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不默斋博客

花前纵酒,月下读书;不默斋主,笑阅沧桑

 
 
 

日志

 
 

同学小聚  

2010-01-09 08:00:34|  分类: 一方水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高志刚,听出我是谁了么?”我刚刚接通手机,连礼节性的“你好”还没出口,电话里就传来一个迫不及待的声音。对方操的是极纯正的井陉土语。在今天,但凡有工作的或者自认有知识的井陉人在当今南腔北调的大融合中早已自觉地向普通话靠拢了,我猜测这位不速客应该是我为数不多的隐于乡间的高中同学之一。因为只有同学会这样连名带姓的称呼,而大学同学多操普通话;现在的学生及家长都称呼“高老师”;同事早已经改称“老高”了;亲戚朋友称呼时多用昵称;网友联系多称“高兄”。于是我说了一个高中女同学的名字,对方在电话里伴着咯咯的笑声开门见山的报上了自己的姓名。

“真是你?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我有点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在元旦的前夕,分别近20年的同学从美国回来了,刚刚倒过时差的她把第一个电话打给了我——高中时候的班长。20年的滚滚红尘早已将昔日的少男少女的面庞镌刻上了沧桑,即使是共同生活、工作在本地的同学们见面虽然不少,相聚却颇不容易,因此我想借此机会招呼老同学们聚一聚。

无奈海归同学不愿意招摇,她想享受两天平静的假期生活。我只好通知了在县城工作的几位高中时交往颇多的同学。白天大家都上班,我们约定傍晚5:30在万宾楼野风斋小聚。

5点钟的时候,我们三个在教育系统的同学早早来到:我与阎宏在同一个单位工作,他和海归同学是同桌,我们自然相约而至。华子虽然胸无点墨,但走的是上层路线,现在已经是所谓的“局领导”了,他在我们来后不久就也赶到了。我们三位经常见面,便没有过多的寒暄。5:20的时候,我们的海归同学翩然而至,她素面朝天,衣着朴素。如果相遇在大街上的人群中,你保管不会想到这是在世界的心脏工作生活了十几年的同学!并且她的衣着装饰更像一位不施粉黛的普通的家庭妇女,唯一不同的是她的脸庞不像国内女同学那样留有明显的岁月的痕迹。

十几年前,同学在北大研究生毕业后,便与丈夫双双到美国攻读博士。同学取得地球物理博士和计算机硕士学位后,在底特律的一家癌症研究所做乳腺癌成像研究。

互联网代,即使我们分居地球两端的我们也对彼此的状况并不陌生,网络不能给我们的只是见面时的亲切。

尽管通过网络的大肆渲染,我们已经对美式社会以及美式生活耳熟能详了,但我还是想亲耳听到同学嘴里说出对美国的感受。

“那是一个相当成熟的国家,无论做什么都有章可循,自由国度的自由反倒不如我们国家里这样为所欲为,”同学感慨的说,“像我这样一个有着十几年驾龄的老司机在我们国内是不敢开车的!”我明白她的意思,在中国的马路上,一个司机需要的不仅是驾驶技术还需要有视危险若等闲的胆量、马路上见缝插针般穿梭的判断力以及视红灯若绿灯的敢闯的气概。中华文明书写于我们的史册,落实于我们的宣传,而唯独行动中是空缺的。

我们三个灵魂工程师中的“局领导”,带着刘姥姥初进大观园般的谦卑请教同学的薪水。由此我们又展开对两国工资、生存状况的讨论。同学年薪5万美金,这个水平的收入,即使在国内这些同学中也排不到前边但是她生活自如,1万多美金就可买一辆日本原装本田,2美元多1加仑的93号汽油,生活日用品的价格也可接受。她坦言,回国后她才感到在美国生活没有什么心理压力。

时间悄悄的将5:30抛到了身后,我看了看手机,5:50,其他同学还没有到。我给税务局的同学打电话,在电话里他抱歉的说:局里有要紧事,一时难以脱身,希望我原谅。我当然心知肚明:人家是局里的科长了,明天元旦,单位倒没什么事情。恐怕是个人有事!毕竟今天的我们已经不再是20年前的毛头少年了,每个人都已经有了自己人生的重心,因为一次同学小聚影响个人的前途也实在不太合适。假如是我宴请我们的县委庞书记,他即使遭遇巨大不幸,也会殷勤而至的。

做生意的同学人未进来,打电话的声音便传进包厢:气吞山河、声势不凡。他进来以后,与在座的我们打招呼未遍,手机便又唱起了晋剧。同学抱歉的拿起手机匆匆又走出包厢。井陉号称中国钙都,在改革开放的初期,同学的父亲就利用地理优势开起了灰窑,开始大刀阔斧的创业。经过十几年的原始积累,积攒了数百万元的资本,到90年代中期,同学大学毕业后,因为分配的工作不太理想,索性就回到家里,子袭父业,将几个灰窑扩建成了钙厂。然后就风生水起,一发而不可收。据说他今天已堪称井陉首富。

公安局的同学在电话里频频汇报了“3分钟赶到”后大约半小时才姗姗来迟,电话里听出他一定是喝高了。他现在是分局的局长,公安系统的“工作日九不准”对他是无效的。他一进来就抱歉的告诉我们:“都是省纪检委的那帮家伙耽误咱们的时间!”原来早些时候,为了落实省市领导“三年大变样”的精神,县公安局要求他们自筹资金100万改善办公条件,这样的政治任务他当然不敢轻视,竟然真的没有向上级伸手要一分钱就完成了任务。可是,不知道怎么省纪检委就盯上了他,屡屡的调查让他大为恼火。“又他妈不给我一分钱,又想让我改善办公条件,还找我的事,现在的公安工作真的不能干了!”他牢骚满腹的端起酒杯说。

不过一杯酒下肚后,就把他天生乐天派的性格就再次暴露了:“和他们的斗智斗勇让我发现自己真的是可造之才!对付那帮杂种简直是小菜一碟!”他不屑一顾的说:“和他们接触前,心里还有些忐忑,深入接触后才感觉我们都是同类。只不过人家占有天时,我们风里来雨里去,辛辛苦苦淘到一点油水,人家几句话就要与你分羹!纪委的工作真不错!”愚钝的我这才明白,他打心眼里瞧不起纪委那些人:在他心目中,他们的收入虽然不合法不合理,但是是他们克服重重困难辛苦得到的,如同火中取栗!而纪委那帮人风不吹、日不晒仗着手中的尚方宝剑而狮子大开口,那简直是敲诈!纪委的介入只不过是要对那些基层干部的灰色收入的再分配!怪不得多年以前,在基层干部间流传着一个顺口溜:“‘三讲’以前有点怕,‘三讲’开始没觉啥,‘三讲’过后胆儿更大,该干啥,还干啥!”

此前,财西门庆,自誉为“妇女解放事业的开拓者”。他的到来,让我们的包厢的中心人物由海归同学自然地传递给了他,当然,他也是个极其称职的主持人,口若悬河,不失时机的对我们的海归同学进行恰到好处的恭维:“我早就和儿子说了:‘好好学习,争取到美国留学,不要回来!’如果到那时,老同学,你能不能和美国的中情局通融通融,也接受我做一个情报员?”公安同学打着哈哈,笑嘻嘻的说道。

我的海归同学有些吃不消:“你怎么这样教育孩子?!我们哪有你们这样滋润的生活?你们上班如同游戏,天天逍遥自在,每人还拥有几套住房,与你们比较,我才是真正的无产阶级。”我的“局领导”同学和富翁同学作为理所当然的配角马上随声附和,他们或插话或注解,我们包厢里的气氛和谐而热烈。

这时我的海归同学悄悄问我:“我觉得在你们面前,我像一个傻瓜”,我说:“在他们面前,咱们都是傻瓜。”是的,在这次小聚中的她似乎已经沦为我们聚会的一个借口,一个道具!

宴会在8:00的时候结束,公安局同学豪迈的说:“老同学回国一次不易,今晚大家好好乐一乐,我请大家到歌厅高歌一曲,各位请带上二嫂,没有的我负责给大家借!”海归同学坚拒,我与阎平婉拒。

我们的不响应令公安同学有些不快,最后只得醉醺醺的与“局领导”同学和财神同学驾车离去。

回家的路上,我想起了海归同学在席间和我说的一番话,她说她和丈夫都很传统,也有回国发展的想法。前一段时间中山大学和她联系,欲聘她为教授,她特别动心。后来和丈夫考虑再三,鉴于他们多方了解到的国内环境的复杂状况,早已习惯了呆在研究室内不问世事的她实在对自己没有信心,最后不得不拒绝了中大的要求。

  评论这张
 
阅读(498)|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