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不默斋博客

花前纵酒,月下读书;不默斋主,笑阅沧桑

 
 
 

日志

 
 

重读胡兰成的《今生今世》(上)  

2013-05-10 06:09:07|  分类: 读书札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重读胡兰成的《今生今世》 - 不默斋主人 - 笑阅沧桑

        能够有幸读到胡兰成的作品,不能不提到张爱玲。
       当年痴迷张氏作品的时候,才得知这位特立独行的“临水照花人”曾有过一个汉奸丈夫叫胡兰成。于是,我在“爱屋及乌”的念头作祟下,费尽周折从台湾买来了一本远景版的《今生今世》。
        由于这个版本的校勘粗枝大叶,文字错误百出,兼之,我关注的只是张爱玲。所以在当初只选读了与张爱玲相关的两部分内容后就将书束之高阁了。不过,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在阅读中我发现书籍制作的瑕疵并未能够掩饰住胡氏文字珠玉的光辉。联系到胡兰成一生行径,毋庸置疑,胡兰成的低吟浅唱不免会令人联想到无行文人的无节和媚骨,但那娓娓的文字秀外慧中的本质无论如何是掩饰不住的。
        去年以来,内地也开始推介胡兰成的作品,各家出版社之间对胡氏著作稍作整饬,纷纷付梓,掀起了一股小小的“胡兰成热潮”。今年,香港的天地图书公司也推出了上下两册的《今生今世》推波助澜。新疆的红义兄第一时间便在电话里与我商讨购买事宜。我坦言相告:我已有远景在手,无意重复购买。刘兄则诲人不倦的劝我:一部好作品应该拥有好版本,远景纰漏,天下皆知,惨不忍睹,我应该三思。令人感动的是,为了与我取得共识,他第二次打给我的电话竟滔滔不绝的说了半个小时。在红义兄的盛情推荐之下,我只有顺水推舟了。
        北京一家皇冠级网店的效率极高:我第一天付款,第二天便收到了书。重读胡兰成,依然会为其精雕细琢却又浑然天成的文字倾倒,赞叹之余,又会为其为人为文的错位而惋惜。
        天地版《今生今世》分为上下两册,上册包括四部分:《韶华胜极》、《渔樵闲话》、《民国女子》、《汉皋解佩》。
         胡兰成打心里为江南的风物与自己童年少年的生活自豪的,否则他不会将之取名为《韶华胜极》的。
        透过胡兰成口头禅一样的“我乡下”的叨念以及诗意的平铺直叙,我们对他的故乡和少年时期充满了神往。真情犹如东流水,不是任何做作的意图可以阻挡住的。胡兰成就是这样按捺不住对自己故乡的自豪,他笔下的江南乡下简单、婉约、自然、宁静。“厨房很静,大路上有母鸡叫,阳光疏疏穿入窗棂,庶母在切韭菜,我剥豆,听她讲故事”(《今生今世》上册第98页),在胡兰成的眼中,这里的田园生活,风土人情里没有俗尘,只有清新。也许是穿过岁月年轮的往事钩沉,即使是曾经的不如意,在他看来也很是恬淡洒脱:“民国世界山河浩荡,纵有诸般不如意,亦到底敞阳”(《今生今世》上册第15页)。
        读至此处,我们不得不惊诧于胡兰成的敏感与多情。千古文人,唯有敏感,才能悟出自己身边的诸多美丽;唯有多情,才写出这般锦绣文章。在忆及这些的时候,胡兰成幻成了唐代的王摩诘,笔下的农家生活诗中有画、画中有诗:“但凡我家里来了人客,便邻妇亦说话含笑,帮我在檐头剥笋,母亲在厨其他,煎炒之声,响连四壁,炊烟袅到庭前,亮蓝动人心,此即村落人家亦有现世的华丽”(《今生今世》上册第15页),哪怕是农家的清贫,在他笔下也显得情趣盎然:“有霜的早晨,父亲去后院割株卷心菜,放在饭镬里蒸,吃时只加酱油,真鲜美”。至于儿时的日暮乡关“太阳斜过半山,山上羊叫,桥上行人,桥其他流水汤汤,就有一种远意,心里只是怅然。”(《今生今世》上册第54页)也让人感觉余韵无穷。在桑麻农事季节里,胡兰成看到的不是“遍身罗绮者,不是养蚕人”的社会不公,而是耕耘劳作之余的生机勃勃的劳作景象:“桑树初发芽舒叶,金黄娇嫩,照在太阳光里,连太阳都成了新的。女子提笼采新桑,叫做‘小口叶’,饲乌毛蚕的。及桑叶成阴时,屋前屋後园里田里一片乌油油,蚕已二眠三眠了,则要男人上树采叶,论担的挑回家。”(《今生今世》上册第17页)。如画的风景来源于诗情的襟怀,即使是臧否人物,胡兰成亦显得才情横溢:在回忆自己家族的一章里,胡兰成借本地委羽山的传说铺排开来,并以梧桐树下拾羽毛来隐喻自己对祖恩的感戴。他的父亲一生平庸,胡兰成则这样写道:(父亲的一生)像“正月初一的草草,连没有故事”(《今生今世》上册第55页)。
        在胡兰成的印象中,乡间的走亲访友简直不啻于赴达官贵人的晚宴,既隆重,又意味深远:“我小时候跟母亲去探望同村的九太婆,在荷花塘,一盏茶时就走到的,母亲也开箱换上蓝绸衫黑裙子,且在路亭里买了烧饼,手巾包了拎去,因为是去做人客。九太婆住的是泥墙屋,半下昼太阳斜进来,如金色的静,九太婆客来扫地,炊菜烧点心,点心是腌菜下汤年糕,我母亲连说罪过,起立又起立,然后两人安坐说话儿。我立在母亲膝前,心思对付后门口的一盆葱,后门开出即是田磡,山势压檐,坂上都在放秧田水了。起坐间是泥地,与灶间连在一起,板桌条凳,都在茶烟日色里,宾主相对虽只一个时辰,却似人间迢迢已千年。我只觉得母亲与九太婆好像一种牌子的火柴盒子上的采莲人,是明清木版画里插图的线条,但纸张与彩色是民国初年的。”(《今生今世》上册第61页)。
        在这一部分中,无论是夏夜摆龙门,还是春日话农桑;无论是垂髫嬉戏,还是新婚之乐,在胡兰成的笔下,都是一派生机,都是一片欢愉:“三月韶华胜极,《红楼梦》里一枝花名签上却道是‘开到荼蘼春事了’,未免丧气,不如苏洵的句子‘竹萌抱静节,乳鷇含淳音’来得好。”(《今生今世》上册第65页),“意意思思的不禁有一种欢喜,可比花片打着了水面”(《今生今世》上册第113页)。也许,是“少年不识愁滋味”的缘故,在胡兰成的回忆中,此时此地处处是画,事事是诗,这美丽的一切都引出他蓬勃的才情,而引用他那一句:“配的乐调则在梅花,那梅花吹起来就像晴日溪山里水流花开。”来形容他的才情,是再恰当不过的了。

重读胡兰成的《今生今世》 - 不默斋主人 - 笑阅沧桑

 
        “一带江山如画,风物向秋潇洒。水浸碧天何处断?霁色冷光相射。蓼屿获花洲,掩映竹篱茅舍。  云际客帆高挂,烟外酒旗低亚。多少六朝兴废事,尽入渔樵闲话。怅望倚层楼,寒日无言西下”。秋色依旧,往事如烟;时过境迁,荣华富贵终归寂灭。宋代词人张昇的《离亭雁》借六朝故都秋景,抒发吊古伤今的情怀。胡兰成撷取其中“渔樵闲话”作为回忆他在汪伪政权时期经历的标题,是否有对过往繁华的眷恋和对眼下人情世态的不甘不愿?也许,我们通过他在书中引用刘禹锡答牛僧孺的诗更能印证这种猜测:“ 初看相如成赋日,今为丞相扫门人,追思往事咨嗟久,幸喜清光过从频”。
        我以为这一部分是全书最无情趣的一部分。胡兰成在书中再三强调不以才子文人自居,但他的作品却有着才子文人作品的痕迹。也许这一部分的价值在于史实记载,它可以为我们阅读金雄白的《汪伪政权的开场与收场》做一下解读参照。
        不过,据胡在书中介绍,他不曾主动介绍任何人到汪伪政府做事,倒是作家穆时英、诗人戴望舒、前共产党高级干部杜衡曾主动投怀送抱。
       杜衡(1907~1965),陕西葭州(今佳县)人。1925年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同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27年到西安,先后担任中共西安第二部委书记、陕甘区执委会候补委员、陕西省委委员。1928年初,杜以中共陕西省委特派员身份,并建立中共陕北特别区委员会。同年4月担任中共陕北特委书记。10月回省委任常委兼职工委员会书记。1929年2月到1936年6月,担任陕西省临时特委省委常委、书记。1932年8月,中央指定杜为红二十六军政委,仍是省委委员;派孟坚(孟用潜)来陕接任省委书记。12月,杜到宜君县转角镇,将红军陕甘游击队改编为红二十六军第二团,自任军政委兼团政委。7月28日,杜以省委委员身份出席省委在西安福盛楼饭馆召开的会议,被国民党特务发现,杜与省委书记袁岳栋被捕叛变。杜曾写过“自白书”——《陕西共党沿革》,供出他知道的所有组织和党员,使省委机关和关中、陕南各县党团组织遭到空前严重的破坏。1949年后,杜逃往台湾,任“内政部”调查局处长、国民党训练委员会(训练情报人员)主任、“国民大会”宪政研讨委员会召集人。1965年4月24日病殁于台湾。
  (未完,引文所标示页数皆为天地版)

  评论这张
 
阅读(857)| 评论(3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