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不默斋博客

花前纵酒,月下读书;不默斋主,笑阅沧桑

 
 
 

日志

 
 

读书忆旧  

2009-11-28 10:45:55|  分类: 读书札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做事历来虎头蛇尾甚至有始无终的我,在昨天晚上终于仓促的写完了《2009年的苍茫书事》。心里长长的舒了口气:虽然这仅仅是一个买书书目汇总,但毕竟是我对自己购书的第一个总结。

于我而言,书事即心事。这拉拉杂杂写了近一个月,用八篇才告终的文章并没有道出我今年买书过程中的苍茫心事:那千呼万唤始觅得的得意,那自以为胜券在握偏又擦肩而过失之交臂的沮丧,那可遇不可求的珍本现于眼前却无力拥有的自愧,酸甜苦辣,一年中我尽数品尝。只能期待以后有闲暇慢慢补充了。

今天坐在电脑前,开始检索自己的读书心路,自己也纳闷为什么自懂事时就开始对书特别的痴迷:本家里三代之内没有出过读书人。爷爷是村里剧团的乐师,识字不多,喜饮酒,每饮必醉,醉后喜掉戏文、讲故事——这倒沾一点文化的边。父亲是共和国的同龄人,上学至三年级就辍学随爷爷放猪,记得父亲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在县司法局和当地镇政府的支持下成立了本地唯一的法律事务所,一次所里开会,父亲宣读我代笔的讲话稿时,竟出现了戏剧性的一幕:遇到不认识的字,硬着头皮询问身边的同事后才渡过难关。母亲倒是高中毕业,但也没有认真读过书。到我这一辈,我是老大,两个弟弟初中毕业就对上学失去了兴趣,独我另类。

而且我还是一个地地道道的书迷。实在牵强附会的话就说我有点象我的姥姥——妈妈的奶奶。姥姥目不识丁,但是对待文字敬若神明。记得孩提时侯快过年了,我跟着妈妈去看望姥姥,那时候尽管穷,过年也要有新气象:妈妈给买去几张炕围纸(作用同今天的壁纸),姥姥总是把它们贴在后墙的墙壁——脚蹬找的地方,而两面三墙总是用向生产队长要来的报纸,姥姥说:“人的脚脏,蹬文字是作孽。”

自懂事开始,我便总是缠着爷爷、姥爷给买小人书、连环画。那时是文革的后期,在政治色彩颇浓的众多书中,也会有《大闹天宫》、《哪吒闹海》等彩色的优秀连环画出现。

和纯粹的文字书亲密接触,始于小学二年级的时候,那是七十年代末期,属于我的第一本书是《包公的故事》,我还清楚地记得封面是传统戏装的包拯。文字特通俗,故事性极强的一本书——那也是三十多年前的事情了,现在早已找不到这本引导我进入文字世界的启蒙读物了。

后来读到的一本大部头却是古文本的《杨家将演义》。那时候,农村里的业余文化生活基本上依赖于家家户户都有的就是县里统一给安装的接有地线的小喇叭。每天早中晚三次播音。每每播放效果不好的时候,动一动地线,或者把洗完脸的脏水往地线上一泼,小喇叭就又哇啦哇啦的响了。再往后,稍微富裕点的家庭就买了收音机,每天中午1点开始,一个院子的孩子就围到了收音机旁边,听刘兰芳播讲的评书《杨家将》、《岳飞传》。我那时在同龄孩子中,算家庭条件较好的。收音机里听一遍,感觉不过瘾,就到本地的小书店找相关的书——现在人民富足了,人口增加了,但是本地的小书店却已经转卖那些畅销的盗版书籍了。后来就买到了《杨家将演义》,买回后才发现文字读来不太顺畅(那时候还不知道这是古文),好多字都不认识。但是在好奇心的激励下还是硬着头皮囫囵吞枣般地读完了。尽管连“曰”都读作“日”,但根据上下文,能理解大概的意思。这次的阅读尝试,给我打开了一扇门,因为我在书中读到了许多评书里没有的却很精彩的细节。当然,那时的读书,炫耀多于求知。让自己在同龄的小伙伴中大出风头,看着一个个带着羡慕的神情听自己滔滔不绝的讲着自己也似懂非懂的似对非对的却是对他们来说新鲜的杨家将的故事。自己的感受就是:读书不错!

这应该是我义无反顾的培养起阅读爱好的源头吧。

  评论这张
 
阅读(335)|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