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不默斋博客

花前纵酒,月下读书;不默斋主,笑阅沧桑

 
 
 

日志

 
 

书友的故事(七)朋友小戴(上)  

2009-12-31 10:44:43|  分类: 书情书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9年的最后一天,我坐在电脑前,写下如是题目。

一年来,在我的现实生活和网络生活中,给予我帮助的人很多很多,我总是不住的提醒自己:我是生活中的幸运儿!生活赋予我很多志同道合的朋友和格格不入的朋友,前者给我以前进的动力,后者赐我以磨砺的机会。正是这些各异的朋友,让我的生活更加丰富、生命更加完善,我由衷的感谢他们。

我特别感谢戴学林先生。

戴兄是我最近认识的一个有才华还有抱负的年轻人!虽然我除了姓名再没有更多他的资料,

本月初,我打开自己网易的邮箱时,也打开一条新的友谊小径:

                                                                              (一)

                                                               

不默斋兄:

你好!以书斋名称呼老兄,从“语文”(我猜测老兄是一名语文老师?)角度分析,完全荒谬,勿怪。

可能你会奇怪,一个陌生的网友怎么会给你发邮件。自我介绍类的话就不多说了,前段时间因搜集资料(关于港版《非常道》与大陆版的差别),误打误撞进了你的博客。一进去就被“吓”住了,好一个书迷!—并且还“别有用心”,买恁多不“和谐”的书!

一晚上下来,将你的那些日志看完。这段时间读你的《台湾网友苏珊》,看时心都“紧”起来了,以我这个火气大的年轻人看来,这个苏珊可真够呛的。希望那你尽快更新。

你写的那些“草根”爱书人的私语,在我读着比那些泛滥的所谓名家名人的书话作品好看有趣多了。

顺便说下,你提到的一书作者“邓来正”应该是“邓正来”吧,还有你提到台湾的一些史学者,将陈永发归入“作古”行列,是不是弄错了?我所了解的信息是陈永发65岁,现在是中央研究院院士。一直在寻觅他的《延安的阴影》,就是不得。

加你QQ,不见回音,就冒昧给你敲上这封邮件。一个多少也算爱书人的陌生网友 戴学林

 

这是戴兄初次走入我的视野,难为他竟卒读我的博客,并且指出其中的谬误。我为戴先生的认真而感动,于是在兴奋中匆匆回信:

 

戴兄您好:

您的来信让我受宠若惊。蒙您抬爱,不以我的文字粗俗,竟能卒读,我感激不尽。

其实我是一名数学老师,现在在学校做政教工作,我们这类职业学校,学生管理难上加难,社会势力层层渗透。所以我每天杂事缠身。读书是我唯一的业余爱好,因为没有接受过太多语言文字方面的教育,对所思所想只能一路流水记录下来(为了遮羞,我常对朋友们笑言:白话文就是白话如水的文章,散文就是一散到底的文章),让我兄见笑了,望戴兄以后多多指教。

谢谢兄为我指出文中的诸多的错误。这些错误中有笔误,也有资料记忆不准确造成的失误。唐突贤达,实在不该!我在阅读《胡适作品集》中的《水浒传与红楼梦》一册时就发出“自己绝不适合做研究工作”的慨叹,我既缺乏容纳诸多资料的头脑也没有那么缜密的心思,并且还是个粗枝大叶的人。

网络大大拓展了我们生活,给我们带来欢乐的同时,也给我们带来了一些伤害。苏珊的故事最终没有传统的大团圆式的结尾,我在发出前一部分后就有些后悔:毕竟已经过去,旧事重提是否对当事人有失厚道?我有一丝担心。我在这些虚拟的关系中也植入了我的真诚!但是,我的生活态度是乐观的,对于每一件事,我都能看到积极的一面。“我不是最优秀的,但我是最真诚的”的确是我的信念,这种信念给我带来好多的快乐。

 我一般不上QQ,所以可能答复迟了点。望戴兄见谅。

 交浅言深,兄勿见怪。希望今后能够得到戴兄的指点。关于《非常道》的问题我会尽可以的帮您查询。

 另,望今后兄可以赐示您的大作。

                                                                                                                       不学无术的人    高志刚

 

                                                                              (二)

戴兄用自己的热情和活力开启了我们交往的大门:

 高兄:

给老兄回邮件,起标题,忽然想到“高书痴”这么一个八卦的词,勿怪勿怪。老兄的邮件过于客气了,咱随便点。可能出乎你的意料,我是一个24岁的小伙子。 

“我不是最优秀的,但我是最真诚的”这也是我读你那些文章最大的感受,希望老兄别把这当作客套话。见过一些人和事,有的时候会感慨,用我们年轻人有火气的话(高兄可属于“中年人”向“老年人”过渡的行列啊,哈哈)说就是装逼。

我总觉得爱书的人是幸福的,爱书人关于书的那种“痴爱”是有相通之处的,所以第一次进入你的博客,看那些日记时就爱不释手。一些作品也未听说接触过,从你那可以得到一些新的讯息,进一步摸索。关于爱书,顺便附录自己前几天写的一则购书记录吧: 

终于下定决心,订购下瞄准已久的黄永玉的《老婆呀,不要哭》(港版,120元)。也记不清多少次“仰望”这书,价格让我既恨又爱。在定购这书之前,已买下其它五本港版作品,花了近600元。真的是勒紧裤腰带买书了,原本想给店主留言,让他一定帮我把黄永玉的这书留着,等下月手头稍“阔绰”些的时候一定购买。在心爱的书面前,时会作一番思想斗争,不敢买,又怕万一被人捷足先登了,到时也只能无语问苍天。相信很多爱书人吃过这样的苦头。心一狠,就购下吧。爱一个人可以让人既爱又“恨”,有时爱一本书何尝不是如此呢?爱一个人可以让人变得“狠“,爱一本书亦是如此。

很多人将爱书与爱女人作比较,虽然说烂了,但我还时会得意于自己的那点儿“发明”,比如:我爱你的灵魂,也爱你的肉体—女人如此,书亦如此—对书来说,灵魂是书的内在内容、气质,肉体是装帧、纸质。 

附上这则记录,见笑了,我想老兄能理解这种情感,因为大家同是平凡的爱书之人。

对了,我在一出版公司做编辑,刚做没多久,很多东西待慢慢学习吧。业余感兴趣的是关于足本与洁本的差异,言论自由在这些细微的地方体现吧。那天就是因为想了解港版和大陆版《非常道》的具体区别,才误打误撞进的你的博客,呵呵。阅读方面,平时偏重国共历史的部分,表现症状“偏食”,其它方面的,还要向老兄请教,实在不是客气话。越读历史,越不敢随便说话,随便写东西,这是我的一点粗浅感受。好久没有好好写过文章,都感觉迟钝了。 

另我在网易设有公共邮箱(这也是实在没办法的办法,曾试过发公共论坛,发到哪,删到哪),在里面放了一些平时整理的东西,老兄有兴趣不妨下载看下。douban8288@163.com  密码111222333

1.山寨版《余英时集外文》(全五卷)

3.查建英《八十年代访谈录》被删改部分

4.钱钢《旧闻记者》(上海书店版)被删改部分(附录未收入的部分)

5.陈丹青《幸亏年轻-回想七十年代》被删改部分(三联版和广师大版)

6.《胡适之先生晚年谈话录》被删改部分

7.萧公权《问学谏往录》被删改部分 

                                                                                                                                匆匆复上  戴学林

 

我从戴兄给的公共邮箱中找到了他的信中所列的内容,这不是被体制囚禁的文人的骨气和作品的精神么?

 

戴兄好: 

两个删减对照的整理是你做的还是下载的?如果这是你的劳动成果,那你太了不起了!

其实我更喜欢称洁本为阉本,我觉得那些东西不配用一“洁”字。正如阉人是阉去了男人的阳刚一样,阉本则摘除了书的精神,这样的书不看也罢。所以我宁可少消费一点日用品,也会省出钱买全本。在我的眼里,阉本总是那么猥琐不堪,阉本就是地地道道的赝本!

我喜欢这样毫无顾忌的交流各自的心得,让自己感到亲切而真实。可以看到我们在淘书的过程中有相近的经历和共同的爱恨情仇。

我原来做过买《八十年代访谈录》的计划,后来由于计划外开支太多而放弃。看了戴兄的补删,又萌生购买的念头了。另外,戴兄对香港中文大学版《中华人民共和国史》感兴趣么?我计划年后买一套。

很羡慕你的编辑的工作。我曾用过书痴、书蛀的名字。

希望我们经常联系。

                                                                                                                                            高志刚

和戴兄的两次书信往来,他的热情和直爽让我感觉到自身的暮气。他的孜孜不倦和直言不讳让我亲切、熟悉、振奋。给他回信后我心里便有种默默的期待:期待着收到他的回信。

  评论这张
 
阅读(409)|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