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不默斋博客

花前纵酒,月下读书;不默斋主,笑阅沧桑

 
 
 

日志

 
 

二十年来学人梦——写在《陈寅恪的最后20年》修订本问世时  

2013-07-17 04:30:16|  分类: 读书札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二十年来学人梦——写在《陈寅恪的最后20年》修订本问世时 - 不默斋主人 - 笑阅沧桑  
(20世纪90年代三联出版的《陈寅恪的最后20年》,当时我买到的是1996年的一版三印)
       时隔17年之后,《陈寅恪的最后20年》在众多读者的千呼万唤中终于以修订本的面目又回归人们的视野。陆键东这部发轫于20年前的作品一经问世便引起了他和出版社始料不及的轰动。仅从1995年12月初印到1997年3月惹上那场莫名其妙的官司这短短一年多的时间内,出版社就先后6次再版加印。
        从如火如荼的空前盛况到突兀而至的寂然无声这巨大的反差都是因为那场令人颇觉荒诞的官司。
        直到今天,我们仍然可以通过网上查到的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 (2000)执字第1522号的公告的内容看到当年社会主义法制对作者冰刀霜剑严相逼的情形。
         公告肯定了《陈寅恪》一书是“以广东省档案馆、中山大学档案馆有关档案材料作为事件描述的基础”的做法但又鸡蛋里挑骨头般的强调其内容的处理上并未原文引用特别是有关龙潜的章节中加入了(作者)自己批评性的论述及贬意的修饰”,最后得出结论“把不应公开的龙潜个人档案材料向社会公开,势必会对其产生不良的社会影响,使得不了解当时历史背景的人不能正确认识龙潜其人,使其社会形象降低。陆键东这样的描述降低了龙潜的社会评价,给其造成了名誉损害的后果”。因此法院做出了如下的判决: 
  一、在陆键东未对《陈寅恪》一书中有关龙潜的部分内容进行删改之前,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及陆键东不得重印、发行该书; 
  二、陆键东及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于本判决生效后一个月内在一家全国发行的报纸上向龙潜的家属发表致歉声明,共同致歉声明内容需经本院审核;逾期不致歉,本院将在全国发行的报纸上公布判决内容,费用将由陆键东及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承担; 
        三、陆键东赔偿龙云莎、龙云斌精神损失四千元;生活·读书· 新知三联书店赔偿龙云莎、龙云斌精神损失一千元。”
二十年来学人梦——写在《陈寅恪的最后20年》修订本问世时 - 不默斋主人 - 笑阅沧桑
 
 (台湾联经版的《陈寅恪的最后20年》,由于当时三联版官司缠身,与大陆版一字不差的该书曾风靡于市)
        公仆就是蜷伏在人民身旁的老虎,无论他表现的多么温文尔雅,也不管他如何的巧舌如簧,你必须应该记住的是老虎屁股摸不得——即使是那些被得势老虎掐死的老虎也一样:未经允许不得触摸!倘若此时被允接触,待彼时当势老虎反悔时,你一定要无条件的服从,否则它就会张牙舞爪的。面对档案里载满其累累罪恶、斑斑劣迹的历史人物而不许发一声感叹,面对自己满怀激情、费尽心血完成的得意之作却被勒令无耻阉割,对于怀着“三十年只待一人”而创作出《陈寅恪》的陆健东来说,其灵魂承受的痛苦是难以名状的。因此,正当社会上的好评如潮不绝于耳的时候,陆键东却销声匿迹了,因为世人的追捧并不能抵消世态炎凉带来的落寞。此时此刻,陆键东的心境恰似三联初版《陈寅恪的最后20年》封面上的陈寅恪:当天际的传统文化已经被时代的风雷摧残的歪歪斜斜的时候,广袤沉重的黑暗压榨的他显得如此的单薄和瘦弱,尽管他并没有低下高傲的头颅!
        一位伟大的学人的一生就是一种文化现象,这种文化现象中包含有理想主义、生生不息、坚韧不拔、逆境不屈等积极的因素,任何心甘情愿亲近它的人都会从中获取向上的能量。陆键东正是这样一个矢志向先贤致敬的人,所以在他开始涉足这种现象的时候,一个文人梦便开始在他心中发芽了。九十年代初期,陆键东查阅中山大学的历史档案时,他在档案馆浩若烟云的资料中发现了当下正在淡出人们视野的岭南学人群的悲情故事:1957年到1976年,那些满怀赤子之心留在大陆准备和新政权同呼吸共命运的教授级知识分子中,鲜有人能够熬过漫长的二十年严冬。 让陆键东产生了悲天悯人的情怀,他雄心勃勃的立志在完成《陈》著后,再用十年的时间,创作”一部知识分子痛史的大书“。1997年,正当陆键东遭遇舆论围剿的时候,他的文人梦依然如昨清晰,他销声却不消沉,面对法院强差人意的判决结果,陆键东表现得如同以陈寅恪为代表的那些学人一样威武不屈、矢志不渝,他宁可选择此书永不再版,也不愿意轻删自己用良知蘸着血泪和汗水撰写的每一个字。
        选择一个好的合作伙伴就是为自己构筑了一堵遮风挡雨的铜墙铁壁。不幸的陆键东又是幸运的,他选择的三联书店就是这样的伙伴。其实,早在三联书店将《陈》列入出版计划的时候,编辑们就听到了北京方面开始调查此书的消息。但他们不为所动,更没有惊动陆键东,只是在书出版后才轻描淡写的告诉他。至今,陆键东还对三联这种极力保护作者、誓与自己共进退的负责任态度感激不已。
       除了三联的善意,社会各界的关怀也为陆键东送来缕缕温馨。当关于《陈寅恪的最后20年》的政治传言甚嚣尘上的时候,曾有一位老革命毅然出现在他面前,他就是就职于广州文化界的王贵忱老人。王老是一位宽厚的长者,他不仅向陆键东提建议、伸援手,还对他寄以殷切的希望:“以后你不要随便写东西,若没有超过《陈寅恪的最后二十年》的,你就不要写,你要对得起陈先生,你要对得起历史’“。陆键东说,正是王老的这段话影响了他后来的人生。
  “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去”,当时代的变迁吹散了当初的乌云时,三联书店决定顺应读者的要求,再版《陈寅恪的最后20年》。在陆键东的心中,当年的激扬文字经过近20年来不断出现的新史料的印证,也该做一次全面修订了。
        摆在我面前的这部修订本比初版足足多出了5万字!作者是抱着精益求精的态度来修订的,就我所读完的《序 南迁》和《第一章 陆沉下的抉择》两部分来看,有三个特点:一、添加图片。这一版与初版比较,又补充了一些图片;二、增加注释,原来忽略的一些问题,在修订版中以注释的形式给出了更为详尽的交代;三、文字更加严谨。删除了关于对国民党撤往台湾时带走的黄金的作用的评价。初版中的评价只是照搬我们官方的宣传,事实上关于运往台湾的黄金的用处,40年代蒋介石的秘书周宏涛在其回忆录《蒋公与我》中有详尽的交代,与后来台湾经济的发展没有任何的关系。另有一处就是对北京易手前陈寅恪离京原因做了补充,这个看似多余的补充恰恰突出了陈的性格。另据网络介绍,此次修订对初版中引起风波的部分仍然全部保留下来,只是将原来的人名改为了“中山大学某领导人”。
   当年陆键东的一部《陈寅恪的最后20年》无意中在中华大地上掀起了一股“陈寅恪热”,一向晦涩难读的陈氏作品纷纷飞进大小书斋的案头。从而也让即将凋零殆尽的民国的大师们在新时代的遭遇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一时间《马寅初的最后33年》、《XX的最后XX年》等相同题材的仿作如雨后春笋般涌现出来。
         据南都记者报道,在《陈寅恪的最后20年》中与传主从往甚密的中大教授董每戡是人到中年的陆键东倾力最多的一部新著。“我痛感对不起那些沉冤已久、仍在尘封中的前人,因为我曾经抚摸过他们的灵魂,但我却未能写出他们的人生故事。唯可庆幸的是,董每戡教授进入我心底已经多年了,我对他的学术积累尚算深厚,故此在《陈寅恪的最后二十年》后,我将心血都倾注在《历史的忧伤》身上”,陆键东如是说。从陆键东20年前毫不犹豫的辞掉待遇丰厚的工作躲进斗室埋头对话陈寅恪,到现在《陈寅恪的最后20年》修订版再次华丽亮相,以及即将问世的另一部著作《历史的忧伤》,自始至终支撑他的就是他的学人梦。
二十年来学人梦——写在《陈寅恪的最后20年》修订本问世时 - 不默斋主人 - 笑阅沧桑
(三联初版是24开本,修订版是16开本,书中的插图做过处理,比初版要清晰许多)
 
 
  评论这张
 
阅读(671)| 评论(2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