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不默斋博客

花前纵酒,月下读书;不默斋主,笑阅沧桑

 
 
 

日志

 
 

幸福  

2011-12-24 22:18:11|  分类: 男人情怀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周末晚上,晚餐后的时间尚早,我便拉妻子出去散步。沿着通向学校的路走到尽头,又顺着辰兴学校的路下来,手机显示刚刚七点二十,时间还早,我便执意拉妻子去KTV唱歌,妻子没有答应。冬日路上的夜风很凉,天空中那弯残月却楚楚动人。我不忍辜负这月色,就和妻子携手向县城走去。

      在新乐回民开的民族饭店的门口,我停下了脚步,晚饭时仅仅装了一碗米粥的胃这时开始诱导我思念起了这里的烤羊蹄,并不敏感的妻子却善于捕捉我的心思,没等我开口,就提议我们进去坐坐。

      民族饭店并不太大,卫生和取暖条件并不太好,只是这里做的牛羊肉菜肴很是正道。今天虽然是周末,这里却显得有点冷清,大厅里仅有正中央的桌子旁坐着一男一女,他们在这空空的寂寞的桌子、椅子中央显得特别扎眼。虽然他们背对着门口而坐,通过背影我还是认出了男的就是我多年不见的高中同学李子,李子在高中补习两年后考入中国矿大,大学毕业后分配到本县乡镇工作,现在是某镇书记,我早已经从同学们的口中得知,自觉仕途已到尽头的李子除了拼命往兜里搂钱之外,还拼命往怀里拉女人。为此,他的妻子忍无可忍,几乎要和他对簿公堂,后来还是因为孩子,二人才没有将战火燃向法庭。不过李子并未因此而收敛,依然如故。在中国,无数家庭都是这样无奈的存在着:缔造婚姻的双方感情早已消失殆尽,可是为了孩子却不得不在貌合神离中让分歧偃旗息鼓,惨淡经营着这种同床异梦的生活。

       看到李子与那位女性的亲亲密密,我疑窦顿生:“莫非这就是传说中李子那位红颜?”

       高中时期,所有的同学如同一个模子里生产出来的产品,没有多大的差别。一旦撒落在社会的时候,却显出千差万别的不同。我已经从三教九流的同学们口中得知李子现在运交桃花,正与本单位一位有着粉红色历史的女同事打得火热。女同事本是单位的一枝花,艳名驰骋整个井陉行政系统,原本是李子前任的情人。当前任离职时,通过关系将她安排到了县里某机关工作,谁知她的好吃懒做、喜占便宜的行为,很快就在新单位闹得臭名远扬,单位领导碍于女同事情人的面子,只得引而不发。情场的波澜是令人难料的,不久女同事的情人就另有新欢了。新单位的领导也顺水推舟的以她工作拖沓为由,将她遣返原单位,再次归来的她发现这里已经今非昔比、物是人非,失去了靠山的她感到,人人为之侧目,事事都不顺心,于是便一头扎进了新领导李子的怀里,现代社会不可能再造就柳下惠,二人如干柴烈火,一拍即合,据熟悉的同学说,这位女同事此次志不在小,大有登堂入室,去原配而代之的雌心壮志。

      “哈哈,终于在这里撞见你了,我还以为你又在你的不知哪位丈母娘面前尽孝呢!”

      既然是多年未谋面的老同学,我自然要上前和这位“夜夜都是新郎官,村村都有丈母娘”的乡镇干部同学打个招呼。

      李子与女人不约而同的转过身来,昔日瘪三一样的李子今天的脸上爆发出许多的横肉,那女人清秀的眉目之间不乏娇媚,看上去有三十岁左右,尽管我没有见到过李子的原配,可以肯定的是眼前女子绝对不是。

      “这是新嫂子么?”李子大我一岁,我便装傻做愣的问道。

      “哈哈,算是二嫂吧。”李子毫不在意,大喇喇的回答道。

       被李子称为二嫂的女人很大方,以女主人的热情赶紧招呼我和妻子坐下。

      “你这昔日的大班长也不知道体恤一下民情,什么时候能够大驾光临咱的穷山僻壤,也让我尽一下地主之谊”。李子冲着我矫情的嚷道。

      “你现在是一方父母官,我哪里敢轻易惊扰你的大驾?”我依然打着哈哈。

      “再忙再累也要挤时间陪伴老班的,就怕你诸事缠身无暇光临,说真的,有时间过去打一圈吧。”中学时我是班里的班长,他的一句“老班”让我们之间立即缩短了十几年的岁月在我们之间架起的距离。尽管他这里的“打”用的不太恰当,我还是明白了他的意思。

      “李书记的圈是念白字,那是他不认识的一个字。”二嫂脸上挂着暧昧的微笑,突兀的插了一句。

       我一愣,但马上就明白她是在开一个带荤的玩笑,她巧妙地将言者无心的“打一圈”解释为“打一炮”顿时让餐桌上的气氛显得春意盎然,难为她在这方面的才思敏捷。

       除了在一旁愣愣的不知所云的妻子,我们三人会意的大笑起来。

      “就你她妈想得绝,快陪老班长两口子喝两口!”李子对着二嫂笑骂道。

      二嫂并不反驳,端起酒杯就向我叫板,我是那种经不起激将法扇呼的人,举杯便一饮而尽,然后端起杯就直接找李子对饮,酒刚进肚,二嫂再次举起了酒杯。浸入岁月和往事的酒特别的让人感到惬意,不知不觉中,两瓶酒在我们三人的推杯换盏中被消灭一光,而桌上的菜却几乎是完好无损。妻子在这种场合下往往是无奈的,看着兴致不减的我们,她偷偷地拉我的衣袖,我是不会在这种场合这个时候退缩的,不仅对她采取不理不睬,而且径自接过服务员递来的第三瓶酒斟满自己的杯子,然后又举了起来,大有舍命陪君子的气概。

      “她刚才没喝酒!”看到劝我无效的妻子突然对着二嫂发难:“她把和你们喝的酒全部吐在了茶杯里了!”

      不希望我多饮酒的妻子一副“宜将剩勇追穷寇”的样子,对着二嫂不依不饶,并且她学着我之前的样子对我给她适可而止的暗示视而不见。

       李子突然勃然大怒,冲着二嫂劈头盖脸就是一顿大骂:“让你他妈陪老班长喝两杯酒又不是喝尿,你真他妈丢人,给老子滚吧!”

       李子不近人情的做法让大家之间非常的尴尬,尤其是二嫂,她犹豫了一下,站起来头也不回的就向门外走去。妻子有些感到过意不去,起身就欲去追。

      “弟妹,不要理她,她就这贱德性!”李子不屑的说,并且起来阻止了妻子的行动。李子喝高了,他开始愤怒的向我们讲述起二嫂的不堪往事。其实,李子的发作只是酒后的失态,他对他的红颜知己既鄙视又离不开。

      时间很快就到九点半了,李子执意要送我们回家,被我婉言谢绝,我劝李子还是找一找二嫂吧,说不定她正躲在哪里伤心呢!看看我们诚恳的态度,李子拿出手机开始给她打电话,听筒里传来关机的提示,李子再也顾不上拿腔作势,急急忙忙的钻进汽车就一溜烟的跑了!

       我和妻子踩着碎碎的月光,踏上归途。路上,我们不约而同的将话题集中到了同学李子的红颜知己身上,妻子悄悄告诉我,其实她认识那位红颜知己,是她高中时期的邻班同学,只是在这种场合下不便于相认罢了。红颜的丈夫是红颜的同学,并且对红颜的所作所为心知肚明,不过他更在意自己妻子付出以后获得的巨大报酬。

       “以他在人前的表现来看,他很快乐、很满足!”妻子说。

         妻子的话证明那位丈夫很幸福;从红颜周而复始的重复这样的命运来看,她也是幸福的;李子是幸福的,这样的生活让他感受到了人生的快意情仇;我和妻子虽然身无余资,在这月色中并肩而行也能感受到快乐,我们也是幸福的。

         我没有想到,人世间的幸福竟是这么的多元!

  评论这张
 
阅读(417)|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