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不默斋博客

花前纵酒,月下读书;不默斋主,笑阅沧桑

 
 
 

日志

 
 

往事(二)  

2009-07-21 09:55:26|  分类: 一方水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位慈祥的老人突然就走了——他是我同事的父亲。老人早就知道自己患有肺癌,因不愿意给孩子们增添负担,一直独自承受着痛苦。孩子们是在老人弥留之际的遗言中才知道详情的。

我想起了我和老人在一起的那个黄昏。

大约是三、四年前的一个秋日。金黄色的余晖洒满学校传达室的小屋,我就在这里和老人摆开了龙门阵——这是我的一大爱好。

老人很孤独,对我这个主动靠近他的人充满好感,话匣子毫不费力就打开了。

窗外学生正在军训,我们的话题也是从军人开始的。因为事过三、四年了,我的记述远没有了老人当初讲述的生动,以后想起来在陆续补充吧。

下面是老人的讲述。

我是一个老兵,解放前入的伍,退伍退到阳泉三矿的。现在的退休金却只有和我同岁的老李头的一半,他也是老兵,我跟的是刘伯承,他是跟傅作义起义过来的!没办法,人家退休前所在的煤矿效益比我们好。

(老人的话里好像有流行元素——对不公平待遇的不满)

我当兵实属偶然。

记得那年刚刚赶走日本人,村子里又闹起了土匪,其实都是些游手好闲、不事劳作的游民!这些人白天在家里歇着,晚上集合起来抢劫。土匪闹得很凶,我们那一带的村民为了自保,纷纷要求村里的有钱人称头起来组织民团自保,那时候我们村的民团在三乡五里最威风,还配有一挺机枪呢!

(现在我能想起老人说到此处那一刻满是自豪的表情)

那时候的人特别的亲,附近几个村庄都都自觉的形成了统一战线。一有风吹草动,三乡五里的乡亲都给通风报信。现在的人情差远了,只知道顾自己!

(老人不由得感慨起了人心不古、世风日下)

我清楚的记得,那是在一个黄豆、高粱快熟的晚上,天气很热。我们得到消息,有一股土匪从苗峪方向向我们村摸过来了。我们的民团里有当过民兵的人,马上组织我们埋伏了起来。

土匪是乌合之众,被我们打了个措手不及后马上就慌了神,他们边打边撤。我们看到他们撤退,更加来了劲,那时候都年轻气盛,想到这群土匪一直以来对我们的骚扰,头脑一热,就决定彻底干掉他们,我们最后在白土坡和当地的民团将他们团团围住,除了一个乘夜色逃跑外,其余的19个土匪全部被打死了。

(莫非经历过战争的人会变得冷血?19条人命在老人嘴里似乎微不足道,我没听出多少内疚)

打死他们以后,我们高兴了时间不长就又害怕了,担心会遭到更大规模的报复,毕竟是19条人命!我们这才感叹这世界没有卖后悔药的。于是,从那一天起,我们村里的壮年男人白天下地劳动,晚上不敢呆在家里,全都跑到村子周围的山上过夜。

一天,村里来了一个陌生人,对什么都好奇,问东问西。经历过战争的人谁都不傻,他一走,我们就感到不妙,于是村民连地里的农活都没心思作了,我们变得更加小心翼翼了。

这天夜里,我们害怕的情况终于成为事实,夜色中,我们在山上看到有四五十人的武装行动迅速的穿过村子边的农田摸到了村口,将整个村子团团围住。我们一看就吓傻了:这哪里是什么土匪,是货真价实的正规部队呀!我们不敢开枪了。

原来那群土匪是元氏人,那个死里逃生的回家后就告诉了本地的干部,元氏人在涉县八路军129师总部里有关系,他们就将伪状告到了师部,说是有地主武装杀害抗日有功的游击队员。那时的八路军护犊子得很!听了一面之词后就马上派出侦查员前来侦察。白天那个陌生人正是部队的侦查员。当然,这都是后来知道的。

八路军进村以后,一个男人都没有找到。接下来就像影视剧中一样的纪律严明,他们没有一人在老乡家里借宿。第二天早晨,八路军战士给村里的大婶大娘挑水、扫地,还耐心得做她们的工作:“我们是人民的部队,不会为难大家,劝家里的人都回来吧”,起先村里人个个半信半疑,我们呆在山上也不敢下来。几天过去,八路军驻在就是村里不走,依旧帮村民挑水、扫地。还是那样做妇女的工作。于是年长的祖母、母亲,年轻的妻子、姐妹都受感动了,纷纷到村边喊话,到山上劝说自己的亲人回家。

我们在山上也熬不住了,都纷纷回到了村里。

(“你就在这种感召下当兵了?”我似乎猜到了结果,就脱口而出。

“嘿嘿”老人笑了笑,没有接我的话,继续他的讲述。)

当我们都回来后,部队将我们集合在一起,向我们宣布:“非法组织地主武装,残忍杀害抗日战士,性质恶劣,必须严惩。”我们马上就被吓傻了,这是哪和哪的事呀,哪里来的地主武装?谁是抗日战士?我们纷纷叫屈。八路军不信,就开始对我们上刑,先将村里的保长困了起来,用部队的军用电话线缠住他的头,然后逼问谁是凶手,保长开始不说,八路军战士就摇动电话机,紧箍咒越来越紧,保长终于支撑不住了,哭着交代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这样的方法审查后,发现我们没有说谎。这部分部队不知报告上级了没有,反正最后向我们宣布决定:民团立即解散,没收全部武器,我们村必须出10名青年参军。

我就这样成为一名军人了。

 

我早就知道战争年代抓壮丁的不止国民党部队。但这是我第一次亲耳听到。用太平盛世的观点永远想不清那个特殊年代的事情,这一点我能理解。我好奇地问那19人的后事,老人淡淡的说:“授予他们19个人烈士称号。然后,我们将尸体以棺木装殓,送回元氏,向人家家属赔礼道歉就了事了。”

我记得读到过有一个在内战中死亡的烈士,在大陆享受烈士待遇,在台湾也在享受同样待遇,敌对双方都认可是自己的人,他到底是为谁服务的问题早已经伴随他长眠于地下了。但是,我们可以确信的是,不属于烈士的烈士是大有人在的。

                                                                                                              2009年7月21日

  评论这张
 
阅读(392)|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