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不默斋博客

花前纵酒,月下读书;不默斋主,笑阅沧桑

 
 
 

日志

 
 

新年第一天,送别高华  

2012-01-01 17:31:46|  分类: 读书札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新年第一天,送别高华 - 不默斋主人 - 笑阅沧桑

 

        2011年即将结束时,中国最富有良知的那位历史学家在他倾注一生心血研究的对象诞辰118周年的日子里离我们而去了,他就是高华。

       新年的第一天,吃过早饭就准备包午饭的饺子,乘着妻子剁馅的时间,我想看看有什么新闻发生,在打开网络的那一刻,一篇署名为狂飞的新文章《如果韩红读过高华的书》就闯入我的眼帘,一位混迹于声色犬马名利场中的流行歌手如何和一位游离于主旋律之外的历史学家联系到了一起,这的确吊起了我的胃口,其实我并不关心对韩红的评价,但却在意高华先生的近况。早在购买香港中文大学的10卷本《中华人民共和国史》的时候,便获悉高华负责的一卷恐将不能如期完工,因为高先生已经身患绝症。

       当我带着忐忑不安阅读文章的时候,一行触目惊心的文字出现了:北京时间12月26日22时15分,著名历史学者、南京大学历史系教授高华在南京病逝,年仅57岁。

       高华(1954.05~2011.12.26),江苏南京人,博士,南京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华东师范大学历史系原讲座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原兼职教授。 高先生因为家庭成分问题,“文革”期间,曾做过8年工人。恢复高考的1978年,他考入南京大学历史系,获历史学学士,硕士,博士学位。大学毕业后,留校任教。1995—1996年,赴美国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国际关系研究院做访问学者。 2004年2-7月,在台湾政治大学历史系担任客座教授。2006年1-6月,在香港中文大学历史系任客座教授。先生主要从事中国现代史、民国史、中国左翼文化史、以及当代中国史的研究。主要作品有《红太阳》、《革命年代》、《在历史的风陵渡口》。
      不得不提的是2000年2月香港中文大学出版的让高先生名声鹊起也让他饱受压力的《红太阳》一书,该书是先生20年心血研究的结晶,是一本严谨的学术著作。一出版便广受读者欢迎,但由于某种不言而喻的原因,北京大学等许多高校图书馆都未收藏此书,南京大学在港台资料阅览室有这本书,但不得外借。

      高华先生在史学界的口碑很好,华东师大教授许纪霖称之“没人比他更对得起历史学家的荣誉”;杨奎松说他是“毛泽东研究的排头兵”;张鸣赞叹他“很穷,其实富有天”;刘瑜赞他是“中共党史以及苏联党史的‘活字典’”;腾讯则说他是“共和国辞典”;香港卫视执行台长杨锦麟谈到高先生的为人为学时则说他“不齿与谄媚逢迎者为伍的风骨令人尊敬”;金冲及说高华是一位“勤奋而头脑清晰的学者”;周海滨则说他是“具有非凡勇气的学者”。

      就是这样一个见识非凡的学者,本应该著作等身、誉满天下,可是却因为坚持独立思想、自由精神为学,竟尴尴尬尬的在我们的国度里艰难生活着,终于在抑郁中英年早逝。去年8月,在酷暑中阅读岳南的《南渡北归》时,我在为上世纪那批具有家国情怀的大师多桀的命运唏嘘的同时,更为那句“大师已去再无大师”而耿耿于怀:难道那些纯粹为学、不阿谀于世的大师们真的不能见容于我们这个红色的国度么?难道我们的学人只有蜕化了思考能力阉割了自由精神甘心沦为应声虫、吹鼓手才能在这世间苟延残喘么?以高华先生生命最后几年的遭遇来看,也许那句话真是罩在我们民族头顶的魔咒。

        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去。倒车的马力再足,也不会坚持多久!

        高华先生千古!

  评论这张
 
阅读(518)|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