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不默斋博客

花前纵酒,月下读书;不默斋主,笑阅沧桑

 
 
 

日志

 
 

山里人(三)穷聊  

2010-02-27 10:48:56|  分类: 一方水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刚刚起床,就接到同学小冯打来的电话,电话里他说自己已在从连云港返回的途中,估计中午可以到达县城。这是我的极力怂恿下他十年来首次踏上故乡的土地。——他在省城定居以后就再也没有回来过。

      正月初八同学聚会时,几个关系特铁的同学中独缺在连云港工作的小冯。我当即就给他打去电话戏称如果他再不回来,我们这几位昔日的同窗将联袂前往江苏拜访他。他在电话里诉苦,前年车祸后,他在原单位干得十分不开心,于是去年跳槽到连云港,初来乍到,就必须夹着尾巴做人。原本他是计划回家过春节的,不料老板安排值班,所以只有熬到初十以后回来了。——虽然这家伙年薪已增至50万了,也是一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的腔调。

      起床以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分别电话通知昔日我们宿舍的另外六人,这些昔日同吃同住的哥们儿,自高中毕业后就洒落在各地为生活而忙碌着,几年里也难得相聚一次。即使是同在县城工作的张、王和我,也是电话联系多,见面机会少。我很佩服艺术家的气概,一句“同住地球村”的歌词尽显豪迈气概,但是对于草民而言,即使亲密如同学的一次聚会也是来之不易的。

        我把我们聚会的地点选在了万宾楼,这里能勾起我们对学生时代的许多美好回忆。那个时候,在我们每月9元钱生活费、每天一斤的定量份饭的生活标准下,这里简直是我们梦想中的天堂。我们同学中,能够有条件一个月中到这里饱饱的吃一次油条的人实在少之又少,这里的狗不理包子更是我们梦寐中的美味极品!当时还发生过我们同学混进这里蹭人家吃剩的包子的情况。现在想起来,我们依然觉得蛮有意思。

      中午,这场姗姗迟来的聚会的主角们终于见面了,在相逢的瞬间我们便找回了当年那种温馨淳朴的感觉。

     我们刚上高中时,恰赶上学校基建,我们全部高一的男生大约200多人集体住在学校的大礼堂临时改造成的宿舍中,全部窗户用砖砌住了,只留下一个小小的门,即使是白天在宿舍,不开灯也伸手不见五指。当时条件虽然艰苦,同学们的学习积极性却很高。半年后,住宿条件改善,我们搬到了小宿舍。在我们刚刚入住小宿舍的时候,我们八人还都是脸盆、暖壶、饭盆、牙缸、香皂盒毛巾生活用品齐全,但到临毕业的一年里,我记得我们宿舍除了毛巾人手一条外,所有的脸盆、香皂盒就全部失踪了,牙缸所剩无几,并且暖壶也残留一个,庆幸的是还有两个饭盆。在当时,丢就丢了,我们谁都不会去破费再买的,我们过的是共产主义的生活:每次打饭,八张饭票一摞,由一个代表拿着,其余七个人帮助他挤到食堂卖饭的窗口,然后接应向外传递。打来饭后八条饿狼围在一起,即使棒子面的粥大伙也喝得津津有味,如果大家觉得不饱,就顺便打盆水,水喝了,盆也刷了,一举两得。好在我们那时吃面条的时间不太多,一个学期中没有几次,否则就需要我们几个人或轮流打饭,或借其他同学的饭盆了。我们就是在这种条件下建立起我们的友谊的。现在想来,那时候的条件的确艰苦,但是我们的生活却有滋有味。

      酒足饭饱之后,我们没有去唱歌、喝茶,而是在原地海阔天空。话题不知不觉中就转移到当今时事。我们县里,临过年的时候,为教师补发了三年的绩效工资。一时间,我踌躇满志,对今后的生活做着各种的计划。四十不惑,在名利上我已经别无所求,所以所有的规划目标都没有离开书,规划的基础都没有离开现在的工资水平。这时候,小王忽然给我脚踏实地的计划泼来一盆凉水:“如果有一天,开不出工资呢?”

       这家伙上学时就堪称辩才,一旦开口就让别人丧失说话机会,当时被我们全班同学冠以:“铁闬”,他倒并不以为然。大学毕业以后,他分配到了邻县工作,现在在该县县委办就职,他是上午接到我的电话后匆匆赶回来的。

      他现在的工作地是一个名副其实的山区贫困县,由于县委书记急于高就,几次奋斗未果后,就在政绩上面做起文章,起初通过数字游戏,将一个货真价实的贫困县在名义上脱贫致富为一个小康县。此举受到市委领导的表扬后,书记倍受鼓舞,于是一发而不可收,将肥皂泡越吹越大。在2009年全县实际财政收入7亿的情况下,书记豪情万丈的上报了11亿,一时间县委领导风光无限,下面各级干部却鸡飞狗跳,叫苦不迭。按照11个亿的财政收入,需要上缴国库7.1亿,该县一年的全部税收上缴还有一千万的缺口,最后该书记大人还是通过关系运作,上级才高抬贵手给免了。

      听完他的讲述,我们群起而攻之:“这是中国特色,又不是你们县独有!现在是和谐社会,贷款发工资古已有之,今天自然不绝。只有稳定才有和谐,所以我们根本不担心工资。你这不算新闻!给我们爆点新鲜的。”我们的心脏和良知早就在诸多的见怪不怪的刺激下,变得麻木而厚重了。这世界上,没有最坏,只有更坏!

      其实,我们县的绩效工资发放,据说也是玄之又玄的事情。原本相邻几个不太发达的小康县之间的领导沆瀣一气,一致决定克扣掉2010年以前高中教师部分的补贴工资,谁知某县有手眼通天的好事者竟将此事捅向中央,一时间各地领导们手忙脚乱,仓促筹款补发。领导毕竟是领导,为了筹到款,竟将县城的剧场大楼抵押给银行,这才解决了燃眉之急。

      在宣传部工作的同学笑呵呵的说:“事情并不像你说的那样轻松!剧场已经给银行抵押过3次了,这次银行本不同意的,最后是经受不住行政压力才被迫贷给的。我给领导写材料时,那些空穴来风的数字让我不禁手哆嗦,心也跟着哆嗦。”

      在某乡镇担任副镇长的同学说:“你们他妈那算什么,我主抓工业,仅去年的年度报表让我跑了8趟!每一次数字都不合领导的心意,奥运会时我们镇上的187家企业仅有3家符合环保标准,允许生产。我在最后无奈的情况下将所有关停的企业全部按照仍然正常经营计算,并且将全镇的小麦玉米秸秆全部折价算作收入这才让领导满意。”

     其实这已经是极其平常的公开秘密了,我记得前几年一位在乡镇工作的朋友曾说过,报表造价时手笔小了不行,当年他将本镇养牛400头改为4400头后领导很满意。还是这位朋友曾给我讲过,现在已经上调到省委的前县委书记在全县干部会上曾以买油条为例为大家讲如何做一名好干部:你拿一元钱没有买回油条,这说明你是一个蠢才;如果你那一元钱买回一元钱的油条,说明你适合做群众;如果你没有拿钱而买回一元钱的油条,那么你就是党的好干部。当然,若干年后赵本山在央视总结的经典:“少花钱,多办事;不花钱,也办事;花别人的钱,办自己的事!”更全面。

     据说城建局的局长因为县城驻地各单位不理会分摊到的路灯的电费而不能使路灯在晚上正常亮起来,县委书记大光其火,当众训斥道:你干了干不了?你要是干不了,有人能干了!当天晚上路灯就亮了。

      干个体的同学说:“执法单位就是黑!法是狼牙棒,权是摇钱树。”

      在工商局工作的同学马上反驳道“那是你看到的一面!其实现在社会的水有多深,你根本就琢磨不透。前些日子,我在市场看到一个卖冒牌恰恰瓜子的小摊主,当即就没收了他的秤。本来极小的一件事,谁知下午就被局长叫到办公室,一顿臭骂,说是市局李科长打来电话让高抬贵手。谁能料到一个不起眼的摆小摊的人都能将关系伸到市里?最后我亲自给送去秤顺便给人家道了歉才算了事。我这还不算倒霉,最倒霉的是我们副局长。看到后马路有一个不起眼的保健品专卖店,并且执照、手续全无,就带领我们去查封了该店。谁知第二天就有人找他的事,原来那个店的店主是本地黑老大的妹妹,最后他不仅完璧归赵的送回没收的商品,赔偿了人家几万元的损失费后让人家照常营业,而且今年的所有年终福利都让人家给采购。”

      当社会成为名利场的时候,到处都是是非。

      颇熟悉教育系统内幕的同事说, 一中校长本是中师毕业,以前在初中任校长,有能力也有魄力,在一中高考成绩逐渐滑坡的时候,被任命为一中校长。他在上任第一天,为了震慑原来的领导和教师,就在全校教师大会上宣称:“虽然你们学历比我高,能力比我不低,但是我来这里就是收拾你们的。在县里,除了县委书记的话,我谁都不尿!”没有几天,县长亲自到一中召开全县校长开现场会,在主席台上拍着桌子指桑骂槐:“我今天就是要强调领导干部的工作作风。有些学校的校长,在上任初就口出狂言:‘除了书记谁都不尿’?!我看你差得多,我告诉你,你谁都得尿!”一中校长顿时腿如簺糠,哆嗦不已,事后灰溜溜的给县长送去十万元了事。

      还是这位校长,在赴任时带去了一名校内中层干部,这名干部一次与另一名新调入的老师发生口角,当场就气势汹汹的说:“你别在这里干了!”然后马上就将状告到了校长处,校长在行政会上当众宣布:“XXX老师不服从管理,建议调离一中。”当他到了教育局将这个要求给局长说了以后,局长不冷不热的说:“连这样的问题都需要带到局里么?”原来那位老师是局长从小学到中师毕业的同学,此事不了了之。

      我们在服务员的三番五次的催促下,才结束了我们的聚会,看到同学们一个个离去,我想到中午的穷聊,在今天,人人都承认社会的进步,人人都对世事感到不满。酒后一席话权当是假语村言罢了。

     

  评论这张
 
阅读(427)| 评论(1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