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不默斋博客

花前纵酒,月下读书;不默斋主,笑阅沧桑

 
 
 

日志

 
 

书友的故事(四)菊博士  

2009-12-16 10:50:43|  分类: 书情书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诗余戏笔不知狂,岂是丹青费较量。

聚叶泼成千点墨,攒花染出几痕霜。

淡浓神会风前影,跳脱秋生腕底香。

莫认东篱闲采掇,粘屏聊以慰重阳。

 

认识菊是在秋高气爽、重阳将至的一天。

那时,我由衷的钦佩一位网上朋友充沛的精力。不料朋友笑言自己的原动力是为了不让一位能工诗、懂丹青的红颜知己失望。

我始料不及的是,自己不经意的一句话竟引出一个美丽的网络故事!于是我对这个故事的女主人公充满了好奇。

她叫菊,极痴迷我这位朋友的帖子。每帖必看,兴致所至,便写下自己的倾慕与赞叹,更多时候,是默默地关注。

朋友的简介点燃了我内心想亲自接触这位才女的愿望,于是就有了我初次冒昧的打扰:

“你好!你的故事让我心动,你的独白让我倾倒。从朋友的口中了解到你的那一刻,我的心里便为你画了一个素描:你的容貌不漂亮,但有气质;你的生活不富有,但很精致。在这一碧万顷的秋日里,为你送上一个遥远的问候,一声真挚的祝福,祝你生活愉快。”

我做事并没有太多的目的性。这是一个很冲动、很随意的极代表我个人风格的问候。因为菊并不在线,所以我留言以后就悄悄离开了。

那天是9月9日,一个吉祥的日子。

我不是那种特别活跃的人,好奇心降温后就没有继续主动的联系。

半月后的一天,当我几乎已经将这档子逸事淡忘的时候突然收到了菊的消息:“您好,忙么?”

正在读书的我,感到很意外:“你好,我正在对比着读陶菊隐和丁中江。前一本书是我们共同的朋友赠我的。”

前一段时间,朋友赠我一套1977年版陶菊隐的《北洋军阀统治时期史话》,后来我又买到了丁中江的《北洋军阀史话》。此时,我正徜徉在同时代不同立场的两位大学者对共同的历史的迥异看法间。

“他的文采越来越好了。”她毫不隐讳自己对朋友的好感。透过她的话语我能感觉到她的甜蜜、自豪和幸福。

其实她的评价极具女性特点——主观!对朋友的文字,我实在不敢恭维,至于说“文采”,根本就谈不上。在谈起我们共同的朋友时,我觉得菊有着和她的年龄极不相承的单纯:朋友是一个豁达磊落但是有着诸多缺点的人,但在她的心中,朋友是世上完美好男人的典范。我不愿意扫她的兴,也不愿意随声附和,于是就岔开了话题,我自报家门:“我是一个小小教书匠,很痴迷本职工作的那种。你可实在难得呀!朋友对你的诗才赞不绝口!”

 “别听他吹。倒是你,教书育人,的确是让人心生敬意的工作呀。”她听到对自己的赞美有些羞涩。

我们的话匣子就这样打开了。菊小我四岁,初中毕业后自谋生路,由于业余喜欢爬格子,又没有正式的工作,所以将自己几乎所有的时间都耗费在自己的博客和网店里。

面对这个真正自食其力的自由职业者,我询问她的家庭状况。

“爱人有间画室。平时也喜欢写点东西。兴趣来了,就画几幅画。孩子已经上三年级了。其实,只要活的开心,做什么都无所谓的。”

面对艰难,她不以为然,说得很轻松。我被她的“只要活的开心,做什么都无所谓的。”的乐观态度感染了,打心眼里敬佩这对自由人夫妇:

“做自由人挺好的,我桂林有位朋友,也是有一画室。生活的挺逍遥。”我想起了我桂林的一位朋友,就鼓励她:“坚持到底,永不放弃,你们会成功的!我坚信。”

“谢谢你!以你为友,是我的荣幸。你现在的年龄,正是男人的最好的时候,让我们共勉吧”。她没有独吞我的鼓励。

我把话题转移了她的生意上,菊有问必答,她坦白地告诉我,当地有很多做旧书的,她的书多数是从别的做旧书的人手里、废品店及收废品的人手里搞到的。我能够从她的谈话中感受到她的善解人意:

“人活着,会有很多外来的困扰让人感觉到生活的艰辛,活着是美好的,只要看到太阳,心情就会明媚。”

受她的感染感慨地说:“唯艰辛,亦凄美,大概生活的意义在此吧。你真的是一位诗人,朋友所言不虚!”

我告诉她,自己喜欢一个人在网上从一家家书店里泊过,浏览书目,欣赏书影,于我而言,这是一种宁静的唯美的享受。

她不以为然地反问:“世上让自己喜欢的事物太多了,哪能一一得到?”

她的话让我顿觉汗颜:在此以前,我竟没有发现自身掩盖在清高下面的这一点贪婪!

夕阳悄悄经过窗外,滑落西方。我们畅谈着彼此对生活的感悟,我告诉她,世事难料,病愈后的我有了更充足的时间、更平和的心态去回想往事,反思生命,眷恋生活。

她依然平平淡淡:“往事如烟梦里释怀,你的心态真好,‘静水深流’一定适合你!”

我告诉她,我和朋友虽然素昧平生,但是无话不谈,我珍惜自己人生中这些脾味相投的知己。

 菊说,知已歌赋同吟翰墨情,这是一种感觉前世相识的缘。

接着,她又郁郁的将话题引向了朋友:前些时日,菊听说本地有位老人要处理掉自己的全部图书,一共有几万斤,并且价格低得惊人。于是她在第一时间内就通知了朋友。不料,朋友竟没有理会就扬长而去了。我宽慰道,也许他有要事,所以来去匆匆。

为她的古道热肠所感染,我惊奇地问她为什么不自己盘下这批货?并告诉她如果资金上有困难我或许可以略尽微薄之力。

她依然是那种波澜不惊的口气:“我不做。钱什么时候也挣不完的,我不愿意让它锈住了淡然的心”。

我实在不知道这么从容的回答中,需要多少年的修养和积淀 。

菊喜欢书法,也收藏山水画,这让我越来越觉得她不食人间烟火,但是她随后的一连串问候让我否定了自己的结论:她详细的询问我得病的原因,询问恢复的状况,询问聊天是否碍事,询问现在采取何种方式治疗?

我笑着告诉她,她的这些提问颠覆了她在我心中的形象。我没有料到她也这么罗嗦。其实我心里充满的是感激。然后我戏言,我采取了世界上最先进的疗法为自己治疗:心疗!

于是便给她讲述我的治疗心得:敞开心扉,胸中不装腌臜气。这比吃太上老君的金丹的疗效都好。

菊感动了,说:“是呀,活着就是美好的,只在心里没有雨天,天空就会是晴朗的;只要天上有太阳,心情也会很明媚的。如有机会你来杭州,我陪你看看三潭印月……”

我也感慨道:“是呀,携几个心仪的朋友,若即若离,偶尔聚聚,是人生一大快事!”

“三两好友举杯邀月,人生一乐——不在于你是男人还是女人,不在于你是领导还是百姓,只要心仪。”菊依然淡淡地说。在她释放的优雅的光晕下,我情不自禁的称她为“菊博士” ,她大窘,坚称自己没有上过几天学。

然后菊向我索句,我信口一句:“壮士肝胆烈士血,美人颜色古人心。”

菊说,刚才只感觉到的我的温厚和平静,这两句却让她感到我的奔放和热烈。

当晚霞褪却红晕,薄暮掩上窗口的时候,妻为我送来一杯清茶,菊也以我应该休息为由,结束了我们的聊天。

望着眼前的清洌而飘着袅袅幽香的茶,似乎有菊博士淡淡的身影。

 

  评论这张
 
阅读(358)|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