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不默斋博客

花前纵酒,月下读书;不默斋主,笑阅沧桑

 
 
 

日志

 
 

教育个案(一)上网女孩(1)  

2009-11-10 19:32:28|  分类: 校园本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一份认识

       我手头放着一份学生写的认识,最初我没有注意——由于管理体制的问题,我终日深陷在头疼医头脚疼医脚的汪洋大海之中,根本无暇顾及这样的善后。常常是处理完一则,马上接手处理下一则。——是梁老师的提醒让它进入我关注的视野。

      这是09园艺班小C的认识:

老师:

       昨天晚上我没有上晚自习,在网吧呆了一夜。我在返校的路上遇到小F的小学同学,我们彼此认识,但不太熟悉,我们聊了两句就谈到小F,他说想叫小F一块出来玩,他请客。我就给小F打了电话。我们等到下了晚自习,打车到了学校门口,小F请假不成,只得从墙头翻出。我们一块到了网吧,玩了通宵,为防止我们班主任察觉,各自打车回校。

      回来之后,我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这样违反校规会受到严肃处理,我很害怕,就想用谎言掩饰自己的恐惧,可是经过一番内心挣扎,我还是决定坦白从宽。毕竟错的是自己,我该为自己的所作所为负责任,逃避不是办法。

      也许是忙碌平淡的学习生活太过于安逸,平静的无波无澜。我想寻找一种让自己放松的愉快的途径,但是却选错了方法。我人生的岔口出现了分歧,我最终还是没有足够的控制力去让自己迎向光明的道路。在做错之后就像撞了南墙,疼痛是我醒悟。我内心忐忑不安,我害怕学校的处罚和家长的责骂。我已经经历过一次失败,我拼命想挽回自己的过错,可是一切为时已晚。

      我现在后悔极了,我后悔不该不好好学习,更不该违反校规。我想到了开学初面对家长的信誓旦旦,现在看来那些话语过于丑陋可笑,我这是在敷衍父母,骗了他们也骗了自己!我想起了父母的语重心长,想起了他们为了我付出的汗水和泪水。我现在无比愧疚,惶恐不安。是的,我害怕父母的打骂!看看自己周围的同学,一个个认真学习;面对老师的提问,对答如流。而我,却像一个文盲,只有沉默木然坐在教室。我在同学们的目光下愧疚,我清楚他们没有歧视我,可我仍然觉得他们的目光如同利剑,不停地戳向我的心窝!我想过好好学习,可是碰到难题后,我总是懦弱的选择放弃,我是一个没有毅力的人。

       我不喜欢我自己,我感觉自己浑身缺点,什么事情都做不好,我像一条恶毒的蛇,犯错误还要拉上同学,让她陪我一起接受老师的处罚和家长的责骂。如果不是因为我,她本应该坐在教室认真学习,而不是蜷伏在办公室一遍遍的写检查,我害人害己,后悔极了。

      我知道父母已经知道这件事了,我很害怕打电话再次遭到他们的训斥,因为一时的冲动而惹出这么多的麻烦,真是不应该!

      我错了,我希望学校和老师能够给我一次机会,请不要对我失去信心,不要放弃对我的教导,我真心想洗心革面、重新开始。

      我真的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了,我渴望原谅和理解,我卑微的像一粒尘土,我需要一点点宽容。

                                                                                                                  小C

                                                                                                          2009年11月2日

       尽管她的认识中明显暴露出这个年龄的孩子特有的那种带有炫耀性质的辞藻堆砌以及词不达意。我不否认,能写成像这样声情并茂的认识的学生在我们学校也属凤毛麟角了。

       我的身份像判官,但是我宁愿自己是一个牧师。这个孩子的最后一段话让我感觉似曾相识,但还是打动了我:“  我真的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了,我渴望原谅和理解,我卑微的像一粒尘土,我需要一点点宽容。”

      我想起了我了解到的小C违纪的经过。

 

                                                                    (二)两个女孩

       11月1日,周日,是我们的学生返校的时间。

       在上晚自习以前,09果林班班主任唐老师接到小C从家里打来的电话:“老师,我今天感冒了,我想请今晚上的假。”因为是一个文静的近乎胆怯的女孩,唐老师未及多虑就答应了。晚自习第一节课后,该班女生小F向唐老师请假,说有急事需要外出,班主任唐老师以天色已晚出行危险为由婉拒。第二节课,教室里不见了小F,唐老师及学生找遍校园每个角落,没有发现小F的踪影。在校门口,门岗刘师傅告诉唐老师,小F是欲伺机混出校外,被门阻后,才去找班主任请假的。刘师傅还提供线索,小F到门岗时,校门口有一辆出租车在外等着,车旁还站着一名男生,车里还有一名女生。唐老师随后打电话通知了家长。

        晚上11点,家长打电话到学校办公室,学校联系班主任了解情况。

       2日早晨7:10,小F打出租车回到学校;7:30,小C打车回到学校。

       政教处里,听了班主任的介绍,我开始接触两位学生。

       我:我理解你们的情感和想法,但是,以一名也经历过青春时节的过来人的角度,我不支持也不赞同你们的做法;作为一名教师,我为你们这样的做法感到担忧。你们是90后,我不希望我们之间的谈话不是顾左右而言他的兜圈子,我喜欢开门见山实话实说。

      我一直尝试和学生平等的交往——尽管这种尝试阻力重重,有同事的误解也有学生的曲解。

      当一名学生违纪的时候,即使他(她)表现得蛮横粗鲁,但是他(她)的内心是脆弱的。他(她)既担心坦率错误将受到老师的严厉处罚,又害怕谎言遭到众人的鄙视。如果这时,我们能够有耐心给他(她)一丝理解,让他(她)感受一点温馨,一定会比暴风骤雨式的严厉的效果更为可观。——女生尤其如此。

      当然,我不敢说这是百试不爽的真理。毕竟我们面对的是一群有着鲜活个性的生命,他们对世界的认识是五彩缤纷的。

      “老师,我说!我们错了,我们去上网了。”经过短暂的思考,小F干脆的说。

       对话的大门打开了,我预期的目标达到了。

      “老师,我不明白的是,你们大人总是说这也危险那也不行!我就不知道有什么危险?!我们已经不是三岁的孩子!我这不是好好的么?”

      小F的反问让我明白,以我为代表的“大人”在以她为代表的孩子们心目中并不可信。在他们心中,我们是在山上乱喊“狼来了”的恶作剧的人。

      这个心直口快的孩子的怀疑马上让我意识到,这是我们这些教育者和他们这些受教育者之间认知的差别,即“代沟”。我们应该有人挑起沟通的重任。他们的心目中,学校的制度就是为了束缚他们张扬的个性,老师就像霸道的奴隶主,就是为了让他们不舒服。

      我相信,他们的疑惑绝不是狡辩,绝不是推脱,是发自内心的天真,在他们看来,大人眼里的危险是小说家的杜撰,大人就是因为懦弱而杞人忧天。

      我笑了,最重要的工作是把脉诊断,对症方可下药。

      我告诉她们在她们眼中的杞人忧天的背后隐藏的血的教训:去年一年在县城和石家庄市的网吧里发生的一例例惨案。透过两个孩子丰富的表情,可以看出他们复杂的内心:诧异,似信非信。不过,他们没有争辩,随后就将昨天的全部经过和盘托出。

       昨天下午,准备到校的小C在路上遇到了本班好友小F的小学同学。该男同学现在已经辍学在家,此前曾在小F的介绍下与小C有过一面之交。男生邀请他去上网,正发愁如何度过漫长而无聊的晚自习的小C不假思索就答应了。两人在微水玩到傍晚,该男生说所幸他请客,将小F也约下来吧。小C马上给在学校的小F挂了电话,在后面的事情就是我们所了解到得了。三人包夜上网,为了防止老师发现,小C、小F分成两辆车回的学校。

       在整个事件的叙述中,小C滔滔不绝,小F却站在那里,始终一言不发,我注意到这个孩子的眼神里有一丝犹豫。

       “老师,以后打死我也不出去了!”这是小F的结束语。小C依旧是有丝胆怯的站在那里。

         我心里喘了口气,今天的教育是有成效的,小F的保证是真诚的,虽然她未必能够坚守住自己的诺言。至于小C,我觉得自己任重道远。

 

                                                                           

  评论这张
 
阅读(329)|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