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不默斋博客

花前纵酒,月下读书;不默斋主,笑阅沧桑

 
 
 

日志

 
 

读《张姚实传》  

2013-12-04 10:57:26|  分类: 读书札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读《张姚实传》 - 不默斋主人 - 笑阅沧桑
         网络上曾经广为流传着一段华国锋和陈永贵的对话:华国锋说,我们只能做一些具体的事,搞不了政治。陈永贵说,”四人帮”搞阴谋,不是被你打倒了吗?华国锋说,”四人帮”能被我们打倒,正说明他们没有搞阴谋。
        这应该是在改革过程中出现种种丑恶现象时,人们的“借古讽今”。
        其实,政治传言就是社会某一时期的雨晴表,它反映的是民众对过去历史的反省和对现实的不满。刚刚读罢的《张姚实传》以较为可信的史实正好论证了这一命题。
        《张姚实传》是史云的新作,由三联书店(香港)有限公司2012年10月出版,并且该书一出版就入选为香港“《亚洲周刊》2012年非小说类十大好书”。
        史云为何许人?我不得而知。作者在代前言中《史记》中的《廉颇蔺相如》、《张耳陈余》以及《孟子荀卿》、《屈原贾生》为例,阐述自己将张、姚二人和传的理由,并细数这种写法的好处:将共同活动、思想情感相近的二人放在一块儿,更便于将他们“以文乱世”的历史直陈给读者
  读《张姚实传》 - 不默斋主人 - 笑阅沧桑
    在谈及创作初衷时,作者坦言文革结束三十多年来,几乎所有王张江姚的传记都不敢令人恭维,其版本不外乎两种:大部分作品是在1976年中央印发的“四人帮罪证材料”基础上的演绎。由于受时代的限制,这些材料极不完全、极不准确,当时为了政治的需求,这些材料中掺加了大量的水分,所以这些作品只不过是对政府舆论的鹦鹉学舌。另一部分就是师东兵之流通过杜撰、推测和编造而成的惟妙惟肖的所谓文学传记,这些传记文学性很强,几乎没有真实性,往往将人带入到了一个荒诞虚无的世界。因此,作者经过多年的积累和酝酿,“首次利用了大批张、姚的档案资料,包括他们自己在若干年后的回忆、自传、日记、供词”而成今天这部大作。史云说他的作品“填补了张、姚二人学生生涯、家庭生活、思想感情、参加革命初衷的大量空白”。
         我读这部作品,感觉作者只不过是对捆在历史的耻辱柱上的张、姚的松绑而不是解放。他擦拭去部分涂抹在二位传主脸上的丑恶颜料,露出五分的真相。但是,他所做的只不过是擦去半边,将原来的鬼脸擦成了阴阳脸。大概作者的全力用在了对传主的刻画,所以他尽管标榜自己实事求是,但是在一些历史现象的分析上没有引用最新的研究成果,而是沿用了政治家们编造的结论,如对林彪事件的评价。
        如果想通过这部书去寻找真实的张春桥、姚文元,你一定不会太满意的。尽管作者在书中对史学界和大众流传中一些强加于张春桥、姚文元身上的谬误进行了拨乱反正,但他还是小心奕奕的将张、姚的人生遭遇、政治选择归结到他们的人性上而不涉及其他。
        客观的说,仅从张春桥年轻时候敢于与鲁迅论战、姚文元在十七岁读中学时便不顾家庭的反对依然参加CP这些行为来看,二人绝非碌碌之才、泛泛之辈。至于后来他们的政治立场与所作所为,如果我们割断历史来看,是一个极大的失误。
        在那个一人如日中天的领袖时代里,人人喊紧跟、个个愿高举是一种时髦,一种潮流。甚至于为了所谓的捍卫毛主席的伟大革命路线,父子可以相斗,兄弟可以反目,夫妻可以离异,就连与毛共同缔造共和国的国家主席刘少奇、十大将军和十大元帅均不能免俗,我们何必还责怪张、姚如此呢?
        从目前已经公布的研究结果来看,建国后那些老一辈的所谓受难并不是在与“林、江集团”的坚决斗争中遭到迫害(甚至于“林、江集团”也是子虚乌有),而是在紧跟伟大领袖的过程中因为阴差阳错的掉队而遭到毛抛弃的结果。恰恰相反,张春桥、姚文元这两位新人恰恰能够踩着伟大领袖的脚印亦步亦趋,所以他们先得到领袖的青睐,后得到政治地位。正是这片土地上的绝大多数人民在建国后情愿不情愿、自觉不自觉的上缴了自己的思想以后,开始对伟大领袖“相信到迷信,服从到盲从”,才让神州大地经历了一场前所未有的浩劫。这不仅是一个国家的悲剧,还是一个民族的悲剧。但是对那些深陷风暴眼中的老一辈革命家来说,他们虽然遭遇凄惨,但是没有他们当初的推波助澜,便没有整个国家的灾难,所以,对他们而言,文革是毛一手导演,他们集体倾情出演的一出闹剧。张春桥、姚文元和他们一样主动介入了,因为得到主子的赏识而走得更远一点,但他们也是这场闹剧中的牺牲品。他们痛恨四人帮是私愤,他们嘲笑“四人帮”是事后诸葛亮,是五十步笑百步。
          那个时代如同这个民族的一场噩梦虽然已经过去了,但是酿造噩梦的细菌还生活在这片土壤里,只有民主的阳光彻底杀死这片土壤中的细菌,这样的噩梦才会永不再来。
  
 

  评论这张
 
阅读(644)|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