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不默斋博客

花前纵酒,月下读书;不默斋主,笑阅沧桑

 
 
 

日志

 
 

春光里,怀想王小波  

2013-03-12 19:26:07|  分类: 读书札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头脑里的王小波 - 不默斋主人 - 笑阅沧桑
       三月的校园,在不再刻薄的微风的关照下,杨树的枝头一夜之间竟缠缠绵绵的挂满了绿褐交织的穗子,柳絮也开始羞涩的崭露出淡淡的鹅黄;花池里的冬青和月季尽管没有及换装,但那
鼓鼓囊囊的生机简直呼之欲出;靠近教学楼的樱花和玉兰花也不甘寂寞,它们用水灵灵的希望取代了昔日苍凉的麻木;那蜷伏在地面上枯黄了一个冬天的小草踩在脚下那种松松软软的感觉让人心里痒痒的。北国三月,虽然缺乏了Jimmy兄笔下、照片中那种南国之春的艳丽颜色,但它也足以令敏感的心儿捕捉到那独特的气息。 
        下午课外活动时间的大操场到处晃动着同事和学生的身影,他们在春日夕阳红铜色的光影里三三两两,或顺时针或逆时针的沿着跑道漫步,有的轻歌,有的微语,好一幅春日夕阳图!
        “高老师,李银河的丈夫是谁?”
        “王小波。”我一边机械的回答,一边抬起头来,向我发问的是迎面而来的语文组的女同事。一定是她们几人在信马由缰的话题中游荡时被王小波给绊住了思绪才问询于我的。得到答案的她们向我点了点头就微笑着走开了,但王小波却没有随她们而去
头脑里的王小波 - 不默斋主人 - 笑阅沧桑
  
      王小波是一个并不陌生的名字。当他孤独的唱着自由之歌的时候,我对他一无所知;当他在天国漫步十年的时候,我邂逅了他的名字和他的作品,但并不感冒;当新世纪的第一个年代行将结束的时候,我忽然读懂了他并领悟到了他的价值。然而,我带着他的作品赋予的感动继续前行。
        对于一个书虫而言,这并不稀奇。当埋首浩如烟海的新书旧籍中追寻成为一种状态,而想方觅法的将心仪的对象延入书斋成为惯性之后,就绝不会再一心一意的守候着谁的哪一部著作孜孜不倦了,乱花迷眼,蜻蜓点水。就像古代的帝王,尽管后宫充斥着不得见者三十六年的佳丽三千,还是会意犹未尽的将新的一见钟情揽入怀中,也许这个世界就是这样:没有永远的爱,只有永远的追求。
      我初次接触王小波的名字以及对他作品价值的评价后,就怀着浅薄者的好奇,开始翻阅他的《黄金时代》、《白银时代》、《青铜时代》以及他众多的以王二为主角的小说,这些小说的故事情节总是围绕着在生活中颇不如意又倍感委屈的知青出身的王二展开的,尽管作者将主人公塑造的幽默机敏,但是我实在无法接受他那几乎是千篇一律的情节设定:每当王二遇挫的时候,就需要放出他的“小和尚”出来耀武扬威一番。在王小波的作品中,王二的“小和尚”简直就是孙悟空的金箍棒,它可以搅东海、闹天宫,有它露脸的时候,一切道德传统和社会秩序都显得那么外强中干,都要被它整饬的人仰马翻。王小波笔下的男欢女爱是那么不加遮掩、那么汪洋恣肆、那么理直气壮。难怪白桦也曾这样叹息:“《黄金时代》把以前所有写性小说全枪毙了!”
春光里,怀想王小波 - 不默斋主人 - 笑阅沧桑
 
        那个时候,因为对这样格调的隐喻的不以为然,我对王小波自然就疏远了并且对网上频出的售价一百多元的各种版本的十卷精装本《王小波全集》从未有过丝毫心动,我百思不得其解为何人们把他抬得那么高?!
       一个偶然的机会,《沉默的大多数》一文让我彻底颠覆了对王小波的第一印象:“从我记事开始,外面总是装着高音喇叭,没黑没夜地乱嚷嚷。从这些话里我知道了土平炉可以炼钢,这种东西和做饭的灶相仿,装了一台小鼓风机,嗡嗡地响着,好像一窝飞行的屎壳螂。炼出的东西是一团团火红的粘在一起的锅片子,看起来是牛屎的样子。有一位手持钢钎的叔叔说,这就是钢。那一年我只有六岁,以后有好长一段时间,一听到钢铁这个词,我就会想到牛屎。从那些话里我还知道了一亩地可以产三十万斤粮,然后我们就饿得要死”。这种谐谑的文字以四两拨千斤的方式挑开了令万众景仰的神圣庄严的道袍,露出了其假正经的本质。而这种方式又是何等的巧妙?!
        这时我才醒悟:就像北宋农民领袖王小波因为在起义中首次提出了“均贫富”的口号而载入史册一样,在新中国近半世纪的苦难和荒谬的乌托邦城墙下成长起来的王小波正在以薄伽丘那样的刀笔坚韧不拔的向着主流意识的堡垒发起进攻,在他不屈不挠的坚持之下,依托强权庇护而生存的当代文人那种面屈辱和谄媚的嘴脸让人一览无余。仅此一点,王小波便足以当之无愧的矗立于文学史中。
        后来,我乘着当当图书打折促销的时候,以48元购买了一套八卷的《王小波彩绘插图代表作品集》(北方文艺出版社本)。二次阅读让我修正了对王小波作品特色的标签:健康阳刚、浪漫气息,也加深了对王的以人为本的精神立场的理解:当社会中的大多数人被强权塑造成了沉默的傀儡的时候,是真正人性倒退、人本被忽视的时候 :“我父亲是一位哲学教授,在五六十年代从事思维史的研究。在老年时,他告诉我自己一生的学术经历,就如一部恐怖电影。每当他企图立论时,总要在大一统的官方思想体系里找自己的位置,就如一只老母鸡要在一个大搬家的宅院里找地方孵蛋一样。结果他虽然热爱科学而且很努力,在一生中都没有得到思想的乐趣,只收获了无数的恐慌……”,在《思维的乐趣》中,王小波如是讲述了父亲的遭遇。难怪有人说王小波是普及自由知识的二传手。
        王小波注定不会成为卫慧、木子美,不会成为冯唐,甚至不会成为贾平凹,他的荒诞描写是手段,他的身上有胡适先生的风骨。作为一个知识分子、公众人物,他在觉醒之后担当起了自己的社会责任。
       “人有权拒绝一种虚伪的崇高,正如他有权拒绝下水去捞一根稻草。假如这是对的,就对营造或提倡社会伦理的人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不能只顾浪漫煽情,要留有余地;换言之,不能够只讲崇高,不讲道理。”读到这句话的时候,我彻底明白了自己当初对王小波“错把冯京作马凉”的原由。
       夕阳西下,我乘着暮光的流波踏上回家的路,春天里我完成了对王小波的怀想。
  评论这张
 
阅读(575)| 评论(2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