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不默斋博客

花前纵酒,月下读书;不默斋主,笑阅沧桑

 
 
 

日志

 
 

相貌与年龄的幽默  

2012-10-04 15:11:56|  分类: 男人情怀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相貌与年龄的幽默 - 不默斋主人 - 笑阅沧桑

 

        国庆节当天,我陪妻子到国美电器店里买手机。在柜台前,那些脸上洋溢着节日花朵般灿烂笑容的售货员小伙和姑娘们张口一个叔叔闭口一个大姐的亲热劲却让我心里五味杂陈。这已经不是我第一次遭遇将我们两口子分成两代人看待的情况了,不知者不怪,我不能苛责这些年轻人的眼力,更无需解释什么,但是沿着他们的称呼方式将思路拓展下去,顺理成章的得出我是一个隐瞒实际年龄诱骗纯情少女的骗子这样的结论。

       在家的时候,我并没少对着镜子仔细的端量里面的自己,但无论如何,我也没有看出自己的长相多么苍老。为了判定镜子成像没有欺骗我的眼睛,我还不止一次邀请妻子和我并立在镜子前,镜子里的她与本人一般无二证明了我心目中的我的形象也是真实的我,但是这并不妨碍人们对我年龄的不公正解读。细细想来,这样的误判还是源远流长的。

        记得还是二十多年前刚刚上大学的时候,我在一切安顿好之后做的第一件事便是花50元钱买了一身西服到院学生会的俱乐部学习跳舞,那是一个周末,我兴高采烈的来到舞场后,却好像踏上了一个陌生星球的土地:那些彼此间热情洋溢的学长学姐以诧异的目光注视着我,他们的眼神中敬畏多于友好,这让我感到一头雾水。过了一会儿,一位女生走了过来,彬彬有礼的对我说:“老师,您是来检查工作还是跳舞?要不我陪您跳一支?”我恍然大悟。

       上大二那年夏天,我约税校的女同学出去看电影。女同学需要换衣服,要我在宿舍楼下等她。等人让我感到百无聊赖,我便背着手在楼下踱来踱去,过往的学生来到我身边时,纷纷止步打招呼“老师好!”,我无奈,只得矜持的点头还礼。

       参加工作一年以后,我和吕维城老师一块儿在教导处做干事,吕老师属狗,大我13岁。一日,我们相携到校外小吃部吃饭,豪爽的老板问吕年龄,吕如实回答,老板转身又问我大吕多少岁,我愕然,只得说自己还小,老板将头摇的像拨浪鼓:“我又不是小姑娘,在我面前还需要隐瞒年龄装嫩么?!”我哭笑不得。

       98年春季,我到栾城家访。栾、藁城人好客善饮,声名远播。宾主坐定,开怀畅饮,酒过三巡之后,家长问我:“高老师今年多大?”我笑而不答:“老兄猜猜!”“高老师太谦虚了,今天我不叫你老师叫老兄吧。你今年四十几?”我大笑:“你再猜!”家长大吃一惊:“老兄长相真年轻!你五十几了?”我大笑不止,那年那月那时,我还差两个月二十七周岁。

        前年此时,三弟要结婚,我带儿子到石家庄为其买电视,看好后我便去收银台付款,儿子继续留在那里看电视节目,待我回来后,看到儿子脸色铁青,急忙问他怎么不开心了,儿子撅着嘴没好气的说:“刚才有一个售货员走过来,指着你的背影对我说:‘小朋友,不要着急,你爷爷到那边去了!’她是什么眼力呀?!”我恍然大悟。

        将妻子误判为女儿,将三弟误判为儿子的乌龙事件已经让我习以为常了,但最让我开心的一次是前几天发生在妻子身上的一件事。三弟妹感到身体不适,要求妻子陪她到医院检查。那天医院的人不多,挂号处的老太太抬眼看了看两人,在递给妻子挂号单子的时候热情的说:“你儿媳长得可真俊!”

       当妻子将她的遭遇讲给我听的时候,我感到一种收复钓鱼岛、南海一般的痛快!

       其实,相貌是雾,年龄是花,雾里看花,亦真亦幻,人的年龄不可貌相就如海的广博不可斗量是一样的道理。

       也许二百岁以后的我,还是如此一成不变的年轻,人生中,与相貌、年龄相较,还是心态重要。

  评论这张
 
阅读(534)| 评论(1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