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不默斋博客

花前纵酒,月下读书;不默斋主,笑阅沧桑

 
 
 

日志

 
 

  

2009-11-29 16:14:12|  分类: 我思我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将前年一场大病对自己精神生活的影响归结为两个词:唯一和归零。唯一是指大爱无疆的自己在以前诸多的嗜好中仅留下对书一往情深的残爱。归零则是说原来信马由缰的做着海阔天空的美梦在病后的睡眠中再也没有出现过。

昨晚困的出奇,抱着一本书不到九点便就寝了。凌晨四点多醒来的时候,我兴奋不已:这一夜我竟又做梦了!并且梦境清晰的似乎触手可及。

我清醒地记得,在梦里,我和儿子来到了小河边,河水浅浅清清,河床的石头干干净净,水中的碧草幽幽软软,一条条鱼儿在水里自由的嬉戏。突然,我发现了一条鼓着漂亮的眼睛的黑色的小金鱼,似乎想对我说什么。我急忙叫儿子把它带过来,儿子轻轻走过去,猫腰双手合拢,鱼儿突然跃入他的掌心。我很高兴,准备让儿子带着小金鱼一起回家,这时清澈的水底忽然多了两个小小的肉团子,我小心地捧起一看,是两只没有长出羽毛的小水鸟,水鸟瑟瑟的身体很凉,我便把它们放入自己的怀里。立刻,两只鸟儿的身上长出了绚丽的羽毛,鸟儿似乎很调皮,用扁扁的俏丽的小嘴喰吸着我的手指。这时我醒了。

早饭时,我将这个梦境告诉了妻子。妻子说这应该是我身体恢复的一个里程碑。

中午回家,我发现鱼缸里的70多条凤尾鱼已经全部冻死。我这个不合格的主人!我自责道。

  评论这张
 
阅读(262)|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