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不默斋博客

花前纵酒,月下读书;不默斋主,笑阅沧桑

 
 
 

日志

 
 

读曹札记(二)  

2013-02-21 19:21:11|  分类: 读书札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八、曹汝霖亲日渊源探

       
        通过曹汝霖的回忆录,我们可以理清何以他能成为一个亲日派的渊薮。
        第一,庚子之变是源头。义和团的胡作非为直接导致举世哗然、列强武装干涉,各国军队直入京师后,其破坏行为势必导致民怨鼎沸,相形之下,那些军纪严明国家的军队自然会让国民肃然起敬,据曹介绍:与残暴的德军、俄军相比较,“美国日本两国军纪最好。联军分区而治,美军驻南城,人民有从内城移至南城者。日军卫皇城,不但宫殿无恙,连内库亦未开动,一时官民舆论,对日本印象特佳。”那个时候,两江湖北督抚以通过向日本派遣留学生的方式来表达对日本的好感。这是日本国给曹汝霖留下的第一个美好的印象。
        第二,中日两国的地域、历史、文化关系以及面临的现实带来的亲近感。中日两国一衣带水的地域关系、同宗同文的文化、割舍不断的历史渊源甚至在十九世纪中叶两国面临的相同的命运,这些都让曹汝霖感到无比亲近。尤其是这个国家通过明治维新一跃而成为世界强国后,更让曹汝霖对此倾心。“明治以前之文字,多用汉字,中间加以日本字母,若将日本字母除去,即与汉文无异。维新以后,改用语体文,文言一致,遂与汉文不同。至各处方言,亦稍有异同。惟语言中,有所谓敬语,同是一语,说法不同”(《一》第13~14页)。通过曹氏在文中喃喃细数中日文化的共同之处便可看出,他的内心深处是靠近日本的。
        第三,留日期间的见闻更加深了对日的好感。在曹氏的回忆录中专辟第八节《日本明治时代之一瞥》用4页半文字详细记录了自己留日期间的所见所闻,他从人民生活、军事教育、工业、交通、习惯、信仰、娱乐、集会活动等方面不厌其烦的介绍了自己对日本的认识,言语之间可见,日本已经打动了他。
        第四,日俄战争后的思考决定了曹汝霖的对日态度。庚子之变后,当多国部队从中国撤兵时,唯独俄国依然驻兵东三省不撤,而且还公然干涉内政,甚至盛京将军出入城门,亦受检查,清廷屡次抗议均告未果。这时日本以俄在华驻兵威胁本国利益为由对俄宣战。结果日本战胜,俄军退出东三省。当时曹汝霖正在日本留学,他亲眼目睹战争期间日本青年踊跃参军的盛况,回国后,又见日本无条件归还我东三省领土,“其慷慨仗义之精神,已使我心折”(《一》第27页)。“我想以日本工业已有基础,惟缺乏原料,我国蕴藏丰富,而工业落后,假使两国亲善提携,有无相通,同时并进,假以岁月,不难同为富强之国,同为东亚两大强国,不但防俄,且可维持东亚之和平。我基此心理,亲日之感,由此而生”(《一》第27页)。
        第五,日本外交官小村的遭遇促使他以中日亲善作为自己使命。日俄战争后,日本外相小村寿太郎作为全权大臣负责与俄交涉,最后只从俄方继承了在华的旅大租借权和东清铁路南段,小村素有中日亲善、共同御俄的思想,于是便答应日军全部撤出东三省。日本国内民众以本国耗费极大人力物力而得到微末利益而迁怒于小村。小村回国日,民众高举“辱国大使”旗帜在车站抗议,并引发骚乱,小村几遭殴打,家乡的宅邸也被焚烧。曹氏回国后既见日本无条件归还东三省领土之实,又服其慷慨大度之义。于是便想以己之力实现小村之愿。
       不过,曹汝霖的亲日是基于对日本的认识,“中日两国,提携亲善,共同防俄”是他的初衷,他并不卖国,因此,当日本国内的军国主义日益抬头后,“我之亲日观念,因之亦有变动,盖可亲者为有正义感人情味之日本人,若暴戾侵略之军阀,则惟深恶而痛绝之耳”(《一》第27页)。这是事实,当卢沟桥事变以后,任日寇百般劝说曹作他们的代理人,他始终不为所动,用行动证明了自己的人格国格。难怪日本前首相吉田茂在日文版序言中写道:“(曹汝霖)被公认为亲日派,但他的亲日并非盲目的,而是基于一种坚强的信念:认为中日两国如果不能合作,便不能希望有真正的东亚和平。因此在他挂冠去位之后,从事于实业时,凡遇到两国之间有所争持,有关人士照例还要登门求教,并请其协助调解,由此可见他的识见与节操之不凡了。”(吉田茂《日译版序》)
 
九、吴敬恒轶事

       吴敬恒(1865-1953),原名吴朓,后改名吴敬恒,以字稚晖行于世。吴稚晖是江苏省武进人,25岁入江阴南菁书院。1902年5月任上海爱国学社教员。1903年利用《苏报》鼓吹革命,后因“《苏报》案”发生,而与蔡元培被迫流亡英国。1905年冬加入中国同盟会。中央研究院院士,近、当代著名无政府主义者,政治家、教育家、篆书名家。联合国科教文组织认定的二十世纪“世界100个文化名人”之一。
       在曹氏回忆录的第五节《蔡钧升官吴氏被放逐》记载有吴在日期间轶事一则。
       庚子前,大清国日本留学生宴请驻日公使蔡钧,为了表示敬意,陆大的学生借着酒兴将蔡高高抬起,并高呼“公使万岁”向其致敬。不料蔡钧被吓得面无血色。事后,蔡钧认为自己受辱,便密函政府,建议以后派留学生,自费生不准学陆军。当时恰好有两名自费生欲入陆大,请蔡保送而遭拒。适逢吴稚晖与蔡元培来日考察学务,两名学生便转恳吴向公使说项,不料蔡钧因吴是学者而非显宦而颇有轻视之意。吴据理力争,蔡竟拂袖而去。吴先生大怒,扬言今日如不保送二人,我将不出馆门。虽然馆员一再劝慰,吴先生不为所动。在日留学生闻讯,群情激奋,有十数人闯入使馆与吴先生踞坐客厅门内外,彻夜不散。蔡公使即电召日本警察,入使馆执行驱逐,吴先生等被撵出使馆。不料此举引起全体学生的公愤,他们集体致电清政府谓公使馆有治外法权,要求惩办蔡钧丧权辱国之罪。国内报纸,亦响应攻击。外交部一面复电慰谕学生,一面派使节赴日调查此事。不久政府撤回蔡公使,但日本警视厅,竟以妨害治安为理由,下令驱逐吴敬恒出境,吴先生遂不能不离开日本。吴先生出发时,百余名学生前来相送。吴先生走到皇城二重桥,忽然跳入皇城护城河,大家一时惊慌失措,日本警察赶紧入水救援,幸好河水并不深,只湿履袜衣裤。留学生们深恐吴稚晖归国中途再出差池,于是公推吴震、吴灏二同学护送回上海。
    


  评论这张
 
阅读(377)|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