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不默斋博客

花前纵酒,月下读书;不默斋主,笑阅沧桑

 
 
 

日志

 
 

学生小赵  

2010-05-29 14:04:21|  分类: 校园本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失踪数日,忙得有点找不着北,今天利用周末,将这几天的故事贴在这里。

这是5月23日我的记录:

 

周日轮休,旧日学生辛挺打电话说他开着刚买的车在楼下接我。我的首届弟子定于今天在石家庄聚会,13年前的这一天是他们离校的日子,难为他们还记得这么清晰。

聚会是由当时的副班长赵剑组织的,他与他的妻子都是当时我的学生。这位从贫困中走出的农家子弟经过苦苦打拼已经成为了小有名气的企业家了,席间他频频举酒感激我的栽培之恩。

赵剑的敬酒与祝酒词勾起了我的回忆和感慨:这个苦孩子,十年磨剑,终于破茧而出了!

赵剑上学时的最后一个学期的学费是我替他垫付的。那个时候,我的月工资还是342元。当时赵剑满脸羞赧的找到我,声音放得极低:“老师,我能不能缓交一下学费,家里暂时不方便。”那时的我刚刚参加工作,和这帮孩子们混得天昏地暗,几乎是不假思索就答应了:“没关系,我先垫付,以后给我就行了!”当赵健刚刚毕业的时候,正赶上国家大中专毕业生就业政策的调整:自主择业,双向选择!所以只能在社会上乱跑,每次他见到我的时候都向我提及学费的事,我笑他小家子气,让他不要放在心上。当他发达以后,我的工资已经翻了几个跟头了,他和我都不好意思再提此事了,只是大家心照不宣罢了。

赵健的身世极其复杂:他母亲是父亲的继室,父亲的前妻留下两个儿子以后因病撒手西去了。母亲嫁给他父亲以后又生了两个儿子,赵健是老小,他的三哥也就是他的同胞哥哥大他6岁。当赵健5岁的时候,父亲染疾,母亲四处求医,耗尽了家里所有的财产仍没有挽留住父亲的生命,赵健8岁时,父亲也撇下孤儿寡母追随自己的前妻而去。

父亲的离去也就意味着维系这个大家族的线断了,于是大弟兄两个和后母、小弟兄两个不久就对于家里仅剩的房产进行了分割。

赵健12岁的时候,母亲要改嫁了,这是赵健与三哥最不愿意看到的结果,18岁的三哥坚决要求自己抚养弟弟而不许母亲带走。

这样,仅有两间房子的兄弟两个就开始了相依为命的日子,三哥没有机会上学,但却不愿弟弟不自己的后尘,当弟弟16岁初中毕业的时候,三哥咬着牙供弟弟上了中专。

上学时的赵剑就是一个特别活跃的学生,他聪明、热情,有时也显得冷血而果断,给我印象极深的是95年秋天,一个地痞醉酒后流窜到他们宿舍并威胁他们,在他的带领下宿舍里的学生一拥而上,将地痞打翻在地以后才告诉了我,我主张报警,那时多数人们还没有手机,报警需要到县城公安局,赵健自告奋勇要去,临走前他对我说:“老师,我已经脱下他的裤子把他绑起来了,为防止他跑掉,最好打断他的双腿。”那时候,听到这个还未涉足社会的少年嘴里这么轻描淡写的话,把我这个孤陋寡闻的老师吓出一身冷汗。

96年冬天,赵剑的三哥要结婚了,出于对母亲离家的怨恨,三哥执意不允许母亲参加自己的婚礼。赵剑为此很痛苦,一方是与自己相依为命的哥哥,另一方是哺育了自己生命的母亲,他曾眼泪汪汪的求助于我:“其实妈妈很疼我们的,尽管她现在过得非常不容易,但她还是不止一次和我表示想对三哥的婚礼尽点力,可是三哥坚决不允许,甚至以宁可不结婚相要挟!”母亲的离去自有苦衷,当时她在自己新的家庭中已经又有了自己的子女,但是她离开的时机太不合时宜了,所以三哥一直耿耿于怀。我劝赵剑说,打开一个心结是需要时日的,也许三哥已经习惯了他们兄弟的这种状态了,还是不要逼他打破这种平静了,也许将来的某一天,三哥的这个心结会水到渠成自然解开的。赵剑这才不那么伤心。

三哥结婚前五天,我就准了赵剑的假,我不想让他在心里留下过多对三哥的愧疚,临走以前还安慰他,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话尽管开口。在三哥结婚的当天,赵剑骑摩托到学校专程把我接了去。在他的眼里,我是他们家里为数不多的比较显赫的来宾之一,我也应该是他唯一的成年的朋友——他的妻子告诉我,赵剑把这件事也算做了我对他的恩泽而念念不忘。

我还清楚的记得,对我的招待是隆重的,赵剑回家以后就将我介绍给了他的几位长辈和三哥,我们几人单独一席,在酒席间三哥突然拿出一个本子对我们说,他从今天开始已经有了自己的家了,此前自己的全部劳动收入都已经供给了赵剑上学,然后将本子递给了我们,这个账本上记录了赵剑上学以来的每一笔支出,共计一万多元,这在当时应该算不小的一笔款了。三哥要求赵剑当众签字确认,并保证毕业以后自谋生路,家里的所有房产全部归三哥所有。

平心而论,以他们家里的区区房产补偿三哥的付出是远远不够的,但是这个场面还是让我感到尴尬,赵剑当场签了字,我想他的心里应该更不是滋味。

好在那已经是他们三年级的上学期,距离毕业时间已经不再遥远。赵剑此后果然再没有向三哥伸手要钱,毕业以后他连家也没有回就外出打工了。

穷人的孩子早当家,赵剑先后到河南、保定、内蒙打过工,最后在石家庄落脚,由于打工的时候接触最多的行业是城市环保,所以他最后决定自立门户的时候依然选择的是环保,曾和他一块儿工作过的学生辛挺说:“我佩服他的一点就是能吃苦,做事执着。我们曾经租住在一个天上下雨屋内发水的小屋里,一次,我们饥肠辘辘,搜遍两个人的所有兜里,只有两块五的钱,于是我们依靠合资买的一盒烟也就快乐的度过了这一天。”

赵剑最后一次求助我的时候是1999年,他向我借款2000元,身为月光族的我没有满足了他的要求,我想他那时候应该是失望的,但也应该是理解的。

2005年以后的赵剑已经开始渐入佳境,小有成就了。到去年内弟因为在市里开餐厅遇到环保问题求助于我的时候,我给赵剑打了个电话,两人一接触后,内弟就不住的抱怨我没有早点介绍他们认识——内弟也是一个心比天高的人。

赵剑的妻子告诉我,发迹以后的他们不多回老家,三哥和母亲的关系依然如故,回三哥家,母亲知道会不高兴;到母亲家,三哥三嫂也有同样的反应。“赵剑觉得他们同样的重要,早先时候曾做过几次失败的尝试,现在他很忙,再也没有机会为他们调解了。所以只有生活在两方的夹缝中。”她无奈的说。清官难断家务事,家事是说不清的。不过赵剑没少接济他们,原来不常往来的大哥去年得病,医药费全部是赵剑出的;为二哥家买了5头牛,二哥的生活也不是问题了;最亲的三哥自然不必提,现在在做着运输生意;母亲改嫁后生的妹妹已被赵剑在市里安排了工作。

我喝多了,被赵剑接到了他的家里,醒来以后共话将来,赵剑说他想选择一片地方投资五千万做一个玻璃器皿基地,只是自己还没有独资的能力。他说自己与市里的几位主要领导透露过想法,领导们都表示赞同,所以将来产品的出路不成问题:依托石药集团、华药集团和嘉禾啤酒就可以了。

已经愿意沉湎于书斋的我在这一刻忽然感到这位昔日的弟子的形象突然高大的让自己炫目,他的今天肯定了我对于职业教育目标的定位。

回家的路上我对自己的另一位弟子说:“赵剑的今天是环境逼迫的结果,假如他有你这样的条件,他不会有今天的成就。”

  评论这张
 
阅读(349)|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