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不默斋博客

花前纵酒,月下读书;不默斋主,笑阅沧桑

 
 
 

日志

 
 

少儿心事任你猜  

2010-11-05 16:44:43|  分类: 男人情怀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昨天在学校值班,今天中午一进家门就殷勤的招呼儿子,儿子躲在卧室没有响应,这是冷战继续的征兆,我知道,他还在和我呕气。

      我和儿子的怨结于昨天晚上。当我正在办公室和学生谈话时,接到二弟的电话,他们全家刚刚从栾城回来,因为误车回不了家,要到我家里过夜。我马上电话联系家里的妻儿,让她赶紧准备一下。二弟全家四口这时的突兀而至,对家里是一个考验,我家里原本有两张床,来客留宿的时候,勉强可以。偏偏儿子的床暑假就坏了,前一段时间也曾到市场考虑过置换,最终由于价格原因而决定废物继续利用,我为人懒散,一直接这样凑合着。于是,我想让妻子带着儿子在破床上凑合一晚上,把大床人给二弟全家住。

      这个决定需要和我那倔强的儿子商量,因为他正对他的小弟弟妹妹正心存芥蒂。侄儿女生活在农村,差异极大的生活环境导致小时候如胶似漆的小哥小妹之间的兴趣爱好也有了差别,所以他们的每次相逢总是前三分钟还兴高采烈、其乐融融,不久就会楚河汉界、经纬分明的各玩各的。所以儿子总是高兴而归扫兴而去,为此,儿子没少和我抱怨过。我担心儿子这次会借机发作。

     不出我所料,儿子听到这个消息的第一时间就旗帜鲜明决的表明了自己坚决反对的立场。

      我有点坐不住了,二弟半生坎坷,生活潦倒,所以平时极其敏感,我担心儿子使性子会伤及二弟的颜面,于是匆匆结束和学生的谈话后就叫来小高老师骑摩托带我回家一趟。

      回到家里,面对我的和颜悦色、苦口婆心,儿子意志如磐、不为所动,我有些不耐烦了,目露凶光,恶语相加,在我的凶神恶煞面前,虽然儿子在委屈的抽泣中依然不置可否,但是我知道,至少他已经暂时屈服于我的意志了。

      妻子心疼儿子,以督促儿子写作业为台阶结束了父子之间的剑拔弩张,望着儿子因为羞愤而不住抖动却故作坚强的身影,我也后悔起自己行为的过分了,于是换了一副面孔和儿子搭讪,儿子眼角夹着泪水,对我的话充耳不闻,佯作学习。这时,门外响起了二弟一家的敲门声,我便急忙出去开门,二弟带着一身酒气跨进门内,我一阵寒暄过后,小高老师催促我该走了,我又怀着忐忑的心情踱进卧室嘱咐儿子:“写完作业后一定要和弟弟妹妹玩!”儿子白了我一眼,没有做声。

      当我在门口换鞋离开的时候,听到儿子在卧室内亲切招呼他的弟弟妹妹的声音,心里悬着的石头终于落地了。在返回学校的路上,小高老师淡淡的对我说:“其实你没必要回来。”

       是呀,如果我不回家,就没有我与儿子的一番冲突,我一直以为我了解自己的儿子,其实我小瞧了这个小家伙:他固然对弟弟妹妹在老家的行为不满,但是这些并不足以让他横眉冷对,他和我表明自己不欢迎的态度只是一种即时的牢骚,牢骚够了,怨气就消了,这些并不会影响他心中的友爱!

      到学校查夜完毕后的10点多,我打电话询问家里情况,妻子说,二弟全家已经休息,儿子因为和弟弟妹妹玩的过于兴奋,也刚刚入睡。在二弟一家休息后,儿子拿着自己的法律课本向妻子控诉我的罪恶:课本上明明写着人人都要讲民主,人人都有保留自己意见的权利,为什么爸爸就那么粗暴,那么专制?

      我欣慰,儿子这一点倒像我:执着。

      当下午回到家时儿子已经回来,他等不及我换鞋就眉飞色舞的对我讲起了他们班同学间的“恋爱”故事,我释然,那片横亘在我们之间的阴霾已经飘走了!

      少年情怀尽是诗,少儿心思任你猜。听着儿子的滔滔不绝,他的分析有些幼稚,我也没有打断,我担心自己身上的世故会惊醒儿子身上的童真。

  评论这张
 
阅读(344)|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