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不默斋博客

花前纵酒,月下读书;不默斋主,笑阅沧桑

 
 
 

日志

 
 

下台干部  

2011-09-29 15:01:49|  分类: 校园本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独自莫凭栏, 
      无限江山, 
      别时容易见时难。 
      流水落花春去也, 
      天上人间。 ”

      读李煜的这首《浪淘沙》,让我想到了下台干部的情怀。

      昨晚,我约了几个同事作陪专请卸任不久的张老师吃饭。

      我们是在张老师今年新辟的菜园里找到他本人的,我几次电话联系他,张老师总是说是在菜园里劳动,看来他现在把自己每一天的多数时光都用在侍弄蔬菜上了。

       现在张老师的身上已经不见了往日的风采,俨然一个农民。其实,我很怀疑他种地的水平,一片只有三分大小的菜园,需要每天都趴在那里劳作么?也许对他来说种地也是心不在焉,只是在消磨突兀而至的闲暇时光罢了。

      经过几个月的调整,张老师似乎已经逐步适应了现在的生活,一向注重形象的他回到家里只匆匆洗了洗手,连衣服也没有换,便和我们出来了。我们在他指定的一家小饭店落座。

       饭店距离早已退休在家的老校长家不远,我就拨通了老校长的电话。电话另一头的老校长没有犹豫就满口答应了。

      傍晚时刻,县城里车水马龙,没等我们的车去接,老校长便翩然而至了。

      在这种没有附有其他意义的随意小聚中,大家没有什么客套,便开始大快朵颐。一位是我曾经的老师兼领导,一位是父辈兼领导,作为东道主的我表现得极为殷勤,酒杯不停地在空了、满了之间变换,两位下台干部伴着我的殷勤也很快进入了状态。

      他们都是县里有名的酒鬼,对杯中物情有独钟并且还是海量。不过我发现,过去对酒的要求有些苛刻的他们由于职务的变更,已经平和多了,并且酒量也有所减小。

      饭桌上,酒喝得恰到好处时,前校长语重心长的对我说:高呀,早就想和你谈谈了,一直觉得电话里谈不合适,见面又不易,所以一直放在心里了,时间虽久,却没有跑光,希望对你有益。我送你两句话:一、水至清则无鱼,人至清则无友。二、我们现代人看历史,都是以今天的眼光评价昨天,却忽略了当时的现实背景,清者自清。

       我这是对我们关系的总结和对我的委婉劝告。他曾是我的文友、酒友。当他还是我们学校的书记时,受到当时校长的打压,郁郁寡欢、门前冷落,我是唯一与他密切交往的人,当他当选校长以后,我便自觉地从他的视野里消失了,在那些老谋深算的人的眼里,最有可能在他任内提拔的我竟然义无反顾的做了他的反对派,并且火力之烈,绝无二人。当我得到他退休的消息后,我是第一个自费为他饯行的。这是他第二句话的要义,是对过去的恩怨的总结。第一句话应该是他听到我一年来的所作所为后的委婉劝告,由于我对学校用情至深,上任以来便四面出击,加上自己的道德洁癖、要求过高,以至于工作中四面树敌。好在我现在有所收敛,在不断的调整自己,韬光养晦,我深刻理解了欲速不达的道理。

      张老师则是一副胡汉三作风,大大咧咧的和我说:“对你的要求只有一个,凡是有喝酒的场合,无论是我认识的还是不认识的,都必须叫上我!”

      我感觉到了他们心中浩瀚的寂寞。在今天,那个昔日才华出众、风流倜傥的老师,和那位幽默风趣、思维敏捷的长辈身上笼罩的光环已经消失殆尽了。我知道他们都已经迷失在功名利禄之中难以回首了!

       十年之后,是否我也如此?

  评论这张
 
阅读(896)|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