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不默斋博客

花前纵酒,月下读书;不默斋主,笑阅沧桑

 
 
 

日志

 
 

写在妻子的生日里  

2013-12-10 13:23:08|  分类: 男人情怀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写在妻子有一个生日 - 不默斋主人 - 笑阅沧桑
 
      冬季的夜空尤显凝重,尤其在这冬至的前夕。在睿智而调皮的星光的点缀下,一望无际的黑色夜幕显得那么纯厚、那么高贵、那么悠远,一如妻子今夜的心情。
       今天是妻子的生日,傍晚,我瞒天过海的尽邀她的闺蜜全家前来聚会,妻子是最后一个知情者。
       妻子是一位行走在家长里短和是非恩怨之外的高人,平日里嘻嘻哈哈,与人交往皆如蜻蜓点水,从往过密的不过二三,为了保证宴会的气氛,我又拉了几位自己的好友。
写在妻子有一个生日 - 不默斋主人 - 笑阅沧桑
        这是我为妻子操持的第十五个生日宴会,但这样隆重还是第一次。我打内心里感激我的妻子,从结婚的第一天开始,她便与我一起以微薄的薪水供给年幼的三弟上学、为好吃懒做的二弟还债、赡养没有收入的父母。儿子出生后不久恰逢二弟离家出走,父母为了减轻我们的负担不顾反对而搞起了特种养殖,就在他们的事业风生水起的时候,正赶上了政府取缔养殖政策的出台。为了安慰伤心欲绝的父母,我和妻子又承担起了为父母还债的义务。屋漏偏逢连阴雨,再后来我患了脑出血,我的工资也由于为朋友担保的贷款逾期不还而遭到银行的冻结,父亲也得了尿毒症、心衰竭。妻子在这一连串的厄运中坚强的挺了过来。从那时起,坚强、贤惠、豁达成了她的名片。
        尽管我们的家庭境况比别人家差了很多,但她从未计较过更没有抱怨过。
        这两年,我们才终于苦尽甘来:二弟回家了,三弟事业有成了,我的日子也一天天好转了。所以今天这个宴会在我心里已经酝酿了许久。我知道她未必在意这些,但我需要以这样一个机会表达自己的感激。今天中午朋友老杨打电话极力邀请我赶紧到北京,我半真半假的说:“不行呀,今天是老婆的生日,我不能离开。不是我重色轻友,我的朋友尽管只有几位,但是老婆却是唯一的。如果我哪一天的老婆数量多于朋友,那么一定会舍她就你。”
  写在妻子有一个生日 - 不默斋主人 - 笑阅沧桑      晚宴在朋友们众星捧月的烘托中举办得很成功。妻子是一个拙于表现的人,我看出,她的感动早已在我们的煞有介事中咆哮成了滔滔江水。
       今天适逢我值班,所以在作别诸位好友后我又匆匆赶回了单位。刚到办公室尚未来得及喘息,妻子的电话就追来了!
       不出我的所料,此时还沉浸在宾朋满座带来的兴奋中的她是牵挂着我喝多了没有。
         “你真是那忧天的杞人,”我说,“在这大喜的日子里我怎会不惜形象呢?” 
         大概是我在电话里流利的语气让她放心了,她开始自言自语的絮叨起了今夜幸福的感觉。这是我意料之内的事情,在我与妻子的生活中,我素喜神来之笔,每一次都让妻子大喜过望,这么多年来,我屡试不爽,无一漏算。其实, 生活中的浪漫是很容易挖掘的,并不需要你花费多少钱,只要你有情用心就足够了。 
         我想起了我在宴会上对着妻子肆无忌惮的表白:我感谢你陪我度过的这风风雨雨的十几年,我邀请你耐心的见证我余下的五十年的辉煌人生,希望你赏光!
         “我愿意!”那一刻,脸已经激动成一朵芍药花的妻子迫不及待的回答。
 写在妻子有一个生日 - 不默斋主人 - 笑阅沧桑
         于是,我在电话里问她在吹灭生日蜡烛之前许了个什么愿。
       妻子说愿望是不能说给人的,否则就可能会破灭。
       我说,现在你是对着手机说,不是对着人,所以没关系的。
       “我祝你身体健康,愿我们白头偕老”。妻子说。
       我惋惜的说,你浪费了一次机会,你将一个瞎子都能看到的现实作为自己的心愿太可惜了!
       “那你为什么还恨不得将马路上飘过的美丽身影吸到你的眼球里?为什么还在心里今天收藏了张小姐,明天惦记着李女士?”妻子开始耍赖了。     
       “要不我下辈子把她们娶回家里然后心里永远想你?”我也开始开玩笑。
       妻子说:“何必来生?咱们就从现在开始就做怎么样?”
       我叹了口气:“那也不划算,咬着哪一根指头都是疼的。我希望自己的来生能够娶尽天下所有想娶的女人,以免我因为她们寄居别家而牵肠挂肚”。
       “可惜了,唐明皇的时代让孙中山给撵跑了,你就凑合着在今晚的梦里想想吧。”妻子嘻嘻哈哈的说,随后又一本正经的开始了她的苦口婆心:“你还是不要喝那么多的酒了,有健康才有一切的”。
       我豁达的说:“其实一切都是天意。上天对人都是公平的,他用疾病夺去了我左边臂膀的灵活自如,让我只剩下右边的臂膀拥你入怀”。
       “我宁可不要这些也希望你健康!”我的傻媳妇固执的说。
       夜静悄悄的,似乎不忍打扰我们这对并不年轻的夫妻的并不正经的情语。在这些对话中,我的妻子哪里还有一点点我们当初困难时期老母鸡护鸡仔一样守护我们生活的强悍气势?
        也许,当幸福来临的时候,所有的女人都是小女人。

  评论这张
 
阅读(599)| 评论(1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