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不默斋博客

花前纵酒,月下读书;不默斋主,笑阅沧桑

 
 
 

日志

 
 

柔弱的教育(一)  

2009-12-20 13:37:05|  分类: 校园本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走进办公室的时候,张老师几乎要失控了:她有点歇斯底里。对面的学生像一个斗鸡,双拳紧攥,满脸不屑,还在不以为然的振振有词。

       这里是政教处,学生这样面对着一个身高不足1米55的女老师,我有些看不过眼去,就径直走过去,轻轻推了推他的肩膀:“有什么事情可以好好的和老师说呀”。

       让我促不提防的是这名学生转过一张狰狞变形的脸,那一张匪夷所思的嘴里蹦出一连串的愤怒、委屈、声讨:“你还打人?!老师打人!我还真不怕打架!”

      我这才看清楚,是09机电班的赵齐!由他的嘴里说出这样的话让我十分的理解。毕竟这是我第二次领教他的无理取闹了。

       我理解他的表现激烈,因为他有一个造就混世魔王的家庭环境。我曾不止一次和同事发感慨,一个不可理喻的孩子的诞生三要素是必须有不可理喻的土壤(家庭环境)、不可理喻的种子(父母人生观)、不可理喻的阳光和雨露(启蒙教育)。

       对于这类学生的教育成本极高,我已经不止一次的核算过:与其孤注一掷于一个人身上,做着毫无把握的事情,远远不如普撒雨露于众人让众人得道。因为人的精力是有限的。在这个问题上,我没有自得于自己的感受,但是我坚持我的取舍。

       我异常冷静的把他带到了我的办公室,梁老师正在伏案写作。

       “怎么了?受委屈了?”我表现的和颜悦色。

        “废话!你打人!我不怕你!你知道XXX么?”赵齐异常的激动,伸手指着我的鼻子咆哮着。他说的这个人名是县城里一个过气的黑老大的亲戚,一个小混混。

       “认识。”我宠辱不惊。

       “那是我姐夫!”赵齐说这句话的时候,脸上掠过一丝自豪,一如五六十年代的纪录片中的人民谈到:“我见过毛主席!”时候的自豪感一样。

         接着,赵齐就开始了一连串的动作,伸手拿出手机给他的姐夫打电话:“姐夫,快带人到学校,政教处主任打了我了!”不知是心灵受到了极强的刺激还是满腹委屈终于找到倾诉人的缘故,赵齐突然泪流满面,呜咽起来,在那一刻,受他的感动,我几乎也将自己幻化为摧残幼小心灵的刽子手形象!

       然后,又挂通了家里的电话:“爸,我是齐齐,老师打伤我了!你赶紧来学校吧,我已经告诉我姐夫去接你了。什么?你费他妈的话!让你来你就赶紧来!”听后半句的意思应该是给他那个有点不知趣的父亲的最后通牒。

        “你在哪里?石家庄?你回来吧!老师打我了!”第三个电话打了一半,赵齐将电话递给了我,我接过电话:“你他妈想死么?”电话里传出一阵臭骂声,骂完就匆匆挂了。

       小地痞伎俩!我马上问赵齐:“谁?”

      “哥们。混社会的。”

      “什么地方混的?”

     “微水、石家庄、矿区那里都混。”

      我无言。他的认知里“微水、石家庄、矿区”就是他的大世界!他的“混”也就是敢干点偷鸡摸狗的勾当,他的“有人”就是能够认识三五个小流氓。我忽然感觉这孩子单纯的可怜!但我不计划有所作为。

      在一旁的梁老师有点看不下去了,想过来说两句,被我用目光阻止。

       我打电话通知了他的班主任,将他领走。我有我的原则,这个孩子我不能教育,也教育不了。

       我马上找到张老师了解情况:昨天晚上,学生会卫生部检查教室卫生,赵齐正在班里吃零食,卫生部成员告诉他说,课余在教室吃零食乱扔垃圾不仅会扣除班级的量化分数还要影响班主任的工作业绩,希望他注意一点。赵齐满不在乎:“怎么了?不就是扣几分么?班里有的是分数扣点又如何?至于班主任那里,我有的是钱,给他两元做补偿不就行了么?”今天早晨一上班,卫生部的同学就告诉了张老师,然后就有了以后的事情。

       半个小时后,赵齐来找我:“对不起,老师我错了。”

        我轻易地打发他走了,言不由衷的道歉只是为了给我一个台阶,我心明如镜:这个台阶的代价很大!当你虚荣的恢复所谓的面子的时刻,就是学生尽情的嘲笑教师的愚昧的时刻!尽管这种形式主义也是班主任老师半节课的成果,我不需要这种虚伪。教育就应该刺破虚伪的形式主义走进受教育者的心灵深处,如果不能,那就不要。

       赵齐走后不久,他的父亲面无表情的在班主任的带领下进入我的办公室。我将情况简要的介绍了一下,我没有奢望这种家长配合学校做好孩子的教育工作,因为我太清楚了,那样的想法简直是与虎谋皮!我的看法并非捕风捉影,如果家长在孩子的身上稍微投入一点心思,孩子不会发展成为这样的。

      “我既然来了,就应该见见孩子,听听他的说法吧。”依然是冷冷的口气。

        赵齐在他老子面前一把鼻涕一把泪,详略得当的沉痛诉说自己今天的血泪史,他老子的到来更让他扬眉吐气,以至于我对他叙述中刻意隐瞒的一些细节也直言不讳不在隐瞒。他的老子的脸色在他的叙述中也多云转晴了。

        “我就知道没有多大的事情,老师就不敢打你!”这是他听完儿子的称述后的第一句话。

         “既然没事,好好上你的学,不要没事找事。老师们,你们忙吧,我这就走吧。”这是他说的第二句话。

          我这才拦住了他,一一细问他的情况,那个所谓的“微水、石家庄、矿区哪里都混”的小地痞原来不是别人,是他的另一个儿子,赵齐的孪生哥哥赵秦。

        至此,我就看遍他这一家人了。我对他们点了点人生中几个小道理就放家长走了,“天要下雨,娘要嫁人”,教育是因材施教而不是彻底改造。

       我忽然又起了他们家里的其他成员以及赵齐身上发生的另一件事情。

      

  评论这张
 
阅读(207)|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