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不默斋博客

花前纵酒,月下读书;不默斋主,笑阅沧桑

 
 
 

日志

 
 

往事.阅读.书(三)  

2010-06-29 13:17:00|  分类: 读书札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的高中岁月是一段紧张充实的幸福时光,因为在这期间,我的买书读书生活小有成就。

时光列车行驶到了八十年代后期,我到了县城读高中。这时的新华书店里图书品种已经渐渐的多了起来,在我的求书生活中,最让自己引以为自豪的是在每月9元钱的生活费的高中三年我从来没有放弃过买书读书!上海译文出版社出版的简装版世界名著丛书在那时已经面世,《简爱》、《三个火枪手》、《战地钟声》、《乱世佳人》、《漂亮朋友 一生》、《红与黑》这些书就是在那时买的。当时的我出手阔绰,每月20元买书款的确羡煞不少有同好的同学。

高中阶段的学习任务是紧张的,体制内的城乡差别使得我们这些农村孩子为了摆脱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命运,拼命苦读。但是当时已经达到一日不可无书读地步的我,既不想因爱好荒废功课,更不想为功课放弃爱好。最后,为了避免同学讥笑自己不务正业,白天若无其事的读小说,半夜两点偷偷跑到教室秉烛学习,凌晨五点再悄悄潜回宿舍假寐就成了我经常干的勾当。

在忙碌的高中生活中,打打篮球、乒乓球、玩玩扑克牌是同学们调节生活的基本方式,天生小脑不发达的我得选择是逛书店。那时候学校一个月休息一次,但是每周日下午的第三节课是我们自由活动的时间,这段供同学们洗漱、处理个人事务的时间就成了我的幸福时光。

那的确是一段美好的时光,每当我踏入书店的大门,就仿佛是从酷暑中步入了清凉世界,学校内课上的焦头烂额、课下的文山题海带来的烦恼都会统统的跑到了爪哇国去。无论外面是春日沙尘、盛夏烈日、寒秋狂风、冬雪皑皑都无法影响我在这里的好心情。站在那一排排整齐的书架前,面对一部部自己期待的著作,即使是隔着柜台和售货员,也能感受到那书中文字间散发出的缕缕墨香。在书店静谧的氛围里,自己觉得渺小而谦卑。

每周逛书店,周周有收获。我带回的书籍多是外国文学名著,也有部分国内小说。当年太原电视台拍摄的电视剧《新星》的热播,一时间万人空巷。我也在断断续续看过几集电视剧后,就对柯云路的《新星》一书充满期待。大概当时的新华书店还缺乏市场观念,书店竟没有这本书,不过我还是在一家旧书摊上找到了它,并花了5元钱据为己有。读完《新星》以后,我就迫切的想知道李向南后来的命运,号称《京都三部曲》的续集《夜与昼》、《衰与荣》就是在那时成为我的目标的。有趣的是买《夜与昼》的时候,我竟做了一次雅贼。那个下午,书店里人迹寥寥,我看到书架上有一套《夜与昼》,就要求售货员取来,上下两册的定价是4.6元,我掏出了5元钱递了过去,售货员麻利的将销售章盖在书的封底以后,又递给我5.4元钱,我一怔后马上就明白了:她一定将我的钱错记为10元了,我故作镇静的待了一会,看到售货员没有反应,就拿着书装起钱大摇大摆的走了。不过,我读《京都》的时候再也没有读出《新星》的感觉,在《夜与昼》和《衰与荣》里作者表达最多的只是现代社会欲望的宣泄。我记得当时的预告中说《京都》的第三部是《灭与存》,该书后来胎死腹中应该和前两部的失败有关吧。

县城毕竟是县城,在那个年代每年还举行物资交流会,交流会的时候,新华书店也会借机在外摆摊处理旧书,我的几部茅盾文学奖的获奖作品莫应丰的《将军吟》、李国文的《冬天里的春天》、周克芹的《徐茂和他的女儿们》以及一套《福尔摩斯探案集》、屠格涅夫的《春潮》、哈代的《还乡》都是那时候以极低的价格买的。

买书的心情是晴朗的,我买书的目的只是为了读书,所谓藏书那是后话。我频频买书的另外一个原因是因为我不愿意读借来的书,和袁枚的“书非借不能读也”的观点正好相反,我坚信“书非买不能读也。”我总感觉借人家的书读是一种揩油行为,并且读得不舒服、不痛快!在我当时买到的每一本书上,都会即兴涂抹上自己或无知或拙劣的心得。

和书的接触让自己不再甘于寂寞,不再安于现状。为了证明自己的存在,也为了让和我一样的同学有一个交流心得的机会,我暗暗琢磨在学校成立一个文学社,当我将这个想法告诉了班里有共同爱好的几位同学的时候,他们大加赞赏,于是我们学校的文学社——《仲夏》文学社就诞生了。我们定期印刷刊物,通过刊物,发展会员。很快,文学社就成为了全校师生喜欢的学生团体。文学社让我的生活忙碌了很多,也让我的高中生活从此桃花朵朵开。在那温柔的陷阱中,我曾写过一篇《梦之墓碑》的文章记录了当时的心情。

书让自己的生活发生了变化,也让自己的思想开始蠕动,但是似乎中国人的头脑天生就应该是别人思想的跑马场。在那个年代的最后一年发生的事件,让我的心情恶劣到了极点,也在一夜之间坚定了我以前对社会、对人生、对现实的认识。这也直接影响到了我以后的买书生活。直到今天,那些关于探究那个罪恶掩盖的真相的书籍还是我追逐的目标。

那个年代,也是金庸、古龙、琼瑶、岑凯伦流行大陆的时候,而我竟对此毫不感冒,即使是读金庸也是若干年以后的事情了。

高中时期的买书是对少年理想的盘点,但多了一点思考,也是对自己思想的巩固,但多了一点论证。

  评论这张
 
阅读(491)|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