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不默斋博客

花前纵酒,月下读书;不默斋主,笑阅沧桑

 
 
 

日志

 
 

“书生误国语偏工”——读《幽影录》,感汪精卫  

2013-08-17 15:49:58|  分类: 读书札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书生误国语偏工”——读《幽影录》,感汪精卫 - 不默斋主人 - 笑阅沧桑
        “书生误国语偏工”是杨玉清对汪精卫的评价,读过《伪庭幽影录》的人们应该都有同感。
        《伪庭幽影录》是一部由回忆性文章荟萃而成的书。它收录的13篇文章分别是:罗君强的《伪庭幽影录》,陈春圃的《汪精卫集团投敌内幕》,李任夫的《抗战中期我与敌伪周旋记》,袁愈佺的《日汪勾结掠夺中国资源概述》、《日本加强掠夺华中战略物资炮制“商统会”的经过》和《汪伪政权垮台前后琐记》,张绍甫的《我所知道的汪伪海军》和《汪伪中央海军学校亲历记》,刘建新的《我所知道的“黄卫军”》,汪曼云的《千里哀鸿说“清乡”》,巫兰溪的《汪伪政府末日记》,杨玉清的《我与汪精卫》,王以义的《我所知道陈公博》。书名借用了罗君强回忆录的名称。
        这些文章多出自汪伪时期政要的笔下,他们或者参与了汪政府的核心决断,或者是最高机密的知情者。因此,编者黄美珍这样评价该书的史料价值:“(这些作者)经过多少年的反省,对过去历史有了认识。本着保存史料的态度,他们撰写的回忆录翔实、具体、生动的反映了汪伪政权各个方面的活动情况,不少是以往鲜为人知的内幕”(《伪庭幽影录》中《编者的话》)。 
“书生误国语偏工”——读《幽影录》,感汪精卫 - 不默斋主人 - 笑阅沧桑
        我在第二次阅读完该书后,就感觉编者的话有些言过其实:首先,这部作品是一个特定时代的产物。所有的文章处处表现出谄媚主流意识的痕迹,而理性真情流露的记叙却并不多见。这些所谓的“回忆录”应该是关押在共和国监狱内的大小汉奸在如火如荼的思想改造时期的交代材料。任何历史人物或历史事件,无论是我们肯定的,还是我们否定的莫不如此,因为事物从来就没有清一色的是和非,亦不会是清一色的黑与白。这些汪伪政权中的旧人皆非泛泛之辈,他们能够在其中浸淫颇深绝非简单的利令智昏可以搪塞过去的。而他们在文章内却极尽所能、自唾其面,如果我们解释为在特定环境下言不由衷的自保还比较可信。再者,一个时代由一个时代的特点。而在大节(阶级立场)无亏的前提下,纵容私心、颠倒是非是50年代到70年代中国的时代特色。因此,这些作品中出现了对历史事件的评价众口一辞,对历史人物的看法莫衷一是这样的特点
        尽管如此,如果你综合各方陈述,摒除感性词语,还是可以窥到汪伪政府众生肖的真实生活的。全书读罢,最令人感慨的莫过于汪精卫的一生。
       作为现代史上的罪人,汪精卫无可置疑的已经被钉在了耻辱柱上。但是,他的落水绝非当下历史结论中那么简单,余英时先生曾利用其为重版汪精卫《双照楼诗词稿》作序的机会,对汪的动机做了细腻而客观的分析,结论令人信服。我只想透过《伪庭幽影录》作者们的眼睛来了解这位叛国者的另一个侧面。
        无论是阅读《双照楼诗词稿》中的诗词歌赋,还是看李任夫、杨玉清回忆中汪的谈吐和待人接物,汪精卫分明是一个温文儒雅、风度翩翩的白衣秀士。如果作为一名布衣书生的话,汪精卫有真学问,讲真性情,作风严谨,处事得体,应该是一位有涵养有魅力的书生。历史进程就像破坏性的实验,不给人如果的可能。偏偏汪精卫早年就投身革命,辛亥前夜,夜,他因为“引刀成一快,不负少年头”的豪情而成为“革命明星”,民国初年,政治声望极高的他却挂冠而去,漂洋过海,成为淡泊名利的象征。后来他又追随中山先生,参赞核心决策,并在刚刚步入中年时便身具国民党的中枢要位。
        “性格决定命运”这句话在汪精卫的身上得到了很充分的体现,尽管他具有人格魅力、牺牲精神以及出色的才华,但是,他那书生般的性格中的自命清高、多愁善感、偏执自信、多变矛盾造就了他的政治智慧和政治能力的不足。就连权谋、责任、魄力、韧性这些素质,汪精卫也似乎先天不足。
        在这本书中随处可见他的性格缺陷带来的被动。
        1938年,当抗日战争出于艰苦阶段的时候,周佛海、陶希圣和陈璧君撺掇汪精卫暗中与日本构和,汪精卫犹豫不决。据周佛海介绍,即使是梅思平、高宗武准备与和日本人签订密约前夕,汪还在犹豫。于是,在汪家设宴为梅、高饯行的时候,发生了这样一幕:宴请结束,汪氏夫妇送众人回家,走到客厅门口时,陈璧君厉声对汪说:梅先生明天要走了,这次你要打定主意,不可反悔!汪连连点头:决定了,决定了!(罗君强《伪庭幽影录》,自《伪庭幽影录》11页)
        罗君强这段记叙让汪氏的懦弱和陈氏的骄横跃然纸上,男弱女强的家庭格局本无可非议,但是一位政治家昧于内而惑于外就是一种不幸。在本书中和汪精卫处处谨慎形成鲜明对比的是还有陈璧君的嚣张跋扈:陈璧君到苏杭视察清乡工作的时候,伪地方官员在杭州著名的奎元饭店设宴招待,陈食量惊人,却小便甚频。但她不上厕所,而是着人拿了痰盂,在席前叫所有女随员围成屏风,自己居中,就地解决,一顿饭间如是数次(汪曼云《千里哀鸿说“清乡”》,见《伪庭幽影录》第324页)。
“书生误国语偏工”——读《幽影录》,感汪精卫 - 不默斋主人 - 笑阅沧桑
         天下专横,谁如陈氏?反观汪精卫则凡事犹豫不决,首鼠两端,并且这样的情景在他的生活中反复上演。  
        日本人占领武汉以后,想帮助汪伪政府成立海军部。汪精卫便内定褚民谊为海军部长,褚民谊闻讯大喜,私下里竟定制海军上将服,并邀人评品。陈公博、周佛海知道后,以褚向无主见、交友不慎为由劝汪收回成命,汪遂决定自兼海军部长,让褚担任外交部长,褚竹篮打水,郁郁不喜。汪又感觉愧对亲戚,于是给褚民谊追加了行政院副院长的头衔。谁知这再次引起周佛海的不满,他写信大骂褚并要挟于汪,汪只好指使褚将副院长之位拱手让给了周佛海。(罗俊强《伪庭幽影录》,见《伪庭幽影录》第43~44页)公私混为一团,关系愈理愈乱,汪精卫不仅无谋识,而且还缺乏果断。即使是在生死面前,他也只能通过发现自己心中的不满:
        汪精卫昔日的学生唐生明受蒋介石派遣来其身边卧底,汪对此心知肚明,但是他碍于师生之谊以及唐生智与其的交情,竟不忍揭穿。为表示自己的不满,他只能在为唐生明夫妇的洗尘宴上,佯醉大喊:“你来得好,我即使死在我的学生手上,也是心甘的。”(陈春圃《汪精卫集团投敌内幕》见《伪庭幽影录》第131页)。
        受制于形势,受制于袍泽,受制于自己的性格,这就是汪精卫政治生活的写照。他临终时的那首诗就将其内心纠结暴露无遗:“忧患重重到枕边,灯光星影照难眠。梦回就战玄黄地,坐晓鸡鸣风雨天。无限波涛思往事,如金瓦石愧前贤。郊园犹作青春色,鸩毒河山亦可怜。”
        据杨玉清说:抗战结束后,他在南京遇见了安徽人程中匡。程告诉杨说,自己曾在南京对汪精卫说:“人家都说汪先生来南京是投降日本,是做汉奸。汪先生,一切可以做,汉奸千万做不得!”他接着说:“汪先生听了这句话,泪水就如潮水似的淌下来”(杨玉清《我与汪精卫》,见《伪庭幽影录》第386页)。褚民谊也在其当年的《自白书》中交待:“往事如烟,不堪回首。汪先生既为救民而来,而又不能有强过临时、维新两政府之表现,有时受日人迫胁,竟至闭门痛哭。”用这些知情人的回忆来考证《双照楼诗词稿》中他的心态,我们可以说,汪精卫自始至终,都生活在矛盾中。
       曾追随汪的雷鸣在所作的《汪精卫传》中认为汪若生活在一清明盛世,发挥其全部才华于文学生涯,或许将能在中国现代文学中大放异彩。这个评价让我想起了《南唐杂咏》中对南唐后主李煜的评价:“ 我思昧昧最神伤,予季归来更断肠。作个才人真绝代,可怜薄命作君王。”那个笑尽唐宗宋祖、秦皇汉武以及成吉思汗的人说的更直白:“南唐李后主虽多才多艺,但不抓政治,终于亡国。”对这些才华绝代,眼高过顶的书生来说从政无异于自绝。
        对汪精卫而言,“一失足而留千古恨”千真万确,不过他最早的“失足”并不是投敌,而有从政!可见,一个人认清自己,永不迷惑是何其困难,但又何其重要呀!这就是李煜、汪精卫之辈对后人的启示。
        




  评论这张
 
阅读(745)| 评论(2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