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不默斋博客

花前纵酒,月下读书;不默斋主,笑阅沧桑

 
 
 

日志

 
 

旧上海的颜色  

2012-07-19 06:01:39|  分类: 读书札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故纸堆里访上海 - 不默斋主人 - 笑阅沧桑

(上海新貌)

      现代人谈到上海的时候,多数人会不由自主的联想到东方明珠、世博园和名嘴周立波。而昔日的亭子间、老弄堂、石库门恐怕早已经淡出人们的视野,十里洋场、流氓大亨以及依附于那个时代的狂蜂浪蝶也已不再是人们茶余饭后津津乐道的谈资了。

        我却凭借自己手中几本发黄的旧书,觅到了有别于今日上海的旧上海的颜色。

故纸堆里访上海 - 不默斋主人 - 笑阅沧桑

(旧日上海滩)

         其实,从百年前开始,旧上海已经跻身于国际大都市的行列,与当时世界上著名的城市相比较,它也毫不逊色。看看今天以其为背景的层出不群的艺术作品,我们就能想象出当初它的魅力。旧上海是多姿多彩的,一种现象的存在就是在向世界宣示其生命的张力,所以无论是当年刀光剑影的纷争、尔虞我诈的算计,还是纸醉金迷的生活、声色犬马的放诞,在隔了岁月时空的今天看来,拂去偏见的尘埃,还是别有一番韵味的。

      不同身份的人心中的旧上海给他们留下了不同的感触,他们用他们饱经沧桑的笔触为旧上海渲染出不同的颜色。

        一、激情的红色——万墨林

      万墨林(1898——1979),上海滩有名的白相人,原名木林,被称作是“杜门第一红人”,杜月笙的姑表弟、门生。抗战时期借任上海“米业同业公会”理事长的机会,帮助国民党特务刺杀为虎作伥的汉奸,傅筱庵遇害后受到日军怀疑,并遭受到日军极司非尔路76号汪伪特务机关的刑讯逼供,但始终未吐内情;高宗武、陶希圣拒当汉奸逃返重庆时,出力甚巨;1949年来台后曾任“国民大会代表”万晚年著有《沪上往事》四册,1974年5月初版,且常在台湾研究中国近代史著名杂志传记文学月刊投稿著作。

旧上海的颜色 - 不默斋主人 - 笑阅沧桑

 (当年上海滩三大闻人)

        万墨林的笔下,旧上海是草莽英雄的大本营。当年雄霸上海滩的流氓大亨黄金荣 、杜月笙和张啸林,在新中国成立后,被刻画成翻手为云覆手为雨、作恶多端草菅人命的恶魔,其实那只是他们多面形象中的一面,尤其是前两位。在《沪上往事》里,黄金荣和杜月笙都是在贫寒草莽中成长起来的铮铮硬汉。“一二八”抗战军兴之后,上海沦入日本人的魔掌,杜月笙避走香港,遥控万墨林从事地下抗日活动,而黄金荣虽然寓居上海,但闭门谢客,拒绝出任任何伪职。当许多高官达贵、饱学之士纷纷投入侵略者的怀抱邀媚乞怜的时候,他们这些不学无术的人不慕荣华,不为利诱,却能够在民族大义、国仇家恨面前保留了自己的道德良知,奉一枝红梅方显他们的血性。

旧上海的颜色 - 不默斋主人 - 笑阅沧桑

 (万墨林《沪上往事》书影)

       二、奢靡的黄色——金雄白、郑逸梅

      金雄白(1904——1985),江苏青浦人,资深媒体人,曾任南京《中央日报》采访主任,亦当过律师。1939年投靠汪政权后,历任法制、财经方面多项职务,并曾任《中报》总编辑。抗战胜利后以汉奸罪名被捕入狱,1948年获释,翌年移居香港,此后卜居香港与日本,1985年病逝日本,除了《汪政权的开场与收场》,另着有《记者生涯五十年》(上下册)、《黄浦江的浊浪》、《乱世文章》(五册)、《女特务川岛芳子》及《春江花月痕》等。

      郑逸梅(1895——1992),江苏苏州人。谱名际云,号逸梅,笔名冷香。农工民主党成员,大学毕业。32岁入上海影戏公司,并参加南社。1940年后历任上参音乐专修馆教授,上海徐汇中学教师,上海志心学院教授,上海国华中学校长,上海诚明文学院教授,上海新中国法商学院教授,上海晋元中学副校长,上海市文史馆馆员。上海政协文史资料委员,上海普陀区政协委员。1913年开始发表作品。1985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因擅长撰写文史掌故类文章而被誉为“补白大王”。

旧上海的颜色 - 不默斋主人 - 笑阅沧桑

 (当年上海滩月份牌上的女郎)

        在金、郑二人的笔下,旧上海是达官贵人的寻欢场。陆兰芬、金小宝、张书玉、林黛玉是勾栏的招牌,也是达贵追捧的对象。享有“东方不夜城”、“东方梦巴黎”之称的旧上海。游乐场、歌舞厅比比皆是,从业的妓女如云,不一而足,她们有迫于生计的人,有追求自尊自由的人;有的卖艺,有的卖身;有的妖娆,有的端庄。无论是哪一种爱好的男人来到这里,都会如愿以偿的找到自己心仪的目标。那一朵奢靡的黄花恰似十里洋场的繁华和秦淮河畔的温柔。

旧上海的颜色 - 不默斋主人 - 笑阅沧桑

 (金雄白《春江花月痕》书影)

      三、诡异的黑色

       在克努科的笔下,这里是冒险赌徒的发祥地。作为罪恶渊薮的赌场赌窟遍布整个沪西地区,在这里,从中国的牌九到法国的比九点应有尽有,这里是一个充满魔力的万花筒,不同的人生、不同的命运随时在这里更迭变化。这里有昨日纽约码头流浪的穷光蛋,今日泰坦尼克徜徉的得意人式的喜剧上演,更多的是白日里还腰缠万贯,薄暮中已浪迹街头的悲剧发生。为利益所趋的各路黑帮人物的介入,更让这里活脱脱成了通向地狱的通道。 用压城的黑云表达这里弥漫的恐怖恰当之极。

      四、暧昧的灰色

      丰子恺(1898-1975),浙江崇德(今桐乡)人。中国现代画家、散文家、美术教育家、音乐教育家、漫画家和翻译家,是一位卓有成就的文艺大师。他的文章风格雍容恬静,漫画多以儿童作为题材,幽默风趣,反映社会现象。他的儿子丰华瞻为父亲作传《丰子恺小传》。丰子恺给孩子们写了一封信《给我的孩子们》,书籍《我的苦学经验》深受读者喜欢。丰子恺师从弘一法师(李叔同),以创作漫画以及散文而著名。

旧上海的颜色 - 不默斋主人 - 笑阅沧桑

 (丰子恺先生)

       在丰子恺的笔下,这里是骗子扒手的极乐界。《旧上海》一文将这些人的嘴脸刻画得淋漓尽致:在上海滩乘坐电车,狡黠的售票员会借机揩油;过马路帮老扶幼,会有人突然冒出敲诈;一旦遇到扒手,如果伸张正义就会“吃生活”;在游乐场里娱乐,也会有人乘机敲诈。游乐场的扒手,更是无所不为,稍不留神,就会着道。此间诡异,防不胜防。喻之以乌烟瘴气的尘灰,似无不可。

       五、戏谑的粉色

       陈定山(1897~1987),浙江钱塘(今杭州)人,现代书画家、美术史论家、文学家、实业家。创作的言情小说有《怪指环》、《欧洲各国宫闱记略》、《嫣红劫》等多种。同时成为上海《小说月报》、《游戏杂志》、《女子世界》、《申报》副刊《自由谈》的主要撰稿人。曾与郑午昌、孙雪泥、李祖韩合股在上海创办汉文正楷书局,在浙江东阳又创办垦荒桐林场,抗日战争期间在云南筹办西南兴业公司。1946年任上海美术会理事。1947年任上海市美术馆筹备处设计委员,参与制订建筑方案,提出“中国近百年画展”计划,曾在台北、韩国举办个人书画展多次。工诗词,善画山水花卉。

旧上海的颜色 - 不默斋主人 - 笑阅沧桑

 (陈定山画作)

         在陈定山的笔下,这里是文人雅士的谋生处。《春申旧闻》中,人皆雅人,盗亦雅盗。此处仅举一例:民国初年,逊清遗老,清道人李瑞清卖字可岁入四万金,时绑票之风盛行。李收到一匿名书,索二千金,并命置于某处之垃圾箱内。李亲为覆书,备陈遗老之可为而不可为,叹长安之居大不易,遣人送之垃圾箱。盗竟为之感动。他日,有狐裘客登门拜访,亲执二百金,曰:“十余年不见道人有如此小楷书,敬奉二百金为润笔。”李愕然无语,客迳掷金而去。如此雅事,比比皆是。置一瓣桃花于此,耐人寻味。

旧上海的颜色 - 不默斋主人 - 笑阅沧桑

 (《春申旧闻》的书影)

       黄浦涛涛水,淘尽世间事;苍茫旧上海,几多喜 与愁!也许,真实的旧上海原本就那么丰富,那么复杂,那么迷离扑朔,那么欲说还休。 


  评论这张
 
阅读(1317)|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