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不默斋博客

花前纵酒,月下读书;不默斋主,笑阅沧桑

 
 
 

日志

 
 

喜得上古影印闵寓五绘刻《西厢》记  

2012-12-02 17:37:37|  分类: 书情书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孟冬中旬,《明闵齐伋绘刻西厢记彩图 明何璧校刻西厢记》自沪上至。是书一函两册,线装彩印。余急洗手拆包,展卷揽胜,秀字美图入目,若春风细雨拂面,之前访书之艰辛、候书之忐忑种种,皆幻作烟云。此情此景,恍然如梦,余喜极而泣,遂作《喜得上古影印闵寓五绘刻西厢记》以誌纪念。

 

喜得上古影印闵寓五绘刻《西厢》记 - 不默斋主人 - 笑阅沧桑

       余尝以“酒仙”之名驰骋方圆十数载,风流九绝,余韵迤逦。然天道无常,命途多舛,胡温丁亥年夏,余以阮嵇之疾而命悬一线,幸救治即时而死里逃生。迨出院,体貌形象大异,宛若脱胎换骨:昔日魁伟丈夫,今朝佝偻衰翁。每移步户外,两足蹒跚,双手颟顸,人皆怜之悯之,余独幸神思尚未僵痴,聊慰平生。

       康健未悟健康珍重,卧疾方觉疾卧无聊。为遣忧暇,余渐近网络,网上万物,余独钟书。书者,旧好也。

       然是时,余寒舍草成,乔迁二年;房贷正隆,如泰山覆顶,外债并存,若鬼魅缠身,兼之薪贡微薄,开源无门,唯以清贫持家,拮据度日;虽锱铢亦必较,纵敝帚也自珍。

拙荆志萍,深谙余之心性,临溪慕鱼日久,必难淡定从容。遂以节衣缩食之举,全吾蠢蠢欲动之念。贫贱夫妻,冷暖相持;艰难时节,相濡以沫;几经春秋,仍历历在目,今日思来,亦感慨唏嘘。

喜得上古影印闵寓五绘刻《西厢》记 - 不默斋主人 - 笑阅沧桑

余心志高远,兴趣浩渺,然虑及财力,遂志在阅读,未思收藏。书丛信步,珍版迷眼,兼之友朋鼓噪,择《石头记》、《金瓶梅》佳本以为收藏。

嗜书成瘾,易染难舍;一朝入彀,如轻舟入海,浮沉难料。俄顷,聚书日多,生计日促。萍虽无怨,我心不堪。是时红学鼎沸,甚嚣尘上;脂本影印,层出不群;如是为继,势必竭泽;余不甘继为附蜢,遂悬崖勒马,将胡适纪念馆、宏业书局甲戌本外诸版本,一并散出。忆小乔初嫁之繁华,感灞陵伤别之落寞,不禁黯然销魂,始知书卷聚散之间,亦含人生悲喜。

庚寅初春,柳暗花明,余之贷债归零,顿觉海阔天空。斯时访书,浑作肆无忌惮状;举家之收入,除日常生计,孤注一掷,每遇心仪之书,价万千亦不稍有踟蹰,千金散尽,百卷归来,心中之欢愉,不足为外人道也。

壬辰立夏,余于《金瓶》之中读得《西厢》烟云,始悟独钟《金瓶》、冷遇《西厢》之大谬。余初晤《西厢》至今已有廿年;初眩于缠绵香艳,感于如花美眷,未尝用功。今始知,自唐人元稹《莺莺传》问世,经金人董解元发轫,至元一代,王实甫之《西厢记》终成杂剧大成。有明一代,又衍为南北西厢,各有千秋,分庭抗礼。然北西厢经汤显祖、李卓吾、徐文长、屠长卿诸巨公推波助澜,被宗为戏剧之珠穆朗玛,由是,碧云天,黄花地,唱响千古。民国时期,有郑振铎氏埋首国故,访得存世明版《西厢》二十二种,及六十年代,有东瀛传田章氏者,依东土、扶桑籍载考得明版六十六种,今人黄季鸿氏后来居上,穷典册,访藏室,终考得已佚、见藏诸本九十六种。昔日《西厢》盛事,终得昭然天日。

喜得上古影印闵寓五绘刻《西厢》记 - 不默斋主人 - 笑阅沧桑

古之读书人罢黜百艺,独重经史,而《西厢》以小道末技,荣登大雅之堂,群儒瞩目,精雕频出,此际遇不亦奇乎?

《西厢记》异于《金瓶梅》者,不独刻版繁杂,兼有版画纷呈,唐伯虎、陈洪绶、闵寓五诸名家见之,咸不能缄默,挥毫泼墨,抒展才情,书傍人精邃,人依书留芳。由是,一部《西厢》,可考雕版印刷而证版画发展。

余无缘明版,尝得影印者有四:一曰《明富春堂新刻出像音注花栏南调:西厢记》;一曰《新刊大字魁本全相参增奇妙注释西厢记》;一曰《盘薖硕人增改定本西厢记》;一曰《张深之正北西厢秘本》。寓目手上诸版,参之网上他版书影,明版千山竞秀、万壑争流之胜状,一览无遗。然余自忖所藏,心有戚戚焉,大有佳丽三千,承欢乏人之慨。

一日于茶语清心网读脂砚雪君《我的西厢版本》一帖,初瞻《明闵齐伋绘刻西厢记彩图》绝色:八彩套印,光艳照人,余一见倾心,方悟前之戚戚不安,盖有所待也。其于吾侪,当如秋香之于唐伯虎也。

《明闵齐伋绘刻西厢记彩图 明何璧校刻西厢记》影印上图藏万历年何璧校《北西厢记》二卷本,中有摹仇英话莺莺像一幅、插图八幅,另附明闵齐伋绘刻西厢记全部二十一幅。《闵齐伋绘刻西厢记》者,明版画之翘楚也,现藏于德意志科隆东方艺术博物馆,其彩图美妙绝伦,举世无双。

喜得上古影印闵寓五绘刻《西厢》记 - 不默斋主人 - 笑阅沧桑
       余遂急访是书,不有稍待。然穷索当当、淘宝、孔夫子,均告未果;又徙京东、布衣、亚马逊,依旧铩羽;拍拍网有悬价二百四十元者,余大喜,庆幸踏破铁鞋有觅,几经交谈方知为复印,希望成空,思绪晦明。然余心仍不甘,乃新注册互动、蔚蓝、博库、北发图书、中国图书以及上古出版社网站,冀有所获,诸网均告售罄。

是书与我无缘乎?余悻悻,偶拈西厢语,恰似是时心情:“对着盏碧荧荧短檠灯,倚着扇泠清清旧帏屏。灯儿又不明,梦儿又不成;窗儿外淅零零的风儿透疏檑,忒楞楞的纸条儿鸣;枕头儿上孤另,被窝儿里寂静。你便是铁石人,铁石人也动情。”衔恨与书友述苦闷,友荐余到大海书屋一看,余按图索骥,果未失望。此前几索孔网,均未发现,始悟粗枝大叶之厄,百密一疏之累。

大海,沪上书友也,旧书界浸淫久,亦颇有书缘,经手绝版好书极多。然大海之与书,驿站也,来去匆匆,只栖一时。九六年其曾以百美元售往美国一套天一版精装《金瓶梅》;零七年曾一日内易手八六联经影印版《金瓶梅词话》三套;数年前,又以两万元访得原版扶桑大安本《金瓶梅词话》;吾亦曾亲睹其扶桑翻刻之一册精装大安本之风貌。余与大海因探讨《姑妄言》版本而结缘,因香港文汇纪念版巴金《家》而结交。

喜得上古影印闵寓五绘刻《西厢》记 - 不默斋主人 - 笑阅沧桑喜得上古影印闵寓五绘刻《西厢》记 - 不默斋主人 - 笑阅沧桑
(大海的日本大安本《金瓶梅词话》)

 余担心错失良机,数次急电大海,均如泥牛入海。余又短信留言:“大海兄足下:几次电话联系,兄或因忙碌未接,只得短信骚扰,望兄海涵。欣闻尊处有《明闵齐伋绘刻西厢记彩图》一书,不知贵藏几套?可否割爱?价格几何?谨遵示训。”

余心如渴,虑大海或以孟浪而忽略短信,再拨电话者三,依旧默然。日暮西山时,余欣得海兄回复:“此书乃为友代售,如兄青睐,此价或可割爱。是书05年出版,售价仅百三十元,不知你当年为何不买?”余坦言:“昔日金瓶障目,哪见他物?”

喜得上古影印闵寓五绘刻《西厢》记 - 不默斋主人 - 笑阅沧桑喜得上古影印闵寓五绘刻《西厢》记 - 不默斋主人 - 笑阅沧桑
(大海的日本翻印大安本)

余本以价高,希再做斡旋,故未下单。孰料次日,书已订走,余大骇,遂不复计较价格,忙覆电大海通融:“大海兄,某追逐此书多日,志在必得,现被人捷足,望兄念及旧情为吾留下,拜托拜托!!”大海痛快回话:“肥水不流外人田,晚上下单即可。”

是晚,赴三弟宴,余心有所寄,撇众人于酒肆而独回家上网,大海如白云黄鹤,杳无音讯,余心复又不宁,担心节外生枝,横出变故。纠由丛生,闷闷而寝。

旦日,复发函于大海:“昨晚如约而至,未谋兄面,不甚惶惑,不知尊处可有变更?思之愈切,心愈不安,望兄坦示,释我忐忑。切切!!”

稍许,大海回话,余于南腔北调中粗识其宝剑配英雄,美玉赠佳人之美意,心始如磐石归位。

于是,十三下单付款,十六日发货,十九书至书斋,皆大欢喜。

或曰:书如其他,乃一物也,因之而饮食无味,坐卧无心,悲喜无定,岂非玩物丧志乎?

某正色言:非也。世人多宗名利,名利,物也,物者,误也,最为无常。功名如朱雀桥边草花,钱财似乌衣巷口夕阳,思之念之,若水中望月,对镜折花,使人丧心智而失欢娱,故一分心思面对,得失予取由天足矣。唯书者,人生所寄也,坐拥书城,可正心养气,虽居陋室、服素衣,亦可得人生极乐,胡不为之?

  评论这张
 
阅读(1216)| 评论(2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