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不默斋博客

花前纵酒,月下读书;不默斋主,笑阅沧桑

 
 
 

日志

 
 

看《乱世英雄吕不韦》谈白起之死  

2011-12-11 19:01:18|  分类: 读书札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夏日旅游,从皇城相府返回时,途径山西晋城高平的长平之战遗址,我便给儿子讲起了纸上谈兵和负荆请罪两个成语的由来,但是长平之战和白起之死的历史故事我没有讲:历史原本就是由秦时明月汉时关的腥风血雨和唐代豪迈宋婉约的旖旎风流交叉而成的巨作,我们实在没必要让其中的血腥去玷污孩子的纯真。

        这几日看张铁林、宁静主演的《乱世英雄吕不韦》,总感觉所有荡气回肠的历史剧都是专门给男人们订制的励志剧。剧中演绎的白起之死再次勾起了我的历史考证癖:剧中,心思缜密的吕不韦偶然结识秦国王孙赢异人那一刻,便立刻视为奇货可居,他想以此展开自己的人生抱负。不幸的是,这时,秦国大将白起刚刚在长平之战中大破赵军,并坑杀俘虏40万,白起携余威挥虎师直指邯郸,赵王一筹莫展,只得将秦国人质赢异人置于城头御敌。吕不韦为了实现自己的宏伟蓝图,巧施离间计,挑拨秦昭王和白起的关系。他让赢异人给秦昭王修信控诉白起坑杀战俘的虎狼行经,并称若不杀白起,难平六国民愤。若六国合纵抗秦,秦国必败!昏庸的秦昭王果然中计,临阵赐死白起,邯郸解围。

       这个演绎与史书记载相去甚远,但是白起与秦末汉初的韩信、当代的林彪应该是中国历史上屈指可数的战神,并且他们都未能马革裹尸,而是死于政治内讧。

        据《史记》卷七十九《白起王翦列传》记载:   白起“善用兵”,“事秦昭王”。以军功获信于秦昭王,“四十七年,秦使左庶长王龁攻韩,取上党。上党民走赵。赵军长平,以按据上党民。四月,龁因攻赵。赵使廉颇将。赵军士卒犯秦斥兵,秦斥兵斩赵裨将茄。六月,陷赵军,取二鄣四尉。七月,赵军筑垒壁而守之。秦又攻其垒,取二尉,败其阵,夺西垒壁。廉颇坚壁以待秦,秦数挑战,赵兵不出。赵王数以为让。而秦相应侯又使人行千金于赵为反闲,曰:“秦之所恶,独畏马服子赵括将耳,廉颇易与,且降矣。”赵王既怒廉颇军多失亡,军数败,又反坚壁不敢战,而又闻秦反闲之言,因使赵括代廉颇将以击秦。秦闻马服子将,乃阴使武安君白起为上将军而王龁为尉裨将,令军中有敢泄武安君将者斩。赵括至,则出兵击秦军。秦军详败而走,张二奇兵以劫之。赵军逐胜,追造秦壁。壁坚拒不得入,而秦奇兵二万五千人绝赵军后,又一军五千骑绝赵壁闲,赵军分而为二,粮道绝。而秦出轻兵击之。赵战不利,因筑壁坚守,以待救至。秦王闻赵食道绝,王自之河内,赐民爵各一级,发年十五以上悉诣长平,遮绝赵救及粮食。 至九月,赵卒不得食四十六日,皆内阴相杀食。来攻秦垒,欲出。为四队,四五复之,不能出。其将军赵括出锐卒自搏战,秦军射杀赵括。括军败,卒四十万人降武安君。武安君计曰:“前秦已拔上党,上党民不乐为秦而归赵。赵卒反覆。非尽杀之,恐为乱。”乃挟诈而尽坑杀之,遗其小者二百四十人归赵。前后斩首虏四十五万人。赵人大震。 四十八年十月,秦复定上党郡。秦分军为二:王龁攻皮牢,拔之;司马梗定太原。韩、赵恐,使苏代厚币说秦相应侯曰:“武安君禽马服子乎?” 曰:“然。”又曰:“围邯郸乎?”曰:“然。”“赵亡则秦王王矣,武安君为三公。武安君所为秦战胜攻取者七十余城,南定鄢、郢、汉中,北禽赵括之军,虽周、召、吕望之功不益于此矣。今赵亡,秦王王,则武安君必为三公,君能为之下乎?虽无欲为之下,固不得已矣。秦尝攻韩,围邢丘,困上党,上党之民皆反为赵,天下不乐为秦民之日久矣。今亡赵,北地入燕,东地入齐,南地入韩、魏,则君之所得民亡几何人。故不如因而割之,无以为武安君功也。”于是应侯言于秦王曰:“秦兵劳,请许韩、赵之割地以和,且休士卒。”王听之,割韩垣雍、赵六城以和。正月,皆罢兵。武安君闻之,由是与应侯有隙。  其九月,秦复发兵,使五大夫王陵攻赵邯郸。是时武安君病,不任行。四十九年正月,陵攻邯郸,少利,秦益发兵佐陵。陵兵亡五校。武安君病愈,秦王欲使武安君代陵将。武安君言曰:“邯郸实未易攻也。且诸侯救日至,彼诸侯怨秦之日久矣。今秦虽破长平军,而秦卒死者过半,国内空。远绝河山而争人国都,赵应其内,诸侯攻其外,破秦军必矣。不可。”秦王自命,不行;乃使应侯请之,武安君终辞不肯行,遂称病。 秦王使王龁代陵将,八九月围邯郸,不能拔。楚使春申君及魏公子将兵数十万攻秦军,秦军多失亡。武安君言曰:“秦不听臣计,今如何矣!”秦王闻之,怒,强起武安君,武安君遂称病笃。应侯请之,不起。于是免武安君为士伍,迁之阴密。武安君病,未能行。居三月,诸侯攻秦军急,秦军数却,使者日至。秦王乃使人遣白起,不得留咸阳中。武安君既行,出咸阳西门十里,至杜邮。秦昭王与应侯髃臣议曰:“白起之迁,其意尚怏怏不服,有余言。” 秦王乃使使者赐之剑,自裁。武安君引剑将自刭,曰:“我何罪于天而至此哉?” 良久,曰:“我固当死。长平之战,赵卒降者数十万人,我诈而尽坑之,是足以死。”遂自杀。武安君之死也,以秦昭王五十年十一月。死而非其罪,秦人怜之,乡邑皆祭祀焉。”

按照司马迁的观点, 长平之战是白起军事生涯的巅峰,也是其命运的转折点。在这场战役中,作为主角的战场实际指挥者白起名扬天下,而幕后导演应侯范雎却默默无闻。正是应侯的反间计让赵王弃廉颇而用赵括,为白起的轻易得手埋下伏笔。并且我们很难说秦王临阵启用白起的决策里没有应侯的推力。然而当世人将目光的焦点集中在白起身上的时候,我们可以猜想到同样付出心血的应侯范雎心里的失落。两人遭遇的落差造就了以后大秦国这一文一武两位肱股大臣之间的恩怨,就有了后来白起自裁于杜邮的悲剧。

然而,今人李俊杰在其《白起之死》的文章中对针对白起之死和司马迁较起了劲。李先生观点有二:一、长平之战不算完胜,甚至是败仗。二、白起并非“自裁于杜邮”而是“绞杀于杜邮。三、司马迁的烟云笔法是私心所致。李先生所依据的文献就是《史记》与《战国策》。

李先生文中认为,《战国策》成书早于《史记》,《战国策》是研究战国时期政治、军事方面的专著史册,被称为“纪实佳作”。《史记》绝大多数采纳和吸收了《战国策》的内容,而且原辞原句摘录事件发生的经过。因此,《战国策》先于《史记》,理所当然,应该采信《战国策》的意见。鉴于司马迁“是摘录了对其有用的一部分东西,另一部分却被弃之。”因此,“单靠阅读《史记》一两篇文章,评说长平之战,不足以完整体现战争的本来面目”。“认真通读了《战国策》和《史记》,以及其它先秦书籍,在文辞对比之后,发现《史记》定位白起被秦王“赐剑自刭”的说法,与战国之说有明显不妥之处。从历史古典文献中仍然能够找到“原始之说”,还能看到《史记》变更的“轨迹”。”

下面就是李先生的论点和论据。

论点一、长平之战并不算完胜,甚至是败仗。

论据1、白起在临终前,总结长平之战时说“邯郸实未易攻也。且诸侯救日至,彼诸侯怨秦之日久矣,今秦虽破长平军,而秦卒死者过半,国内空。远绝河山而争人国都,赵应其内,诸侯攻其外,破秦军必矣。不可。”

论据2、《战国策·中山策·昭王既息民缮兵》记载:“复欲伐赵。武安君曰:不可。王曰:前年,国虚民饥,君不量百姓之力,求益军粮以灭赵。今寡人息民以养士,蓄积粮食,三军之俸有倍于前。”这段记述有利于我们了解这段历史。白起是前线指挥官,对后方军事保障、国内人力资源等情况,掌握的必竟不如秦王准确,秦王能说出这番话,与白起的“死者过半,国内空”是一致的,两者并不矛盾。客观反映出,长平之战秦军死亡惨痛的真实性。
        论据3、北魏三国时军事家、政治家,魏国丞相何晏考察长平之战后,在《白起降赵卒论》中,尖锐的指出“长平之事,秦民之十五以上者,皆戟战而向赵矣;秦王又亲自赐民爵于河内。夫以秦之强,而十五以上死伤过半者,此为破赵之功小,伤秦之败大,又何称奇哉?若后之役戌不豫其论者,则秦众多矣,降者可致也,必不可致者,本自当战杀,不当受降诈也。战杀虽难,降杀虽易,然降杀之害祸大于剧战也”。长平之战秦军是一场“胜利中的败仗”。

论据4、宋代著名史学家司马光在《秦坑赵军评》文中指出“败大于其胜”。

论点二、白起非自裁而是绞杀。

论据1、《史记·秦本纪》记载:“五十年十月(前256年),武安君白起有罪,为士武,迁阴密。十二月,有罪,死。”《秦本纪》对这件事,没有交待清楚死的方式。
        论据2、《战国策·秦策·文信侯欲攻广河间》记载:“使刚成君蔡泽事燕三年,而燕太子质于秦,文信侯(吕不韦)因请张唐相燕,欲与燕共伐赵,以广河间之地。张唐辞曰:燕者必径于赵,赵人得唐者,受百里之地。文侯去而不快,少庶子甘罗曰:君侯何不快甚也?文信侯曰:吾令刚成君蔡泽事燕三年,而太子已入质矣。今吾自请张卿相燕,而不肯行。甘罗曰:臣行之,文信侯叱去曰:我自行之而不肯,汝安能行之也?甘罗曰:夫项橐生七岁为孔子师。今臣生十二岁于兹矣,君其试臣,何遽叱乎?甘罗见张唐曰:卿之功,孰与武安君?唐曰:武安君战胜攻取,不知其数,攻城堕邑,不知其数,臣之功不如武安君也。甘罗曰:卿明知功之不如武安君欤?曰:知之。应侯之用秦也,孰与文信侯专?曰:应侯不如文信侯专。曰:卿明知为秦不如文信侯专欤。曰:知之。甘罗曰:应侯欲伐赵,武安君难之,去咸阳七里,绞而杀之。今文信侯自请卿相燕,而卿不肯行,臣不知卿所死之处矣?唐曰:请因孺子而行。令库具车,既具马,府具币,行有曰矣。甘罗谓文信侯曰:借臣车五乘,请为张唐先报赵。”
        秦上卿甘罗把白起的死,定性为“绞而杀之”。《战国策》对此专门注解:赐剑之死为传言。
        而《史记·樗里子甘茂列传·甘罗篇》中记载:“甘茂(曾任秦左丞相)死,有孙甘罗,甘罗年十二(为秦国上卿),事秦相文信侯吕不韦。秦始皇帝使刚成君蔡泽于燕。……甘罗见张卿曰:卿之功孰与武安君?卿曰:武安君南挫强楚,北威燕、赵,战胜攻取,破城堕邑,不知其数,臣之功不如也。甘罗曰:应侯之用于秦也,孰与文信侯专?张卿曰:应侯不如文信侯专。甘罗曰:卿明知其不如文信侯专与?曰:知之。甘罗曰:应侯欲攻赵,武安君难之,去咸阳七里而立死于杜邮。”

可见,司马迁把《战国策》记载的“绞而杀之”,明显改为“立死于杜邮”。

论据3、《战国策·秦策·蔡泽见逐于赵》记载:“蔡泽见逐于赵,而入韩、魏,遇夺釜鬲于涂。闻应侯任郑平安、王稽,皆负重罪,应侯内惭,乃西入秦。将见昭王,使人宣言以感怒应侯曰:燕客蔡泽,天下俊雄弘辩之士也。彼一见秦王,秦王必相之而夺君位。应侯闻之,使人召蔡泽。……白起率数万之师,以与楚战,一战举鄢、郢,再战烧夷陵,南并蜀、汉,又越韩、魏攻强赵,北坑马服,诛屠四十余万之众,流血成川,沸声若雷,使秦业帝。自是之后,赵、楚慑服,不敢攻秦者,白起之势也。身所服者七十余城。功已成矣,赐死于杜邮。”
        蔡泽是说“赐死于杜邮”,并非“赐剑死于杜邮”。而在《史记》中加上了“赐剑死于杜邮”。
     《史记·范雎蔡泽列传》记载:蔡泽说“楚地方数千里,持戟百万,白起率数万之师以与楚战,一战举鄢、郢,以烧夷陵,再战南,并蜀汉。又越韩、魏而攻强赵,北坑马服,诛屠四十余万之众,尽之于长平之下,流血成川,沸声若雷,遂入围邯郸,使秦有帝业。楚、赵天下之强国而秦之仇敌也,自是之后,楚、赵皆慑伏不敢攻秦者,白起之势也。身所服者七十余城,功已成矣,而遂赐剑死于杜邮。”
从以上文献记载分析,司马迁《史记》基本上摘录了《战国策》文章。在关键字眼上做了个别改动,这种改动非同寻常,简简单单,很不起眼的变动,一字值千金。让人信之无疑,这正是《史记》珍贵与巧妙之变。但是,司马迁在《史记》中改动《战国策》“绞而杀之”为“立死于邮杜”关键性文辞,还基本上保留了“绞死”的原始性,司马迁用“立死”结束了白起的一生。

论点三、太史公的烟云之笔为私心所致。太史公在长平之战问题上,用心良苦,有其难言的“隐情”。“隐情”之一就是为了司马迁六世之祖不受上党人民和三晋赵人的指责,把白起“绞而杀之”的情节,改写成了“赐剑自刭”。

论据1、司马迁在《史记·太史公自序》中自谕:“自司马氏去周适晋,分散,或在卫,或在赵,或在秦。其在卫者,相中山。在赵者,以传剑论显,蒯聩其后也。在秦者名错,与张仪争论,于是惠王使错将伐蜀,遂拔,因而守之。错孙靳,事武安君白起。而少梁更名夏阳。靳与武安君坑赵长平军,还而与之俱赐死杜邮,葬于华池。”
        论据2、《运城地区志》记载:“司马靳系迁六世之祖,与秦将白起俱赐死于杜邮”

 论据3、按照“书证优于口传,取先辟后,知情内因”的原则分析,吕不韦、甘罗、蔡泽都是秦国知情重臣,又接近白起,所言之事可信度高于《史记》。司马迁摘之抄之《战国策》,而改变之说是没有道理可言。改之“内因”另有“隐私”。有可能出于保全其先祖司马靳(梗)名望不受损害,为白起“美容”,达到为其先祖“美容”的目的。故然,有意识的改变了白起的死亡方式。
      论据4、著名诗人白居易生前好友李商隐,在给白居易撰写的《刑部尚书致增尚书左仆射太原白公墓碑铭》(碑在洛阳)中说:“白氏由楚入秦,秦自不直杜邮事。封子仲太原,以有其后。祖某,巩县令。”在太原重病时,白居易为其《自撰墓志铭》写道:“先生姓白名居易,字乐天,其先太原人也,秦将武安君起之后。”碑文记载“秦自不直杜邮事”,已经告示我们这个“秘密”。
      

  评论这张
 
阅读(1120)|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