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不默斋博客

花前纵酒,月下读书;不默斋主,笑阅沧桑

 
 
 

日志

 
 

所谓爱的故事  

2010-09-24 20:59:14|  分类: 校园本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绽放在懵懂时刻的恋爱之花收获的多是苦涩的果实”。当我处理完最近的一起违纪事件后发出了如是的感慨。

      周一,我吃过晚饭刚刚回到办公室,手机铃声响了,是小崔老师打来的电话,电话里他气喘吁吁:“高,请你马上通知门岗,马上锁门!有两名女社会青年正向校门口赶去,她们刚刚在宿舍打了我的一名学生。”

       女社会青年?我一惊。虽然小崔老师语焉不详,我不敢怠慢,马上赶到了门岗:“3分钟前她们刚刚在校门口打车离开。”门岗值班的小张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原来的保安刚刚离开,门卫小张是第一天上班,对学校的门卫制度还正在熟悉阶段。但是他告诉我,下午有两名18、19模样的衣着入时的女生自称要到招就处报名上学,对我校状况一知半解的小张就允许她们进入了校园。

      还是晚了一步!我一边给小崔打电话,一边回到办公室。

      挨打的女生叫栾芳,在我回来不久,小崔和另一名女生便搀扶着她走了进来,她披头散发,神情狼狈,衣服上还留着几个醒目的脚印,双手捂着肚子,痛苦堆满了脸上。

     “肚子难受么?头怎么样?去医务室了么?她们为什么对你动手?”

      “脑子里好像有东西乱跳,肚子很难受,医务室的医生要求我到医院做检查。”栾芳有气无力的回答,她还说自己从未见过这两个女生,更不认识她们。

       十八、九岁的小青年,往往为了表现自己的义气,会做出出格的事情,但是她们绝不会对一个毫不相干的人动手,其中必有故事。

      “你最近和谁发生过矛盾?”

       “没有,老师。”女学生弱弱的坚持说,“我从来不和任何人发生矛盾”。

       “老师,今天下午我们班的男生金梁将她叫到了教室外,下午打她的一共三个女的,有两个是社会青年,另一名就是和金梁在一块儿的那位女生。”同来的女生的插话给了我一条线索。

       顺着线索,我把金梁叫到了我的办公室,他一副因为助人为乐而遭误解的委屈表情:“今天下午我的确把栾芳叫到教室了外,不过是因为一名女生找她。”金梁是他们班里唯一的男生,也不是省油的灯,曾经因为旷课受到过处分。当我再问他那位女生的详细情况,他自称一无所知。

      “老师,我说了吧,希望您不要批评我。”受伤女孩忽然可怜巴巴的说。

      以下是栾芳的讲述:

      高一刚刚入学时,我因为学习成绩优良,并且果敢干练,所以被崔老师任命为我们班的班长。刚刚到了一个新的环境中,我对什么都充满好奇,并且什么都想尝试。在入学不久的班级篮球赛中,好多女生都因为没有摸过篮球而怯于上场,我自然当仁不让的参加了。其实我也不会打球,只不过我憋着一口气,不愿意让我们班在入学的第一场集体活动中就弃权罢了。在场上的成绩是可想而知的,但是我们打得很顽强,对手绝对不敢小看我们。我坚持完全场比赛以后就因为运动量大,体力透支而晕倒在了球场上。在医务室醒来以后,同学们告诉我,是3班的男同学张玉把我背来的。此前,我对张玉基本上没什么印象,出于感激,我在第二天就找他表示感谢,他很风趣,从此以后,我们的接触也就多了起来,张玉对学习似乎毫不在乎,他总是有充裕的时间来找我玩,开始我还有所拒绝,后来在他的带领下,我也习惯了不上自习课。为此,班主任多次警告我悬崖勒马,我不以为然,即使他撤消了我的班长职务后,我仍然毫不在意。但是随着我们交往的增多,我发现张玉很霸道,每当我和男同学说话,他总会疑神疑鬼、耿耿于怀,甚至私下还会对人家恐吓威胁,起初我还为这种误会给他做一些解释,但是我发现我的解释恰恰助长了他的气焰,他因为我而与其他男生发生摩擦的事件却有增无减。最后我实在忍无可忍了,就和他一刀两断。可是,他并不死心,向我发誓诅咒,声称绝对下不为例。江山易改禀性难移,性格如此,会轻易改变么?我不想给他留一点幻想的机会,一直对他不理不睬。前几天,我在教室里学习,他竟然赶走我的同桌坐到我的身边,并且嘴里胡说八道,我觉得很丢人,当众拿起书就删了他一巴掌,那时他红着脸对我说:“你要记住,你会付出十倍的代价的!”

      我根据栾芳的讲述迅速猜出了整件事情的轮廓:少男少女,人生花季,同学间一来二往的交往中产生了情愫。二人天真的认为这就是感情,对周围的规劝一概视而不见充耳不闻。但是在随后的接触中女孩发现这段所谓的感情过于狭隘过于任性了,选择了放弃,男孩却不肯,于是因“爱”生恨,发生了不该发生的事情!

      对张玉我很熟悉,貌似文文弱弱的一名学生,无心学业却不甘寂寞,已经将自己的触角伸向了社会,在去年12月勾结社会流氓入校的事件中,便有他的身影。但是,他是如何认识那两个小太妹的?那名在校的女生是谁?我需要张玉为我释疑。

      当张玉来到我的办公室的时候,栾芳已经回避到了另外一个房间。

      “老师,您找我有事么?”张玉一进来就点头哈腰,一脸坏坏的笑容。

      “你今天下午都干什么了?我想知道。”我面无表情。

      “上课、下课、吃饭。”这小子依然打着哈哈。

      “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我有点不耐烦。

      “我不明白。”

       “你出手太狠了!人家现在头疼、腹痛,还有两颗牙齿已经松活,手腕还肿着!一个真正的男子汉能如此对待一名女生么?!无耻之极!!”

        “那是她自找的!当一个女人当着百余人的面羞辱你的时候你将作何反应?!”他终于被我的激将法逼出原形,面红耳赤的大声嚷道。

       接下来是张玉的讲述:

      我们交往了半年以后,我发现她用情不专,后来我们就分手了,分手就分了,我们各走各的,但是我不能容忍她和我的朋友合伙骗我,我早就发现她与我的哥们儿张强不对劲,要求他们给我个说法,他们串通好说没什么,后来我在县城又发现他们在一起,我便当场与张强绝交。栾芳却恼羞成怒,对我怀恨在心,一次我在餐厅洗碗时,看到她在我前面,就和她开了个玩笑,谁知他根本不顾及我的面子,当着那么多人的面一盆水就泼到了我身上,当时我很生气,后来想想算了吧。上周,我到她们班里找她,本想给她一个道歉的机会,谁知她再次当着她们全班人的面扇了我一巴掌!她对我不仁,还怪我么?我本想上周末放假时在回家路上报复她,可是政教处的人太多了,我没有机会下手,这次来校后,我就把这件事情告诉了我姐,我姐说是小意思,让我等好消息。那两个社会上的女的是我姐找的,我并不认识。

     ( “谁是你姐?她现在在哪里?你是独生子!”我问道)

      我姐小名叫乐乐,就是上次到学校闹事被逮捕的康乐的女朋友,她因为担心我们哥几个在学校受气今年来上高一上学的。今天下午,她让金梁带她到教室认识了栾芳以后,就通知那两个女的来学校,她们来到学校后栾芳已经去吃饭了,在食堂也没有找到后,才赶到宿舍的。我听那两个女的说她们认识你,就是上次到学校报名遭到你的拒绝的那两个。

      我想起来了,前几天有位老师带着两名社会青年问我能否到我校上学,我以她们年龄太大,且在社会上呆的时间过长已经不能再适应学校生活为由拒绝了。

       来龙去脉已经清楚,我需要找这名关键人物乐乐了。

      当我查找乐乐的时候,她的班主任告诉我她刚刚发短信说要求退学,并且已经离校。这时候谢老师赶来了,他是乐乐入学的介绍人,谢老师告诉我,乐乐是一名弃婴,今年20岁,养父养母是一对不能生育的老实迂腐的农民,家境的贫寒让乐乐小学毕业就步入了社会,几乎没有辨别能力的她接触到了形形色色的人物,也沾染了许多不良习气,她这次来上学时仰慕就极力反对,因为她的养父已经病入膏肓!这次,她借着这个机会退学了!

       调查结束了,处理却颇令我踌躇,最后我做了一个啼笑皆非的决定:张玉除支付栾芳的医药费500元以外,应栾芳母亲的要求,在赔偿500元善后费了事,(栾芳的母亲在我的面前哭哭啼啼:栾芳也是她们家的养女,上面还有个傻哥哥,很穷的!)我给了张玉一个留下察看处分!乐乐因为退学就免予处分了。

  评论这张
 
阅读(455)|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