之律师执业生涯的独特标签。可是,我们看看他接手的案子就明白了:清一色的敏感案子,无一不与政治纠结不清,当舆论和司法成为政治的自留地的时候,闲人免进理所当然!因此,他不败诉,党理难容!
       张思之曾愤愤的说道:“如果你能从我败诉案子的辩护词里讲出一件事、一句话是我讲错了,我都认输”,但他的自信并未能够帮助他改写失败记录,据说,他也曾有唯一一件代理案一审胜诉,但随后竟被检察院抗诉,最终依然难逃失败的命运。有时候这世界就是这么吊诡,张先生在大兴安岭火灾一案的庭审时,面对法官的指鹿为马,拍案而起:“我们对案件的判决,要经得起历史的考验!”但他的布衣之怒并不能改变庭审的结果,当事人被判入狱三年。不过时间为他争回了尊严:在2004年4月26日,黑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再审宣布17年前的当事人庄学义无罪。无独有偶,2005年,张思之接触到了河北的聂树彬案,他决意为这位无辜冤死的青年正名,他的努力再次付之东流,但是,在2014年,随着内蒙古“呼格吉勒图案”的改判,聂案再次成为公众议论的话题。
        这个世界并不完全以成败论英雄,尽管张先生在当局以及法官眼里是一个老而不休的麻烦制造者,但他的努力还是为他得到了来自世界各地的尊重,1999年,他的《我的辩词与梦想》在台湾出版后,赢得了台湾同行的集体关注;2000年,该书姗姗迟来的内书版引起北京汉语研究所的重视,张思之因为“表明了通往自由的旅途中,不仅要做叛徒的吊客,还要做异端的辩护。”以及其“以哲人的智慧、诗人的激情、法学家的素养、政治家的立场”,写出了“黄金般的辩词”,“丰富和改变了汉语的精神与内涵。”而获得“当代汉语贡献奖”;2008年,张思之成为亚洲首个获得“佩特拉.凯利奖”的律师;2013年,由法国人撰写的他的传记出版
  法制路上的跋涉者——读《行者思之》 - 不默斋主人 - 笑阅沧桑
     张思之自称:“天生就是个律师材料,只要坐到法庭上就有精神,有激情”,在他手里的案子,无论案子有多艰难,无论自己对当事人多么的不喜欢甚至讨厌,他总会以一个职业律师的专注全力以赴,比如在书中出现的当事人中,有令他敬重的,有让他遗憾的,又让他感到十分不满的,也不乏让他深恶痛绝的,但这并没有影响他坚持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尽全力维护他们的权益。
        作为一些历史事件的亲历者和见证人,张先生置身其中自然也会深受其害,但难能可贵的是他能够以恬淡冷静的态度对一些这些做出客观公允的评价,比如25年前那场社会风波,张先生虽然对当政者尔虞我诈、出尔反尔的行径感到不齿,但是他还是认为它“延迟了中国的民*主进程”。再比如江青,这个在中华大地翻江倒海为中华民族带来滔天灾难的历史人物,张先生和多数人一样,对她充满厌恶和憎恨,但他书中的江青“有礼数,讲规矩,懂礼貌”,并且“有信仰,不怕死”,彻底颠覆了主流媒体脸谱化了的那个巫婆式的人物形象。书中亦不乏惊人之语,对于彭真当年自鸣得意的“审判典范”、当局大吹特吹的“世纪大审判”的“两案”,张则直言不讳:这是“政治审判”,是“司法在大陆不能独立的典范”!
  从《序言》中可以看到,这部回忆录得以问世,章先生五年的鞭策功不可没!我能觅得此书,则全赖新疆刘兄的指点。我获悉此书出版后遍觅不得,南国学飞兄曾引荐一书店,奈何店主云游,无暇经营,我只得望洋兴叹。前几日刘兄在台妹处发现此书踪迹,急忙电告,我愿方遂。
         该书系张思之口述,孙国栋整理,章*诒*和序,香港牛津大学出版社出版。
  评论这张
 
阅读(504)|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