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不默斋博客

花前纵酒,月下读书;不默斋主,笑阅沧桑

 
 
 

日志

 
 

宋老师讲故事  

2011-09-13 17:51:15|  分类: 一方水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秋雨绵绵中迎来了教师节,打电话给那些带学生在异地实习的班主任们祝贺时,才知道华北地区的人们都笼罩在同一片雨天当中。

      和妻子撑一把伞在雨中溜达,经过宋老师的楼下时,雨越下越大,我们便一同前往宋宅避雨。

     宋老师是那种在象牙塔里做梦太久,对待人和事都极其认真的人,从不打诳语。我们到达她家时,竟再次撞进她的“井陉怪火”的故事中。

      这个“怪火”的离奇故事又不是故事,是前段时间发生在她婆家一带的真事,在当地早已经流传的沸沸扬扬。因为火发无踪,难觅原因,令人匪夷所思,一时间人心惶惶,还惊动了石家庄市的电视台和公安、消防部门。现在,当你在百度键入“井陉怪火 ”四个字的时候,会搜索到石家庄电视台记者的采访视频。

      宋老师初次为我们讲述的时候,我就几个细节问题质疑,她也一头雾水,毕竟她也是旁听婆婆与丈夫的电话得到的梗概。

      后来,我获悉宋老师已经回婆家的消息后,我的电话追上了她,并叮嘱务必要带回亲自了解到的一手资料。一周后,宋老师不辱使命,带回了关于怪火的完整故事。

     以下是我从宋老师讲述中整理的大概经过。

     宋老师回家的时候,婆家一带正在修路,公共汽车并不能够直达。当她带着孩子下车后在路口却没有看到公公的身影,宋老师心里暗暗觉得奇怪:以往每次回家,思孙心切的老人早早就守候在了路口,这次是怎么了?

      宋老师心里的嘀咕终归只是嘀咕,双脚并没有停下步伐。当她和儿子刚刚翻过山头,就远远地望见危襟正坐在石头上等待他们的公公。寒暄中宋老师才知道,原来公公早就来了,只是碍于婆婆的再三叮嘱才没有到山下路口迎接,因为路口的对面就是最近爆得大名的胡雷村。按照习俗,凡是体弱多病者绝不能以身涉险,以防鬼魅乘虚上身。一向无所谓的公公的行为让胡雷村在宋老师的心头蒙上了一层神秘。

      回到婆家,无需宋老师刻意调查,婆婆就主动送上了整个事件的来龙去脉。原来当事人之一就是婆婆的堂侄闺女。在沾亲三分热的农村,婆婆自然是对此事上心者之一了。

      胡雷村一谷姓村民(即婆婆堂侄女的夫家)家中连连莫名其妙的着火,仅7月28日一天,就先后着火11次之多,令人惊讶的是,在谷家家里根本就没有引发火灾的明火。谷家无奈,只得搬到自己新盖的尚未收拾利落的房子内住,但是这莫名其妙的火又不折不挠的跟随他们烧到了新房子,在乡亲们的劝说下,谷家搬到了放假期间闲置的本村小学校舍居住,令人匪夷所思的事情再次发生,原本相安无事的学校因为谷家的进驻也开始出现自燃现象。

      一筹莫展的谷家以及热心的乡亲们开始尝试求助于电视台和110,石家庄市电视台的记者和石家庄刑警队的同志们闻讯及时的赶赴现场,在这个偏僻的小山村里,他们大开眼界,那些悬挂在铁丝上的小孩的尿布还在滴水,当着他们的面就突然燃烧起来。这些目瞪口呆的外乡人除了见证奇迹之外,没有给出任何让百姓心安的答案。又怎么能怪他们呢?当他们信仰的唯物主义的理论在事实面前显得孤陋寡闻的时候,为了生存,他们只有去事实之繁,就唯物之简。以“神秘奇怪”之类的词语含糊搪塞而过。

      然而,他们隐晦的背后,还有更多的神秘和奇怪。据婆婆的堂侄女介绍,在她家出现怪火后的一天傍晚,她正在老家的院子里纳凉,忽然看到一位鹤发童颜的老太太站在她家的屋顶,老太太谴责她们全家不懂礼数,说这里原是一座狐仙庙,她们世代居住在此,文革时谷家移居此地,狐仙对他们多有照顾。可是最近,随着谷家家境的好转,便对狐仙时有大不敬的表现,早先,狐仙已对谷的叔叔薄有惩戒,但谷氏全家毫不警觉。堂侄女惊慌之余,连连致歉。老太太对她说,念他们家时代良善,可以既往不咎,只要他们焚香祭奠,就可保全家无虞。堂侄女听吧,满口答应。急忙以其言转告全家,全家大恫,最后商议决定,不能轻易折服于邪魔外道,以免其得寸进尺。于是他们延请本地阴阳先生做法降妖。也许是谷家邀请的阴阳先生道行过浅,降妖不住,反而引火烧身,于是就有了“7.28”以及以后的危险情形。

       等到堂侄女再次见到白发老妪时,已经是市里的记者、刑警队人员来过以后的事情了。据说,老妪现身的时候仍然是一个傍晚,那时,她和邻居们一起在纳凉,这一次与白发老妪同时出现的还有一位白胡子老者,老妪让她速回屋内,关上门窗,堂侄女看看纳凉的邻居们依然不知不觉,就知道此事蹊跷,只得依言回屋。

       在屋里,老妪首先是对她一番指责,说她恩将仇报,请阴阳先生来祸害她的家族,居心叵测,罪不可赦。堂侄女只得讷讷辩解,楚楚可怜,最后白胡子老者提出他们必须烧一定数量的金箔以赎前错,并担保永不相犯。堂侄女内心恐惧,满口答应,随后老夫妇命她打开窗户,二人突然消失。

     此后几日,堂侄女的遭遇在村里传开,胡雷村本不大,人人同情谷家,于是全村帮其垫金箔。以后果然相安无事。

      宋老师的故事到此戛然而止。我的思绪却一往无前。 想想我们这一代人,  当我们被要求迷信唯物主义以后,所有的其他信仰一概转入了地下。而这场井陉怪火却让我们的信仰脸上无光。我们可爱的记者先生们碍于门户之见不便发表评论,刑警队的同志们同样揣着明白装糊涂。

      还我们一双慧眼吧,也许我们信奉的所有经典背后都只有两个字:扯淡!

     

附:视频采访地址:http://v.v1.cn/v/2011/8/content_636833.shtml

  评论这张
 
阅读(579)|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