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不默斋博客

花前纵酒,月下读书;不默斋主,笑阅沧桑

 
 
 

日志

 
 

与清风竹影谈情说爱  

2013-06-11 18:21:25|  分类: 我思我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与清风竹影谈情说爱 - 不默斋主人 - 笑阅沧桑
 
        一方水土一方人,只有广袤辽阔的大草原才能养育出清风竹影这样的奇女子。虽然只是网络相交,也能使人感觉到她的一身豪侠之气和一颗玲珑之心。
        清风很美丽,那是一种秋日长空、洒脱恬淡的美;一种澡雪灵府,内外兼修的美一种沉淀经历、精雕岁月的美;一种洗净铅华、毫无做作的美。
       清风很聪明,她能够在粗鄙浅薄的俗世里打着清风竹影这样雅致的名字自由翱翔,能够在纷乱无序的生活中摒除抱怨,找到快乐。谁能说在人生中懂得去繁就简、取舍有度不是顶级的大智慧呢?
        清风的干练令人咋舌,干练让她在竞争激烈的职场驰骋自如、从容应对,干练让她的脚印写在了天南地北。记得前年,她刚从天山归来,喘息未定的时候,看到了我的云台山游记,竟不顾疲倦,翩然飞往河南享受山水之趣了。
       清风的多才有目共睹,她精力充沛,爱好广泛,凡事都愿亲自尝试,一试便欲精益求精。她从容做事、喜欢读书、爱好摄影、勤于作文、亲烹美食、长于保养、享受天伦成了她生活的七项全能。
        像这样能够将自己的人生打理的有滋有味、有条不紊的女人,她的枕边人一定不会成为胖子的。
与清风竹影谈情说爱 - 不默斋主人 - 笑阅沧桑
 
        我阅读《今生今世》的时候,获悉清风恰好也在阅读。于是和她谈情说爱的念头油然而生。当然,我想谈的是胡兰成的情,说的是张爱玲的爱。在我的心中,与一个有自己见解的人探讨问题、交流看法是人生一乐。
        宋人方岳说:“不如意事常八九” ,当我对着自己心中“可与语人无二三”的清风刚刚开启谈机的时候,就被一个第三者的杂音搅乱了。这个第三者就是自由风。
        在读了我写的《胡兰成与他眼中的女人》后,清风蜻蜓点水般的评论道:“难怪有人说《今生今世》就是胡的群芳谱”。持这样观点的人不在少数,香江博友Jmmiy也不无戏谑的说:这本书应该叫群芳十谱
        我期待的并不是这种不偏不倚、泛泛而谈的结果,于是便诱导道:“所谓的群芳谱应该是一种炫耀,我怎么没有读觉到他的得意洋洋?”
        “在他所谓的爱或喜欢里,只有虚与委蛇和逢场作戏。”清风上钩了,她开始对这个问题认真起来:“我看不出他到底深爱过哪一个,包括张爱玲。整部书中表现出的都是他阶段性的喜欢,他的每一段感情就像喜欢上了某一个物件儿,中意了,拥有了,把玩了,舍弃了。在感情花开花落的整个过程中,胡兰成没有愧疚,更谈不上难过痛苦,他从未痛彻心扉地想过,念过,爱过,痛过,所以他心中不曾有过真爱。也许他真的多情,多情最是无情。也许自始至终,他爱的只是他自己。”
        清风终于和盘托出了她的看法。
与清风竹影谈情说爱 - 不默斋主人 - 笑阅沧桑
 
        客观的说,清风的评价是比较中肯的,在现实世界里,男人女人对一段美满姻缘的评价也许是相同的,但对夭折感情的缘由分析一般是难以取得共识的,因为各有各的局限。
        站在太平盛世的岸上对着正在河中凫渡的乱世儿女的情缘说三道四、妄加评论是否是在缘木求鱼?《潜伏》中的余则成与翠平是两个毫不相爱的人,但为了组织任务,竟然弄假成真。其实,这只是信手拈来的例子。许多今天看来的匪夷所思竟是当年的水到渠成。是否,我们根本就是生活在一个没有条件谈纯粹感情的国度里?因为许多今天令我们耿耿于怀的纠结、肝肠欲断的痛苦在当时的环境中只如一杯苦茶,一饮而尽后就不知不觉了。
        于是我对清风说:“你所强调的‘深爱中的痛苦’,文中的确着墨不多。但我想强调的是:是否所有刻骨铭心的爱都需要用生离死别、柔肠寸断这样的情节来成全呢?我倒以为只要有一万人恋爱,便应该有一万种爱的表白和理解,有一万个爱的故事,是不一而足的——虽然结果只有两种。
        清风对我的结论似有同感:“各人有各人的理解,爱情里,不过怎么,一个情愿罢了。”但她不愿意放弃对胡兰成的既定评价:“不过,连被他称为‘莲花身’的爱玲,知他有了小周,也面对滔滔黄浪,伫立涕泣久之
        我和清风就这样 “也无风雨也无晴”的漫谈着。多数人做何事,往往都有所期冀,所以物质条件丰富了,而快乐的感觉却渐行渐远了。人与人之间清谈的妙处就恰恰在此:朋友之间随意而为,侃侃而谈,对交流主题不预设方向,不执着结果,所以过程轻松自在,结果皆大欢喜。
与清风竹影谈情说爱 - 不默斋主人 - 笑阅沧桑
 
        就在我享受着这种渐入佳境的感觉的时候,忽然跳出一个霹雳火来为清风助威,她就是自由风。她的突兀而至让清风销声匿迹了。
        自由风来势汹汹、咄咄逼人:“胡兰成很狡猾!他让自己跳出道德的巢窠,一字不提自己所谓的泛情滥情,而一味的赞誉每一位与他相知相交的女子。即便要谴责她们的嫉妒与对自己自由的局限,也是淡然婉约道出,让人们觉得他站立在最公义正确的位置。他笑骂由人的态度反而让人们自疑骂错了对象。”
        自由风用论争的硝烟驱散了我苦心经营的清谈的氛围。当我看到自己谈情的主题变为谈人之后,赶忙出来纠正:“我觉得胡兰成在文中的观点未必没有借鉴意义。什么是道德?所谓的道德是一些人为他人设出的牢樊,往往会束缚人的真情真性。况且爱与情感的本质就是多变。路遥在《平凡的世界》中曾感叹:‘爱情比政治更复杂’。我以为爱就是自然流淌的溪水,真实和自然才是它的灵魂。爱情也像风,来的时候让你如痴如狂,但它总有走的一刻,有的维持的比较长,有的来去匆匆。一旦感觉已去,爱情不再保鲜,只依靠那些所谓的道德、责任和义务做成风干的躯壳来维持关系,于人于己都是不尊重、不道德的。那样的关系是不人性的。”
与清风竹影谈情说爱 - 不默斋主人 - 笑阅沧桑
 
        我的委婉辩解并不能遏制住自由风气势如虹的言辞,她继续称述道:“有一种人,只为自己的快乐活。爱就是爱,所以要追求要得到,不管是从哪里得到,抢,偷,任何方式都不会成为阻碍幸福的理由。而不爱了就是不爱了。抛弃、欺骗、三妻四妾、三奶四奶,一切也阻扰不了他她对前面不爱了的人的淡漠和伤害。博主是从张视角写胡的。张的痛处表达清晰。而背后其他的那些女人们呢?小周,小范,等等,哪一个在离开的时候没有受伤?这是她们所有人应得的么?所以,自由是一个幌子。自私才是真理。这个世界有利己的,也有利他的。只分为这二种人,在感情世界里。”
       我终于明白了,在她的心中,小周、小范都是弱者,是受害者。她是以她们代理人的面目出场的:“胡兰成还表现成为每位红颜的知己。如果他真的是自由人心,就请他感受一下自己这些身边人的遭遇:当他所爱的人都移情别恋、弃他而去。看他还能这样风花雪月的写下去吗?”
        看来这位自由风倒是一丝不苟的和胡兰成杠上了,但是她在为代理人不遗余力的辩解中却忽略了许多的事实:当小周遇见胡时,就知道胡是有妇之夫;当小范遇见胡时,胡也并没有回避自己的婚恋状况。也就是说,周、范二人是自愿介入胡的生活的,胡充其量是顺水推舟。于是我略带玩笑的回复道:”子非鱼,故不知鱼的痛苦和欢乐。对小周、小范而言,与胡共同生活的岁月未必是一场噩梦。重要的是她们在与胡兰成共同编制的生活中都以诚相待了。我觉得她们的理智曾不止一次告诉自己与胡长相厮守是不可能的。毕竟在她们的眼中,自己是极其平凡普通的,而胡兰成则是人中之龙。“
        我的戏言并没有达到缓和气氛的目的,反倒招来自由风更加激烈的言辞:”哈哈,彼之人龙,我之狗屎毒虫!不一样啊,不一样。就是因为配不上这条人龙,他的原配甘愿早死,且不得不以死成就他?!我终于明白为啥猫择栋克死那么多多的女人了。“
与清风竹影谈情说爱 - 不默斋主人 - 笑阅沧桑
 
         这是一个女权主义者!偏执蒙蔽了她的眼睛,也剥夺了她的客观。为了强调自己正确,她可以无视事实,甚至编造谎言。于是我按捺住自己的不快,用息事宁人的态度勉强作答:
        ”看到你的冲动本不欲作答了。但觉得普及一下常识还是必要的,所以再多费两句口舌。
        1、人们眼中的历史,往往是有色眼镜中的历史。因事废人、以点带面的观点都过于狭隘。
        汪伪时期的汪精卫、周佛海、陈公博、金雄白、胡兰成这些人,他们在历史的关键时刻的行为人们已经做出评价,这一点争议不大。但是你读一读《双照楼诗集》、《苦笑录》、《春江花月痕》这些作品,不难看出,他们是一群才华横溢的文人,一群能力超人的能吏。我们在看待历史人物的时候,没必要因为汪精卫的历史而否定汪精卫的文采,同样,我们也没必要因为胡兰成的多变而否定胡兰成的多情。
        2、感情的事从来就是虚无缥缈的,感觉来了,便会爱如潮水;感觉没了,一切烟消云散。所以1910年的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海泽黑尔在其代表作《特雷庇姑娘》中说:“男女之间保持爱情永恒的最好办法就是在他们热恋时一人突然死去时”,这只不过道出了感情世界的一个真理。当人们在爱情的牵引下走进婚姻的时候,没有人希望以后会朝秦暮楚,但是依然会有许多不欢而散的,有许多将爱情淡化成亲情,依靠道义和责任维持生活的;当然,也有两人感情如故,白头偕老的。一段婚姻质量如何,只有当事人心知肚明。因此,感情只有真伪之别,没有对错之分。
        3、要想让一段健康的感情的生命足够长,共同的志趣、爱好,相近的成长环境、生活经历是必要的保障。那些因为好奇而产生的亲近感,一旦最初的陌生变成熟悉,一旦当初的好奇变成习惯,那么它的未来就充满了变数。胡与周、范的感情莫不如此,如果你不带情绪的阅读那些章节,应该读出的。所以,你那句话“看似自由,其实自私”是有一定的道理的,但是我们也看到,往往那些标榜自己无私的人是最自私的。在观念上,不要嘴里喊着平等,心里装着平庸。
        4、在感情中,过分计较个人得失的人是永远不会得到真感情的,因为他太自大。
        5、论事不要牵扯是非,那样不好。况且我们并不是讨论问题中的人物,何必壮怀激烈、口不择言呢?“
与清风竹影谈情说爱 - 不默斋主人 - 笑阅沧桑

        事情的发展再次违背我的愿望。我得到的是自由风连绵不绝的攻击,起初,她还只是恶语相加:”博主大概只恨胡和自己没有生在歌舞升平窑子处处的古代。那会儿的青楼红粉,不比这些来的更有才华美貌?!时代不管怎么样还是进步了的。男人的好色毕竟不是正当权利了,或者违法或者违道德。而很多现代的剩女们,在古代或者是李清照或者就是李香君了。还是古代好“,”博主与感情骗子胡兰成是一路货。“
        看到我不理不睬之后,自由风竟开始人身攻击,言外之意,由我便知教育的误人子弟,由我便知最近流行的辱童事件的缘由了。我终于明白了:无论我如何娓娓解释,都不能渗透她先入为主的观念里的。我可以欣然接受不同的观点,但对那些无理的谩骂深恶痛绝,因为起码的修养是我们这些所谓的文明人最贴身的内衣,是真正道德的底线!
         与自由风的言语交往让我恍然大悟:并不是真诚坦率都能够在人与人的心灵之间架构起友谊的桥梁,有一些人之间从来就不具备交流的平台。
       正如牛顿研究匀速直线运动后并没有执着于创造人类匀速直线运动的条件一样,在这个俗世里,我们研究事物的发展规律,只是要明白事务的本质,未必需要去身体力行的。
         和清风突然中断的谈情说爱更让我感到了清风的可贵。

  评论这张
 
阅读(621)| 评论(2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