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不默斋博客

花前纵酒,月下读书;不默斋主,笑阅沧桑

 
 
 

日志

 
 

《伤别离》与《离别》内容比较中(5)第一章第五节、第二章第一节  

2011-08-15 02:46:28|  分类: 读书札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一章山河崩裂

      第五节 人生长恨水长东

《伤别离》与《离别》内容比较中(5)第一章第五节、第二章第一节 - 不默斋主人 - 笑阅沧桑

 

      1、第4段:眼看长江以北精华之地尽失,国民政府代总统李宗仁决定立即派代表赴北平与中共进行谈判,展开旨在保住江南半壁江山的和平攻势。为加强社会各界力量的和谈砝码,李宗仁专门向已赴台湾的"漏网之鱼"傅斯年发电,希望傅能(拿出翻江倒海的本领)助自己一臂之力,尽快达到"和平之目的"。但此时的傅斯年对国共和谈已不抱任何希望,予以谢绝。

      2、第8段:就在胡、傅二人为国民政府前途与自己该在何方用力,以帮助政府摆脱困境而焦虑犹豫之际,1947年,胡适借赴南京选举中央研究院院士的间隙,于10月21日受美国驻华大使司徒雷登邀请共进午餐,这位(满身充溢着书呆子气味的司徒)大使()竟对众人说出了"中国一两个月后就得崩塌"的丧气话。此举惹得胡适大为不快,当晚在日记里斥()道:"此老今年七十一,见解甚平凡,尤无政治眼光。他信用一个庸妄人傅泾波,最不可解。"此时,美国政府一些政客抛弃国民党政府的呼声甚嚣尘上,而作为驻华大使{,}司徒雷登不但拿不出相应的办法力挽狂澜,(反而以丧门星的角色,只知道拿针扎轮胎——泄气){还泄了国民政府的气},自然引起胡适等(拥蒋政府者)的厌恶。(而司徒大使本人确也不是一位精明的外交家,从后来落了个舅舅不亲,姥姥不爱,在毛泽东一篇《别了,司徒雷登》的声明中灰头土脸夹着皮包溜回美国,即可见出其人无胆无识与政治眼光的缺乏与短视。)或许,正是这样的糊涂大使与一群"庸妄人",如司徒的助手傅泾波之流占据了中美沟通的位子,加之国民党本身的腐化堕落,才最终酿成了不可收拾之败局。

      3、第9段:面对国民党内部倾轧与大举溃败,在台湾的傅斯年将窝在肚子里发酵了几年的怒火,借给李宗仁写信之机,一股脑地发泄出来,既怪罪驻华大使司徒雷登的"糊涂"与其助手傅泾波"不可靠",又迁怒于国民党军政大员的虚妄无能,认为国民党之所以"半壁万里,举棋中儿戏失之",则是因为"不能言和而妄言和,不曾备战而云备战",直至导致不可收拾的残局。他在为国民党败局表示"不堪回首"(,或不愿回首)之际,决定把全部精力投入台湾大学的建设上,以在精神上得到一点寄托和安慰。

      4、第段:(10月10日,正是国民党的"双十节"){双十节},(作为基督信徒){信奉基督}的蒋介石于晨四时起床,早课完毕,仍感六神无主,不能自制,遂以《圣经》卜问国民党前途与自己的命运。

   

      第二章 浮海说三千弟子 

      第一节 归骨于田横之岛 
      1、第3段:台湾大学的前身为台北帝国大学,是日本在中日甲午海战之后,(强占台湾并)于1928年创建的一所综合性大学。1945年抗日战争胜利,台湾(重新)回归(中国)。当时国民政府派中央研究院植物研究所所长罗宗洛赴台接管该校,并改名为"国立台湾大学",罗任校长。此时的台大经济拮据,(举步维艰,)刚上任的罗宗洛(大有乱杆子扑头——痛中带晕之感){感觉办起学来举步维艰},(于是)很快{便}挂冠(回沪){求去},{回沪}专任他的植物研究所所长(去了)。此后国民政府又相继委派中央大学教授陆志鸿和北平研究院研究员庄长恭出任台大校长,此二人又都因地方长官的冷漠和校内种种困难而辞职。当傅斯年执掌台大时,已是抗战胜利之后第四任校长,而这个时候正是国民党()撤退,台湾地区()动荡(、大混乱、大失控时期){之时}。学校内部房舍狭小,经费奇缺,校务混乱,学潮迭起。再加上一百多万从大陆撤退的国民党政府军政人员及家眷蜂拥而至,要求入学就读者骤然增加。原在"台北帝大"时代只有几百人的校舍,根本无法容纳狂潮一样汹涌而来的学生,一旦权要显贵人物的子女亲属有入学者稍不如愿{},高官大员们便凭借手中权力横生枝节,给学校当局制造麻烦(甚至灾难)。傅斯年接手后仍是这种令人激愤和无奈的局面。

      2、第4段:…尽管在撤离大陆时,朱家骅、傅斯年对这一问题有前瞻性考虑和准备,无奈被"抢救"到台湾的学人实在太少,著名的教授只有沈刚伯、钱思亮、毛子水、郑通和、余又荪、台静农、姚从吾、王国华、东方美、夏德义、李宗侗、英千里、杨树人、潘贯、萨孟武、杜聪明、彭九生、陈振铎等三十几人,显然无法填补大多数学科(一流坐椅)的空白。…

      3、第6段:邓氏所说,是1949年初期事,直到1950年年初,傅斯年一直未放松努力,像北京方面的郑天挺、罗常培、向达、汤用彤、冯友兰、饶毓泰、叶企孙、曾昭抡、钱三强、周一良、沈从文,特别是在南京停留了一宿就由上海转往岭南大学的陈寅恪,多次受到傅的邀请,只是受邀者出于多方面考虑未作响应,仍留在大陆"静观待变"{}(,或躺在床上打着自己的算盘,做着"走进新生活"的美梦。)据当年北大文科研究所研究生(、后来成为哲学家的)任继愈在谈到郑天挺去留问题的一个片断中说…

      4、第7段:任氏所言郑天挺答复清华教授"不走"二字应是事实,就郑当时的地位和条件,假若要走,自然是近水楼台(先得"机"){之事},但他还是留下了,其中的原因固然复杂,但最后留下来当是郑天挺的本意

      5、第8段:就在海峡两岸纷乱动荡的特定历史阶段,还有一些不为人知的明争暗斗和黑幕,据说当时傅斯年很想邀请哲学名家朱光潜到台大任教,但他手下的文学院长沈刚伯生怕朱到台后,对自己的地位形成威胁,暗中作梗,把邀请信息暗中压下,秘而不宣,直到大陆完全(解放){被共产党占领},朱才得到消息。按朱后来的说法他没有去台之意,但(就当时的情形,)纵然{}想抽身起程{}已无能为力矣。

      6、第9段:…正在这时,罗筱蕖收到了她的五哥、中共地下党员罗叔谐自家乡发来的书信,谓"盼了那么多年的解放,临解放又要离开大陆,你们都不是国民党员,不要随他们去殉葬"云云,劝其留下。逯、罗夫妇认为此说有理,决心不去台湾(,此举令傅斯年大为不快)。
      7、第13段:1951年,逯被选为桂林市人民代表。同年10月,根据中共的号召以及随之展开的对科教队伍调整政策,逯、罗夫妇被调入长春东北师范大学,逯被聘为中文系教授,后出任古典文学教研室主任。罗筱蕖在教材科图书馆工作。(自此,夫妇二人开始了悲欣交集的人生之旅。)而一直盼望他们赴台的傅斯年,此时早已气绝身亡,归骨于田横之岛了。


  评论这张
 
阅读(343)|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