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不默斋博客

花前纵酒,月下读书;不默斋主,笑阅沧桑

 
 
 

日志

 
 

愚人节的回忆  

2010-04-02 18:00:35|  分类: 校园本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回到办公室的时候,去年刚调入学校的小梁老师满脸焦急:“主任!急死我了,我等了这么长时间了,你抽屉里放着什么呀?刚才一直在嘟嘟的响个不停!”

     莫非是学生的手机有来电了? 我纳罕。在我将信将疑的打开抽屉的那一刻忽然醒悟了:今天是4月1日!当我抬起头时,满脸狡黠的小梁老师得意的向我宣布:“祝你节日快乐!”

      小梁老师走后,我独自一个人陷入了沉思。我几乎已经忘记了还有这么个洋节日了,但是,想一想我的生活我的工作,我又似乎我每天在过愚人节。

 于是我在漫不经心中记下了自己的回忆。

十六年前的夏天,在我还是翩翩少年的时候,满怀着失落沮丧来到了这里。

那时的这里是一片正在开垦的处女地,聚集着一群土得掉渣的乡村教师也有几位无法混进县城的师大毕业生。我的沮丧一方面是由于那时的自己自视颇高,另一方面是由于那时的教师队伍也被视为低能者的群体,正承载着来自社会的蔑视。所以投身教育界有种虎落平阳的感觉,帮助我成就这种感觉的是身边诸多的不容你忽视的朋友和亲人。

我那时的心是活跃的,丝毫没有过要在这里为这片事业扎根的念头。上班不久的一次偶然事件更坚定了我的这一想法。

那是在第十个教师节的前夕,学校接到上级通知,当时的叶省长要来慰问我们。那只不过是一次典型的政客作秀行为。当时全国范围内发展职业教育的呼声甚嚣尘上,我们的省长不失时机的在《中国教育报》上发表了一篇锦上添花的官样文章,为了体现对职业教育的关怀和重视,在教师节前夕,作为一所山区的刚起步的离省城不太遥远的职业学校的我们学校自然就成为省委领导尊师重教、心系职教的不二之选了。

一位领导的心血来潮,整个校园的鸡犬不宁。直到今天,我还能忆起当年全校师生乘着夜色起床忙忙碌碌的情景来。为了督促我们做好迎接工作,秉持县委县政府圣谕的一个小秘书亲临现场趾高气昂颐指气使,一贯目中无人的校长也在他的面前唯唯诺诺。这些都让我心里特别的腻歪:像这种不学无术的市侩也能在这里张牙舞爪,看来这个职业的确不能捍卫自己的尊严。记得当省长大人长长的的车队风驰电掣的在滚滚尘土中到达时,阅历无数的校长以及那些专门赶来迎驾的县委领导们个个惶恐的竟像初入大观园的刘姥姥!我哭笑不得,悄悄退居欢迎的人群后面,这里不是我的乐园,这里没有我的欢乐。

生活中经常演绎着无心插柳柳成荫的弄巧成拙的故事。当我满腹心事在这份不情不愿的工作中煎熬的时候,竟然在其后的日子里咀嚼到越来越多的乐趣。

首先是那时候的同事的敬业精神让你感动。我刚刚落脚不久,一个个近乎传奇的故事就穿过我的耳畔浸入我的心田。

在我到这里的前一年,县里决定在这片乱石岗上筹建职教中心。由农业局长位置上而改行从事教育事业的刘校长对那些从全县各地抽调来的教师们提出要发扬南泥湾精神、抗大精神:一边抓建设、一边搞教育。于是这些先行者们毫无怨言的付诸于行动了,他们挽起袖子编起裤腿,一边认真上课,一边埋首劳动。为了节约资金,校长号召大家垦荒种菜。当时这里没有水,老师带领学生翻过山岭去肩挑手端,担回来的水浑浊不堪,需要放在盆子里澄清以后才能使用。学校没有电,有课的老师们秉烛备课,晚自习常常是以老师和学生席地而坐故事会的形式进行的。

那时候,学校还没有建起围墙,白天有工人施工,当夜晚降临的时候,空旷的野地里裸露的学校财产就成为附近村子的地痞流氓觊觎的肥肉,兼职保安的重任就义不容辞的落在了男教师的肩上。他们形象的比喻学校所在的地方为恶人谷,而他们则是专门管制恶人的谷主。

93年冬季来临的时候,学校的第一座教学楼终于竣工,由于没有来得及安装取暖锅炉,学生们已经早早放假,老师们则需要留在学校做一些教育教学以外的勤杂工作。夜晚寒风袭来,几个女老师在寒冷的集体宿舍内瑟瑟发抖,只得披被而坐靠一瓶酒御寒。冬天过后,她们竟人人练就出一副好酒量。

我在领略这群同事的纯朴的同时,也曾感觉到这种田园诗生活的乐趣。那时的校园里除了茅草中做宿舍的旧兵营和仅有的一座作为学校的标志性建筑——教学楼以外,更多的是当地农民的种满庄稼的一块块土地,我就曾遇到过夜间有一只小刺猬跑进我居住的宿舍的事情。

除了这些让人难以割舍的可敬同事外,这里还有一群可爱的真诚的学生。

那时候的学生是面向全石家庄市招来的,他们和他们的老师一样对职业教育所知有限,老师拼命钻研教材,学生也对课本知识执着的要命。只不过在他们的校园生活中没有了升学压力阴影的笼罩,比起普通中学的学生来他们表现得活泼、顽皮的多。那时候我们这些年轻教师在办公室里常常会收获到意外的惊喜,当你打开书本的时候,学生悄悄夹入的留言条让你惊喜,当你拉开抽屉的时候,两块醒目的糖块让你惊喜,当你回到宿舍,自己脱下的脏衣服会不翼而飞,等它再回来的时候,已经整洁的放在床上。尤其是寒暑假开学,你的资产中会平添一些围巾、鞋垫之类的日用品。让你最喜欢有最头疼的是那些半大小子,今天在课上睡觉了、明天迟到了,你在办公室里把他批得狗血喷头以后,他却不急不躁的在你下班后跟着你到宿舍,死乞白赖的蹭饭。

那个时候,教育教学中没有过多的行政命令和要求,但是一切都显得那么自然那么和谐。也正是这一切,将我的青春牢牢的黏贴到这片土地上。

现在想来,那时候要求是模糊的,成效是显著的,而今,要求越来越细化,但是,一切都成了形式。

“学生已经不是学生,老师千万不能再不像老师!”这是我最近一次在班主任会上的话,我所提到的这些往事即使是当时的亲历者们恐怕也很少再想起了,对于那些后来者,更是闻所未闻。今天,无论是昔日的同事们,还是后来的年轻人们都同样的激情不再,他们抱怨着,逃避着,游刃有余的追逐着名利。只有我这个愚人,孤独的做着拯救职业教育的春梦。

  评论这张
 
阅读(430)|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