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不默斋博客

花前纵酒,月下读书;不默斋主,笑阅沧桑

 
 
 

日志

 
 

书友的故事(九)老朋友ROSE的故事  

2010-03-20 16:28:17|  分类: 书情书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天,我在网上刚一露面,深圳书友ROSE就主动过来打招呼,我们已经近一年没有联系了。

      我和ROSE相识于前年奥运后。当时网禁很严,所以买书受阻,我就像无头的苍蝇一样,在淘宝看到标有港台字样的店主就主动联络代购事宜,可是却四处碰壁。那个时候,我为了打通买书的渠道,我花费了相当多的精力和这些港台店主套近乎。  ROSE就是这个时候成为我的朋友的。   

      据ROSE介绍,她的生活一点都不浪漫,在这个考不上比考上还难的时代,她在广州一所普通大学开始了自己的新生活,大学生活也是波澜不惊,没有任何可载入记忆的故事发生。大学毕业后,ROSE应聘到一家公司作总经理助理,由于专业不对口,她工作的并不太如意。也许是上苍的垂青,她在工作不如意的时候,却意外的得得了让时尚靓妹们无比眼热的婚姻——她说她在不知不觉中却卷入了办公室的故事,年薪100万的经理爱上了她。然后她就糊里糊涂的成了经理夫人,丈夫大她15岁。

      “你漂亮吗?”我记得当时我曾好奇的问她——能够让一个奔四的钻石王老五折腰的女人一定有着非同寻常的魅力!

      “我觉得我属于丑小鸭一类的女孩,傻傻的,胖乎乎的。” 她倒挺坦率,淡淡的说。

      我们交谈没有几次后,我便成了ROSE倾诉心声的对象。婚后,丈夫以她工作太累为由,让她做了专职太太,并为她配备了保姆。百无聊赖中她开始上网,丈夫又说她太单纯太轻信,容易上当受骗,劝她远离网络。在这个优秀的男人面前,ROSE显得无比乖巧,总是言听计从,她说她活动的圈子中极为有限,一般就是呆在家里看电视、做饭、等待丈夫的回家,偶尔也会到居住在附近的几位女伴家里聊聊天。有时候,女伴有事外出,她就在网上帮助女伴打理网店——这是她参与的唯一一项社会活动。她在讲述这些时,我感觉到话里多少有些不满的成分:“其实,我没有男人缘。除了丈夫外,从来就没有过其他追求者。可能因为我没有情调,一年四季总是正儿八经的那种,一就是一,二就是二,做朋友还可以,谈恋爱的话,好像无趣。所以我丈夫是多余的担心 !”

      这就是那种被丈夫用关爱编织的金丝笼豢养的小鸟似的生活吧?我想。不过,在与她的交流中,我主要是倾听,偶尔也会发出对她丈夫的赞美以及对她的一点宽慰。任何一种状态都是环境、性格多种条件作用的结果,对于这样的成年人,你任何刺激或者寻求改变状态的意图都会给当事人带来思想上的混乱的。

      当金融风暴呼啸而来的时候,一些没有作好应对准备的企业或破产或倒闭,ROSE的丈夫所在的公司也未能幸免,有一段时间,丈夫赋闲在家,ROSE说这是她婚后最美好的一段时光。这种美好没有延续多长时间,因为她那热衷于享受工作状态的丈夫不久就在香港一家公司谋到了一份工作。作为交换,丈夫同意ROSE在淘宝网上开一家代购港台书籍的网店。一开始,ROSE做的有声有色,但是不久,她就发现自己开网店与别人有着本质的区别,别人的网店是为了赚钱,而她的网店是丈夫把她绑在家里的一条绳子,以丈夫的能力根本就不在乎她的网店的盈亏情况,也是这个原因,丈夫在香港买到的书籍在经过海关时屡屡被扣,再加上ROSE的轻信,有书友订的书好不容易带回以后又反悔不要了。发现这些以后,ROSE的积极性大受挫折,真正开始了玩票性质的经营,兴趣来了就做生意,心情不好就不做。

      去年三月份,ROSE再次找到我诉苦,并希望我帮她处理几本书。她告诉我说,这每一本书的背后都有一个不愉快的故事,只要这些东西在她面前就让她感到不快,“就像我们家的保姆一样”她说,“保姆像一个浑身长满贪婪的手的贼和恶毒的眼睛的奸细一样!”她声称自己一定要尽快的除掉这两个生活中的毒瘤,哪怕从此后金盆洗手,专心做专职太太。看来她的心情恶劣到了极点,作为朋友,我不能帮助她解雇保姆,但是我可以帮助她为那些书找到新的买家。在剩下最后一本港版《小团圆》后,我索性自己留下了——为了友谊,适当的付出是必要的。

      以后,我购书的地点转移到了台湾的露天网,我就再没有和她联系过。

      这次她主动找到我,并开门见山的问我最近是否买书了,计划买什么书,她现在也几乎每天自由出入香港可以为我帮忙。

      原来,自去年处理完她的书以后,ROSE的确有一段时间不做网店了,后来实在耐不住寂寞,只得再次做起网店,只不过不再染指港台图书了。

       “本来想出去上班的,前期工作很顺利,一切水到渠成,谁知事到临头介绍人却突然人间蒸发了,两万元的月薪,实在可惜!”她说,“不过这也许只是空想,我没有和丈夫商量过。他一直反对我外出,他和我的朋友都说我象个孩子,不适应社会的工作,而且不懂隐瞒事情。更主要的原因是丈夫怕我跟别人跑了!”

      “你知道我为什么联系你给你买书么?”她倒真是一个痛快人,不问自答。

       原来,由于我们一年没有联系,并且我的QQ和阿里旺旺一直是离线状态,她以为我早已废弃此号,几次准备删除,又几次不忍,前几天在我的空间里读到了我去年写的《给管子制书记》一文,大为感动:“看了你的BLOG,觉得这世上怎么还有一种热情的人?太少见了!我以为我已经够热情了,可是与你相比,自愧不如呀!”

      在她的盛情之下,我说自己希望买到明镜的《林彪日记》与中文大学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史》。

      ROSE说,她觉得自己有义务帮助我带书,在她的眼里,我的收入太少了。她说,看到太多的见风使舵的势利后,更加觉得真诚热情太宝贵了。她这次一定要亲自给我带回,即使我不要了也无所谓。

      接着,她关心地询问起管子的近况,“旷世书痴呀!”ROSE这样给管子下了结论。“不过,估计如果我丈夫要是收入菲薄还不停买书,我都会有意见的!”女人就是这样矛盾。

       ROSE笑言我这种低收入高消费的生活方式,她说我这样的条件在深圳工资应该在万元左右,我也不禁羡慕的说“以这样的工资,买书多合适呀!”她感慨道,深圳是一个高度商业化的城市,买书的人不多了。

      我们在ROSE的千叮咛万嘱咐中结束了谈话,她担心我说出为我代购的消息后,有朋友也向她提相同的要求。

      别过ROSE后,我不禁感慨万千:古人用“白云苍狗,世事难料”感叹红尘真是经典呀!以上两套书,我与网友几经讨论,都觉得购得希望渺茫的时候,不料竟因为很久以前的一篇博文,又绽放出希望的光芒。正如ROSE对我的印象,在初次接触时,她判断我放荡不羁,交往后我的言行却颠覆了她的初次感觉:善解人意。 

  评论这张
 
阅读(388)|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