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不默斋博客

花前纵酒,月下读书;不默斋主,笑阅沧桑

 
 
 

日志

 
 

女贼  

2010-10-21 05:22:39|  分类: 校园本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目送女孩跟着姐姐走出校园,我心头涌上一丝对她的担心。

      尽管女孩只是回家反思几天,但我担心她今后的校园生活,再一次到校后她将如何面对朝夕相处的同学?这件事情对于原本就人缘不佳的她无疑雪上加霜!

      她是今年入学的新生。今天早上,我刚到校门口,她就拦住了我,一脸焦急的问我:“老师,能给我开个证明么?”

      “怎么了?”我连忙问道。

      “我是农经2班的阮佳,今天早上我去打饭的时候,我的饭卡被锁住了。建筑班也有一个阮佳,丢了饭卡挂失,结果管理员疏忽,锁住了我的饭卡,需要您给我开一个证明。 ”自称阮佳的她一脸的焦急,一边说着,一边拿出学生卡以证明自己的身份。

       学生卡上赫然写着“农经2班阮佳”,但是照片却歪歪斜斜的在一侧。

      一丝狐疑掠过我的心头,“阮佳”我不熟悉,但是她绝对不应该是“阮佳”!上个月我曾在办公室里接待过她,虽然我已经记不清她的姓名,但是上安镇的籍贯我还没有忘记,而上安绝没有阮姓。鉴于这种不确定,我不动声色的说:“第二节课后你到我办公室吧。”

      “阮佳”答应一声迈着轻盈的步伐走了。

      我清楚的记得,那是9月20日周一,那天我值班。在上晚自习前,夜幕已经完全笼罩住了校园,一个女孩哭着跑到了我的办公室,她又羞又愤的向我述说自己刚刚遭受到的屈辱:她是农经2班的学生,她的同桌也是她们班的班长赵云刚刚把她叫到了厕所旁殴打了一顿!据她说班长是受到另外两名女生的挑唆才如此的。一名男同学,并且是她的同桌还是她们的班长将她殴打了,这些让我感到不可思议。

      赵云来到我面前的时候大概已经意识到自己的过错,没有兜圈子就承认了殴打同桌的事实,并道出事情的来龙去脉。两天前的下午,打篮球回到教室的赵云将外套塞进课桌抽屉就去打饭了,等回到教室的时候发现衣服已经被人动过,口袋里的10元钱不见了,他很生气,而他离开教室的时候只有同桌在场,因此他就怀疑这是自己同桌的所为。这个念头纠缠住了他,让他感到很羞耻。于是就有了后来的一幕,当他下午在教学楼后看到迎面而来的同桌的时候,便气不打一处来,一时冲动就动了手。我再向他询问这件事和另外两名女生的关系时,他矢口否认,并一再表白与两名女生毫无关系。

      我还是将两名女生唤到我办公室,办公室里两个女同学起初守口如瓶,顾左右而言他。在我耐心的工作下才道出了另一番隐情。军训时候,“阮佳”是她们宿舍的宿舍长,由于好多学生都是第一次离开父母,在刚刚到校的时候,家长给带来好多好吃的东西。小姑娘们聚在一块,各自拿出自己的东西,在唧唧喳喳的欢笑中互通有无,原本是极其快乐的一件事情,但是每当她们将吃剩下的食品放在桌上离开后 ,再次返回时食品会不翼而飞。女孩子心眼小,看到宿舍锁子完好,而只有宿舍长有钥匙 ,自然就将怀疑对象锁定身为宿舍长的“阮佳”。于是没有确切的证据的大家一起罢免了她的宿舍长职务,并将她孤立起来了。当她们获悉班长丢钱的经过后,又忍不住将自己的怀疑告诉了班长,于是就发生了赵云打人的事件。

      第二天,我将这个情况交代给了他们的班主任后没有再过问,但是我就记住了那个女孩的模样和籍贯,只是没有记住她的名字。

      第二节课后,“阮佳”如约来到了我的办公室,她依然笑容可掬,“老师,证明开好了么?”

      “喔,马上。”我一边回答,一边给她的班主任挂电话。并且刻意观察了一下她的表情:“阮佳”的脸上波澜不惊。

      “李老师,这位学生叫什么?”当她的班主任一走进办公室,我便立刻问道。

      “刘芳。”李老师回答。我感觉李老师的回答像在我眼前炸响一个霹雳,但是我在刘芳脸上没有看到我预料中的惊慌。

      我没有说话,再次将目光投向刘芳。

      “老师,我是受阮佳的委托前来开证明的。”刘芳的脸上依然波澜不惊,但是语气中没有了底气。

     “拿出你的学生卡!”我没有接她的话。

      刘芳无奈的从口袋里掏出一张,这是她自己的,卡上已经被撕下了照片。在我的再次要求下,她极不情愿的递给我另一张——也就是她早上向我出示的那一张,她的照片还在上面。

      真相即将大白,目下只剩细节。我再次将她交给了班主任。

      第三节课刚刚上课,李老师就将调查结果报给了我。阮佳是我校的篮球运动员,刚刚参加县篮球赛归来,10月18日,学校将篮球运动员集训期间的补助全部存入饭卡,10月19日上午,阮佳发现自己的饭卡不见了,她不能确定是被人盗取还是不慎丢失,就告诉了老师,由于饭卡中余额数目较大,李老师让她先到伙管室挂失再说,下午阮佳就将卡挂失了。19日晚自习期间,刘芳向阮佳借学生卡,阮佳毫不犹豫的就借给了。晚上,刘芳满怀歉意的告诉阮佳,由于自己的不慎,学生卡掉进了厕所,自己会为她补办一个的,接下来就有了后来的一切。

      而刘芳的叙述则是另一个版本:19日下午第三节课上课期间,由于她脸上有墨,在征得老师同意后到水房洗脸,她看到地上有张饭卡,就捡了起来,晚饭时,她想验证饭卡是否有效,就拿着试了试,结果读卡器响起了警报声,她就到伙管室查了一下,饭卡是阮佳的。

      综合阮佳的讲述和刘芳破绽百出的辩解,我还原出整件事情的轮廓:刘芳获悉阮佳的饭卡中存有较多的款后,顿生邪念,在19日上午乘其不备,将饭卡偷走。中午她美美的享受了一顿用这张饭卡打来的美餐,当晚上她再次实验的时候却受到了读卡器的嘲弄。贼心不死的她就采用了瞒天过海的方式铤而走险,不料弄巧成拙。

      我该给她机会么?按照她这一系列的所为可以看出她绝对不是初犯!辍学回家以后她能干什么?她仅仅是一个16岁的女孩子!从她的对答如流可以看出这是一个思维敏捷的学生,从她那每一个经不起验证的辩白又可表明这是一个傲慢自负的孩子。

      从李老师离开我办公室那一刻开始,我就觉得很不舒服,以上的念头不时在我脑海里跳跃,上午第四节课,我给李老师打电话:刘芳在干什么?“已经去上课了。”李老师回答。下午预备前,我给李老师打电话:刘芳还说什么了?李老师:她说会告诉自己家长的。第一节课后,我告诉李老师:通知刘芳到我办公室!上课后,李老师一脸诧异的来到我办公室:我亲自告诉她了,她没有来?我很生气:下一节课,你亲自带她来我这里!

      其实,我一直在等待她的忏悔,哪怕是违心的!但是我失望了,从李老师描述给我她的事后表现来看,这件事似乎根本没有发生,她也根本没有什么过错!我认为这种伤筋动骨的打击在她的生命中只是浅浅的可以忽略的一道!她还可以转变好么?我对此产生了怀疑,于是,我拨通了家长的电话。

      刘芳跟随李老师来到我办公室的时候,仍然是一脸的清纯无辜。我没有多说,她到我这里已经比家长还迟了,此前我已经和家长交流过了。

      毕竟是一个误入歧途的孩子,我希望她能抓住最后的机会。

  评论这张
 
阅读(518)|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