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不默斋博客

花前纵酒,月下读书;不默斋主,笑阅沧桑

 
 
 

日志

 
 

书的故事(四)再见,孔夫子  

2009-07-24 16:23:42|  分类: 书情书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昨天,老豹在孔网的帖子《文化子请进来》中说:“孔网各个板块的版主集体下岗了。这是孔网改革的前奏,这是孔网的一个大手笔,做这件事情是需要魄力的,至少我是这样认为的。我觉得孔网的大部分斑竹有不作为的嫌疑,但是,我觉得灌水区的文化子这个斑竹还是不错的,我现在依然这样认为。让文化子下岗,可惜了。”

一直以来,我在孔网发帖不少,被删帖亦多。以至后来对上孔网有点心灰意冷了。今天,他们的下岗于我而言,虽不是利好消息,至少我也心头一快。我觉得自己没有必要去惺惺作态的掉两滴鳄鱼的眼泪,于是就痛快的跟道:

“我认为不是不作为,是胡作非为。凭什么老频频删我贴子?还真把自己看成党的哮天犬了?”

也怪我自己孟浪,没有看清老豹的帖子是为文化护卫者鸣不平的话就盲目跟了,相形之下,倒显得自己有些不合时宜,况且,自己的帖子都在夫子书话里失踪的,的确与文化护卫者不沾边。不过,发就发了,除了心里隐隐一丝内疚也没法补救。晚些时候,火眼金睛的文化护卫者跟帖来了:

“老豹此言差矣,在孔夫子众多的版主中,我算是资历最低的一个。要下岗也得由我先下岗。老子曰‘无为而无不为’,其实,很多帖子除侮辱谟骂、人身攻击以及颠覆国家的言论(这在西方自由民主国家亦是不允许的),还是尽量‘少为’为是,这怎么能说大部分斑竹有不作为呢?

这是网站建设的需要,一切服从大局,没有什么可惜的。”

难得孔网斑竹们“建设需要,服从大局”的高风亮节!可是,我看到更多的是整页整页的垃圾广告无人问津,长年累月的买卖纠纷无人理睬,唯一不误的是收取费用!于是我打破一贯以来的沉默,随后跟帖:

“1、本人入孔网那一天起,就本着与人为善的态度,尽量避免与人发生纠葛。从来没有在网上辱骂过别人——即使是别人在帖子里对我进行人身攻击的时候。也没有投诉过任何人——包括买到3次盗版书和两次有人中拍却避不交易。以致一好友气愤的问我:‘你以为自己这样就是上帝了?!’我的想法是自己既然已经不愉快了,何必再将这种情绪扩散及其他书友?所以但求息事宁人。“侮辱谟骂、人身攻击”的罪名我不沾边。

2、‘颠覆国家的言论(这在西方自由民主国家亦是不允许的)’这一条的界定在我们的国家似乎比较困难。比如“中国月亮不如美国的圆”可上纲作此结论,毕竟这里有公然蔑视伟大祖国的成就而盲目追求西方腐朽生活方式的嫌疑。但是我的《孔网的帖子》一帖能沾这种嫌疑的边么?无非就是说孔网的帖子有三种‘全帖、洁帖、删帖’ 如果非要牵强一个删除的理由的话只能说它触了网站内部某些人的伤疤。我不认为孔网能有矫正国民舆论导向的义务,我也不相信仅靠孔网某些人就能肩负匡扶民族文化的重任。只不过这几个人太托大了,把自己当做中宣部了。不过,中宣部、出版署倒未必狭隘若此!

在此时刻,本不该旧事重提的,我倒显得不厚道了。不过此言论对事不对人,大家亦不必多号入座。其实,我连黑手是谁都不知道的。”

我并没有盲目乐观,在一年前我就感觉到孔夫子网是一个社会,里面的管理者也类似于我们政府机关的官僚,有不作为甚至胡作非为的嫌疑。所以我在另一个帖子里面说:“我没有期待孔网的论坛自由会春风化雨,正如我们过去的历史一样:老蒋走了,未必就意味着自由来了。”

久未发飙的老豹似乎有点手痒就又跟了一段耐人寻味的话:

“孔网是中国人的,而中国的最大特色就是不论什么单位包括网络都是有许多婆婆管着的,而婆婆也是需要看上头脸色行事的,如邬署长之类。

还记得李公仆和闻一多先生之死否?并不是蒋先生下令要手下人如此行事,而是下面的人揣摩圣意,自以为是干的,呵呵,不说了,再说就跑题了。”

老豹大概意犹未尽,在今晨,他把他最后的一段话又以《孔网的删帖与言论自由》为名单独发出,在孔夫子网改版的时刻,这的确是一个很好的话题。

老豹毕竟是老豹,他的话题再次勾起我的共鸣,于是我就将自己的心理所思和盘托出:

“我支持孔网的删帖的权利,对于那种涉及侮辱谩骂、人身攻击的帖子就应该毫不留情。孔夫子网应该是读书人交流心得、互通有无的平台,而部分人携带个人恩怨进入论坛,肆意妄为,只能是斯文扫地!这样的言论应该删除。

对于对‘反动’的界定,我以为应该从长计议,不能一看到没有符合主流的言论就武断为‘反动’,我认为读书人应该用良知作社会的义务监督员,不应为利益作政府的吹鼓手。

还有一点,我觉得删帖一如判刑,应该将原因告知发帖者,不教而诛是不文明的行为。以前的删帖更像社会上的暗杀和绑架。”

我觉得自己的话很中肯,很理性。尽管我没有对孔网的环境好转抱有多少幻想,让我始料不及的是,我的跟帖竟使帖子再度遭殃:下午我上网读帖的时候,竟百觅不见。我赶紧询问老豹,老豹告诉我,帖子被删了,但他早有准备,又以《空网的社区面貌焕然一新,好,好,好得很呀》改头换面发出了。

这次我实在找不到客气的理由了,彻底堕落了一次:

“不幸被我言中,又被狗娘养的删了吧。恐怕外星人也不敢说我的跟帖有反动言论吧。

我实在找不出比上边一词更合适的词汇来奉送了。因为无论中外,凡我人类皆不会做此旁门左道联想,那就只有异类了。”

谩骂有用么?不到三分钟,我的跟帖又被删了。对于这种读书人聚居地明以夫子标榜却暗行军管的霸道地方,对于这些披着文明马甲的无赖管理者们,我唯一能做的就是离开了。毕竟冲动一下人易理解,和流氓比赛无耻会贻笑大方的,重要的是让更多人看到它那美丽画皮后的卑劣本质。

在孔夫子的故乡总应该能找到一片让读书人说话读书的地方的,我坚信。

 

 

 

 

  评论这张
 
阅读(522)|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