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不默斋博客

花前纵酒,月下读书;不默斋主,笑阅沧桑

 
 
 

日志

 
 

《郑孝胥日记》初读  

2013-06-29 19:19:57|  分类: 读书札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郑孝胥日记》初读 - 不默斋主人 - 笑阅沧桑 
 (郑孝胥书法)
       窗外淫雨霏霏,这些细细密密的精灵已经洋洋洒洒飘舞了两夜一天了,看来似乎仍然意犹未尽。不过这是一场及时雨,彻底洗净了连日来酷暑强加给的闷热,将清清爽爽的感觉送达心里。
        周末雨天,没有工作的劳神费心,亦不必担心友人相邀斗酒作乐。这样静谧的时光正是读书的好时候。
  我随意的抽出了《郑孝胥日记》的第一册。这套书是去年所购,1999年初版,2005年2印,一套五册。 
        作为一个历史人物,因为在涉及民族问题方面自坠大节,郑孝胥在世时即为士林所不耻,更不为世人所称颂。是故伪满隳灭之后,在多数书法、文学史中,对其生平成就多采取了视而不见,避而不谈的态度。
《郑孝胥日记》初读 - 不默斋主人 - 笑阅沧桑
       纵观郑氏书法,工楷、隶而擅行书,其字势颀长而意苍朴,在近代书家中独树一帜。惜今亦不多见于市,唯各地“交通银行”一直不以其名而弃之。不仅如此,由于郑氏的旧学功底深邃幽静,文笔典雅,故其在诗歌、散文方面的造诣亦是出类拔萃,颇有“贞风凌俗”、“与世相遗”之处。其日记可证此说并非空穴来风。
       据叶参、陈邦直合编的《郑孝胥传及年谱》(电子书,版本不确定)记载,郑氏自四岁始从叔祖学《尔雅》,七岁入京,八岁从李星野授读经史,等到十三岁毕经书时便已经是“文词英迈” 了。这有些像我们在书中见识的神童。不过,这都是郑父督学甚严的结果。当郑孝胥十七岁归乡后,又“从虞臣公习举业”,并且“文名籍胜”。在二十三岁(光绪八年)时,中本省乡试第一名,其日记亦迄于是年正月。
         日记是一个人日常所经所见、所思所悟生活的记载,自言自语、夫子自道自然是其特点。这个缘故也难免令内容坠入琐碎、粗鄙的觳中。抛开史料价值,我读过的《胡适日记》、《顾颉刚日记》以及季羡林的《清华园日记》均或多或少沾有此风。然而,刚刚接触的部分郑孝胥日记却给人另外一种感觉。
        在我阅读过的郑氏前三年的日记中,《壬午南旋日记》是其光绪八年二月廿七至九月十五日生活的记载,其余皆已不存;《癸未日记》保留了光绪九年正月廿六到四月十一共三个半月郑氏的生活记录,其余不知所终;所谓的《甲申南还日记》遗失最多,一共只有光绪十年正月初九到正月三十共计二十二篇记载。
         由郑孝胥光绪八年至十年的日记来看,他的生活多以勤习作文、为人写字、与友诗酒唱和等琐碎事务为多,偶亦有为人刻石书联之举,至于涉及朝政之语则属凤毛麟角。但是这些恬淡淳朴的内容因为其简约清晰,要言不繁的为文特点,让人在享受沐空山微雨之清新、天气晚晴之空灵的感觉的同时,亦能体察到日记主人潜龙在渊的自信和胸藏万壑的气概。
        因此,读郑孝胥的日记恰似跟随一位极富才情的导游,一边欣赏着美丽的江南风物,一边感受着这位少年大志者积极向上的人生态度。《郑孝胥日记》初读 - 不默斋主人 - 笑阅沧桑
 
        郑孝胥日记喜以简洁之笔,将如画的江山美景横亘于读者眼前。他笔下无论是暮春、秋日、月夜还是老宅、寺庙、街衢,亦或是动植物,都一样的美丽、灵动、感性、迷人。比如其在光绪壬午二月廿七的日记中,以“夕阳橫野,游人如织,粉黛罗绮,香闻里许。”十六个字,便将早春日暮之时江南人郊外踏青的盛况尽现眼前。在光绪壬午年二月廿九日郑孝胥南旋的日记中,他这样记录自己的旅途所见:“海天一碧,白鸥大如鹤,时灭没于烟岛间”,让人顿时受到感染:在碧海蓝天之间,烟波浩渺,沙鸥翱翔,旅客一路上归心似箭、虑及立身的苍茫心事。
        这样的描写在郑氏初三年的日记中比比皆是,他笔下的张园老宅:“绿荫如幄,楼榭依然,蔬香阁中几榻凝尘寸许”(光绪壬午三月初三);他笔下的礼芸读书处:“竹篱间,花木中三椽,围以油廊。阶前古松苍老,高于楼者十余尺。东墙下马缨缀花,时闻暗香。松干斜出,乔枝屈曲,若丈人佝偻抚弄 诸孙者,有楼。众木绕伺于侧,若群儿咳笑而擄其须者”(光绪壬午四月廿三);他笔下的田园景象:“此地面城俯田,侧有大树数株,轩窗四敞,受风凉甚。少顷,望里许外诸峰,白云裹之,如美人拥被坐晓,髻鬟倭坠,皆有乱头粗服天然自妙之致。雲既滃起,四面雨声萧疏,有风西来荡之,西山日光吐矣”(光绪壬午四月初九);他笔下的 积翠寺、开化寺:“竹数万,苍翠无比,境绝幽”(壬午年九月初一), “寺在湖心,越石桥二,始至寺门。门前荔枝数株,大可合抱。后阑临湖,望城中乌石山,隐见雉堞间如画,游人登高者可指数也。入寺,左折入精蓝中,颇幽静。中堂挂项希陶大松,亦颇入能品。宛在堂前老藤二,干屈曲如盘虬。墙阴松蕉各数本。堂中祠先贤十六人,自林少羽、郑少谷以下,皆闽中诗人也。有叶台山题句云:‘桑拓几家湖上社,芙蓉十里水边城。’为黄莘田所书。折入寺后,有亭,为镜湖亭,朱海谷桓集联云:“云卧衣裳冷,山气日夕佳”。亭甚敞,可纵眺”(壬午年九月初九);他笔下的雨夜、月夜:“ 四更,月明如昼,寒甚而醒。起坐床上,月影满帐,花枝低亚,横窗如画图”(壬午年六月廿一),“大雨彻夜,屋瓦如千蹄驰马。晚饭后,携灯独坐堂前,雨声澎湃,令人生秋感也(光绪壬午七月初六),“夜,月色皎洁,初倦卧,凉甚凉起,月已西下,楼西檐角,半规浩然,东廊阑干,花影亚之,池水澄澈,萍藻如画,独步久之。虫声满砌,秋气入怀”(光绪壬午七月十二),“斜月满庭,更柝甫四点。倚栏独坐,虫声绕砌,秋影满衣,徘徊不能寐,遂视圆月上墙,天色向曙矣”(光绪壬午中秋);他笔下的日常所见:“将至寺,积水成渠,径颇曲折,小车行水中,倒影如舟,树木丛荟,皆新绿色(癸未年四月朔日),“月明甚,缘江电火每数十步悬其一,间以煤灯,繁不可指,远望如星”(子未年正月十五)。
《郑孝胥日记》初读 - 不默斋主人 - 笑阅沧桑
         一个人眼中的世界不仅是他情怀的体现,更是他胸襟和修养的写照,在青年郑孝胥的眼中,人世间的万象都存满生机,都朝气蓬勃,虽然作者对日记中种种景物都用白描手法,但不经意间也会暴露出其积极乐观的人生态度。如他在光绪壬午三月十九日的日记中这样描写自家老宅的老树:“墙阴老树,老干数十围,数百年物也。瘿瘢交抱,枝柯夭矫,装若蛟蟒欲乘风雨飞去,绿阴荫庭”,在一个颓废者的心里是绝不会产生蛟蟒腾飞这样的联想的。再如他在光绪壬午三月廿五日的日记中记载下了自己在暴风雨之夜的经历和表现:“雷雨大至,旋霁。晡时闻迅雷数声,大雨如注,室中漏处几无隙地。与湦弟踞床对坐,抗声诵杜老《茅屋为秋风所破歌》及《送孔巢父》、《哀王孙》诸篇,声震屋瓦,与雷雨声相答也。徐复闻急霆一声,雨稍《郑孝胥日记》初读 - 不默斋主人 - 笑阅沧桑
 细,电光入户如月。夜睡起,雨已霁,残月穿窗照帐前。披衣起视,庭中犹湿,池水欲满。举头独见牵牛三星,月钩沉寒碧中,蛙声旋作旋止,境极幽绝。坐久之,月色转白,星渐没,东方红云起矣”。当一个人汹涌豪情在胸、澎湃壮志满怀的时候,即使入目的是衰草枯黄,他心里折射出的也是烂漫春色,郑孝胥看到的山间凉亭是这样的:“松生岩巅,俯护一亭。亭栏杆以下陡削如壁。荔枝数树,高与栏齐。荔枝下,从隙处仰见松枝,涛声飒然,疑在天半”(壬午八月廿五),甚至于他在拜谒昔日老师竹坡先生所看到的满目萧条也在他这里幻出一丝生机“先至书厅,几榻殊草草,旁列残花数盆,奴仆羸敝,院落静无人声,雨后莓苔初生,湿土中渐作绿意”(癸未年二月十八)!
        
       看到这样精妙的文字,我们会不由得想到陈寅恪“卿本佳人,奈何做贼”的惋惜。也许,这个通病正是我们爱惜自己国度里的名人,希望他们尽善尽美心理的体现——尽管我们明白,世无完人,这只不过是我们自作多情、一厢情愿的所为罢了。
       
 
        
        
  评论这张
 
阅读(643)|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