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不默斋博客

花前纵酒,月下读书;不默斋主,笑阅沧桑

 
 
 

日志

 
 

教授妻子眼中的军人丈夫  

2013-11-16 20:39:04|  分类: 读书札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教授妻子眼中的军人丈夫 - 不默斋主人 - 笑阅沧桑

      
        《天地悠悠》是国民党高级将领胡宗南的妻子叶霞翟撰写的回忆录。全书分为四部分,作为该书主体部分的第一辑是共分七章的回忆录正文,书名取自于第七章的章回名;第二辑是叶霞翟早年所写的五篇侧记与夫婿生活的文章;第三辑是他们一家人的生活照;最后一部分则是荟萃了社会对此书的反响以及子女对胡叶二人的怀念文章。
        叶霞翟不仅是一位教育家,还是台湾的散文家,她的回忆录将她与胡宗南相闻、相见、相识、相知、相爱的生活片段娓娓道来,由于作者感情充沛兼之对内容经过了得体的裁剪,让人过目难忘。
        回忆录从作者16岁开始,1930年,叶霞翟考取了浙江大学农学院附设的高中(这与网络资料有出入,网上介绍叶霞翟出走杭州继续求学是为了逃避父母的包办婚姻,并且考取的不是高中而是浙大农学院)。活泼上进的她在一个偶然的机会里,在朋友的书房里见到了一张军人的照片,就是这张照片引起她无限的遐想。从朋友口中她才得知照中人是民国青年将领胡宗南,于是关于胡的英雄事迹推波助澜的让她更加为之心驰神往。此后,她一有机会便要求这位朋友讲述有关胡宗南的事迹。胡宗南的影子就这样深深的烙在了作者的记忆深处。
        高中毕业后,作者又考取了上海的光华大学(网上传叶在考取光华大学前的经历为浙大农学院攻读不足半年,即转入浙江省警官学校第三期甲训班。毕业后改名为“叶霞翟”,分配至军统机要处任职),大学红男绿女成双结对的校园生活并未让生性好动的作者眼红心热,这时她才恍然大悟:因为那个照片中人早已牢牢占据了她的心房,所以她才这样心无旁骛。
        “苦心人,天不负”,1937年的春天也是叶霞翟情感的春天,1937年的杭州也是叶霞翟情感的天堂,读大三的叶霞翟在陪同表嫂到杭州省亲时,竟然在老师的家中见到了自己思慕的照片中人胡宗南(这个老师就是戴笠?书中未表)。如果说叶对胡是仰慕已久的话,胡对叶是一见钟情,这位干练机警、雷厉风行但亦不乏浪漫柔情的职业军人马上对叶霞翟展开了火一样热烈的追求。一切都在飞速进展,一切都将水到渠成,同年六月,胡宗南正式向叶求婚并希望年内完婚,作者多年的憧憬正在变成现实向她靠近。
        但是,卢沟桥的枪声让这一切化为了泡影,随着蒋介石在庐山全民抗战宣言的发表,作为职业军人的胡宗南也立即明志:匈奴不灭,何以家为?!他在给叶霞翟的信中说:“上次之约(婚约)必须展期,此为万不得已”,“一待战事胜利结束,我必赴约。后会有期,千祈珍重”。作为新青年的叶霞翟并不狭隘,她对胡回以天高地厚的理解。于是,三天一书两日一信就成为了她向自己心中的挚爱和英雄表达感情的唯一途径,如她所料,胡竟无一回信。但是多年后,胡宗南告诉叶霞翟:在与日寇战斗的枪林弹雨中,正是这些信函给了他信心和勇气
        聚少离多的生活并没有阻挡了二人感情的发展,1939年6月,在光华大学毕业后的作者又选择了赴美继续求学。佳人即将远行,胡宗南却戎马倥偬难以脱身,他只能修书一封为爱人送行:“吾妹此次远渡重洋,去国离乡之感,离愁密密,兄因职务在身,未能亲来话别,尚希旅途保重,俾免思念。”此后的五年,胡叶二人在太平洋两岸鸿书频繁。胡宗南在给叶霞翟的诸多函信之中,曾有一诗写到:“纵无健翮飞云汉,常有柔情越太华。我亦思君情不胜,为君居处尚无家。”铁汉柔情,跃然纸上。
        1944年叶霞翟学成归国后,就到了重庆教书,而胡宗南却仍然滞留在陕西前线作战,他们还是难得一见。抗战胜利后,内战的阴霾依然让他们长相厮守的愿望难以实现。天各一方的二人只能坚守诺言期待明天。1947年3月19日,国民党终于攻克延安,自以为内忧已解、大功告成的胡宗南才给叶霞翟发电报要求其立即赴陕完婚。叶霞翟在书中回忆,他们的婚礼仪式非常的简单:现场只有八个人,六位证婚人,两位介绍人。并且三天后这对新婚夫妇就又开始了早已经习惯的劳燕分飞的生活。
        后来,随着国民党军队在战场上的兵败如山,自觉政权已经日薄西山的蒋介石开始谋划经营台湾,叶霞翟就是在这时带着孩子先期抵台的。胡宗南在西北惨败后几经辗转,终于在1950年才抵达台北,与家人团圆。其后,胡宗南除了短暂的一段留守大陈岛之外,绝大多数时间闲赋在家。这一段理想破灭、人生失意的日子,竟给了胡宗南一段含饴弄子,静享天伦的美满家庭生活,这样的生活持续到了他1962年去世。
        胡宗南去世之后,叶霞翟独自一人开始细细收拾他们之间的往事,于是,她将他们过往的点点滴滴用她那款款深情的笔触娓娓道出,在她看来,丈夫太伟大了、太完美了,他的突然离去给她留下太多的寂寞、太多的追忆,所以她伫立在丈夫新坟前的时候感慨万千:“仰俯之间,但觉天地悠悠,沧海茫茫,三十年岁月,只是一梦!”
       平心而论,这是一部反映儿女私情的回忆录,作为一代枭雄,胡宗南历经过上世纪中国的许多重大事件:北伐革命、抗日战争、国共内战、败退台湾、兴复大陈等等,但这些在我们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及其家属的笔下大书特书的事情在叶霞翟的笔下却是蜻蜓点水、寥寥数笔、恍若烟云,让人读来,似乎那个大时代的作用仅仅是为了衬托胡叶二人如金似玉的感情。
       叶霞翟笔下的胡宗南特别丰满,比如表现作为儿子的至纯至孝,她写了三件事:一、带领还是女友的作者祭拜未来的公公,并为之讲述其生前的事迹;二、胡父辞世之日,胡宗南正在领兵作战,于是他在军中设灵祭奠,亲撰祭文,文中说:“儿外出多年,未尝一省,遭逢乱离之世,构成百身莫赎之痛,亲恩浩荡,而音容长违,亲德巍巍,而慰亲无计,独上南山,请灵设奠,一身寒落,风雪漫天,固不自知其心伤神创,而语无伦次也”;三、每逢父亲忌日,胡宗南便闭门谢客,绝食一天。她以一件小事表现胡宗南是一位一诺千金的好父亲:一次胡答应为儿子买一套名著,谁知此书脱销后便没有再版,他跑遍台北所有的书店也没有找到,最后在阳明山图书馆借到才罢休。
        总之,叶霞翟眼中的胡宗南的形象是无比高大的,足以值得她用其一生来追随他、仰慕他,她对丈夫在生命最后时刻每分每秒表现的详细记录足以说明这些。
   读了《天地悠悠》才知道,原来流传的戴笠将自己玩腻的情妇叶霞翟送与胡宗南做妻子的传闻纯属于无中生有,此说大有市场,现在网上还在继续人云亦云。据有心人考证,此说风行的源头竟是沈醉,此君同时代的好多人已经指出,他的回忆文章极不靠谱。另外有两点也可以佐证沈说的荒谬:由本书第三辑中的照片可见,胡宗南年轻的时候,长得像电影演员张光北,而叶霞翟却貌为中人,姿色平平,由胡对其一见倾心以及其后的苦苦等候来看,并非简单的觊觎美色,而是真正的情投意合。再者,据说胡的第一次婚姻就是因为妻子热衷交际而引发感情破裂的,由此可见,胡对男女往来还是传统的,以其当时身份而言,怎会容忍妻子给其戴绿头巾?
        所以沈醉之言根本就经不住推敲的。


  评论这张
 
阅读(776)| 评论(1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