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不默斋博客

花前纵酒,月下读书;不默斋主,笑阅沧桑

 
 
 

日志

 
 

往事.阅读.书(二)  

2010-06-28 16:02:24|  分类: 读书札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位书友在为藏书者分类的帖子中曾不无调侃的说:“喜欢连环画的人,大凡都是还停留在儿时渲泄的快感当中,大家切勿打扰。”观点我不敢苟同,但是,我儿时的连环画买书行动的确曾给自己带来快感,尽管我昔日的买书更像对王老师的邯郸学步。

真正让我告别图画迷恋文字是在上初中的时候,我遇到了一位非常好的语文老师。杜老师当时五十岁左右,他吸引我的并不是他的才华横溢,而是他的教师风范。他讲课时那带有的磁性的声音和那可以洞察心灵秋毫的慈祥的眼神让每一名听他课的同学都不忍心不努力学习他这一门课。

为了学好他的课引起他的注意,我在初一的时候就开始坚持背诵《现代汉语小词典》,还增加课外书的阅读量。那时我的一位伯父正好在邻村学校当校长,从他那里,我借到了上下两册的《文学描写辞典》,这部汇集世界文学名著中各类描写精华的词典让我满口生香,不忍释卷,我由衷的倾倒于那些外国名著中的肖像、景物和心理描写。其实,通过词典对原著的结论有点像管中窥豹、盲人摸象。也正是这样的认识让我产生了按照该词典后附录的名著目录按图索骥,照单买书。

当时已经进入了改革开放时代,家庭的窘境得到缓解。仅有小学三年级水平的父亲属于农村的第一批吃螃蟹者,他为自己成立的企业的出路奔走于全国各地的时候,深受肚里墨水有限之苦,因此对我的买书行动大加赞赏。父亲还慷慨地对我说:“书我读的不多,你把自己需要的书给我列个单子,我遇到就买。”

事实上,父亲的承诺是给我的只是鼓励,他没有给我买回过一本书。从初二开始,我每半月都会颠簸42公里到县城新华书店一趟,当时的书店里还是小人书、马恩列斯哲学著作居多,我从《文学描写辞典》附录中抄来的书单上的图书少之又少,所以我的购书之旅往往收获甚微,尽管如此,我依然乐此不疲。我也曾利用暑假到石家庄市里的书店买书。那时的书价便宜得很,几角钱一本,我记得最贵的就是那种就是一元三角钱一本的大32开的厚厚的大部头。后来我通过当时的《中学生》、《少年文艺》等杂志上的广告学会了邮购,记得我初次邮购的是雨果原著陈敬蓉翻译的《巴黎圣母院》和高尔基原著夏衍翻译的《母亲》。不过邮购时,我并不知道在汇款单之后附言说明书目就行,而是画蛇添足的在汇款的同时寄去一封长长的信,信中我细数自己对书的感情和所购书目,害得我白白耽误了许多的时间。好在我第一次的邮购是成功的,在以后的时间里,我便迷上了各种杂志中的书讯广告。学会两条腿的走路以后,雨果、歌德、狄更斯、哈代、屠格涅夫、托尔斯泰这些大文豪的作品源源不断地走进我的家里。

那时买到书后,并不如现在般的气定神闲,而是迫不及待的开始阅读,每遇好的段落,或拿本子记下或当即背诵,白天读不完夜里拿着手电在被窝里读书,我的眼镜就是从那时开始蹬鼻子上脸并与我的双眼喜结秦晋不离不弃的。

我是抱着取悦老师的初衷开始读书的,后来就渐渐的在这些作品的旖旎文字吸引下不自觉的沉湎其中了。就是在那个时候,我的思想在大量的阅读的潜移默化中逐渐成型。其实那正是洗脑式教育的种瓜得豆的典型的畸形教育结果。当时读书,我首先会认真的阅读每本书的具有导读性质的序言,在这些序言里,千篇一律的都是译者对我们现实社会制度的赞美以及对作者所处社会的批判,凡是作者对他的时代有一点的溢美之词,译者总会斥之为作者历史的局限性。起初,我还拼命使自己的理解向序言靠拢,可是往往在通读一部书后,我总能发现作者原著所表达的和译者序言所提示的出入不小。更有甚者,当时几乎我所接触的所有的文豪的作品都被冠以“批判现实主义”的名分。当时的社会有那么多可资批判的东西,竟能历时百年到现今社会都彻底的销声匿迹?现今社会真的已经发展到完美无缺了?我将自己读书的困惑求证于现实,现实证明序言中的那些观点是译者或者出版者强加于作品的,甚至是指鹿为马的。于是,我不再迷信导读。摆脱别人观点羁绊的阅读使我认识到,在一部作品中,优美细腻的语言只是一件件漂亮的衣服,故事情节就像或硕健或苗条的身体,而真正迷人的是作品中所表达的思想和诉求。我觉得我这才真正接触到了读书的价值以及买书的意义。

将那些灿若晨星的文豪以及他们的作品与中国当代作家与文学作品比较,我感觉中国文学畸形、懦弱而可怜,简直可以忽略!于是,我开始厌倦中国传统式的虚伪、无知和野蛮,我的野心急剧膨胀,薄红楼而非鲁迅,誓做中国的托尔斯泰。正是这种心理作用下,我的阅读范围也大大增加了,但是那毕竟是年少时的一次冲动,在我似懂非懂的读过几本尼采、马斯洛、黑格尔还有王朝闻以后就不了了之了。现在想来,当时的初生牛犊的魄力还真的很有趣。不过那个年代形成的思想到今天似乎也没有多大的进步。

我记得当时,在屠格涅夫的《春潮》中读过这样一段文字:“青春呀,你美好的奥秘也许不在于你能做成什么,而在于你希望能够做成什么。”

      少年时候买书,是一种理想追求。现在想来很荒唐也很真诚。
  评论这张
 
阅读(460)|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