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不默斋博客

花前纵酒,月下读书;不默斋主,笑阅沧桑

 
 
 

日志

 
 

书友的故事(三)南北对话(4)  

2009-11-18 05:53:18|  分类: 读书札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接三)

 

                                                                     2009年4月22日

我:我想让儿子学习英语,但是又怕增加他的负担。我担心自己在不经意中会剥夺了他童年的欢乐。

笑:应该不会。我的孩子主要就学英语、钢琴和计算机,我觉得其他的并不太重要。

我:但我还是认为孩子主要应该玩好。

笑:那倒是。不过买点好书让他阅读应该不会影响其他的。我给孩子选择的主要是哲学 历史 小说三方面的书。

我:挑书还需慎重,切莫适得其反。我们都是被歪理邪说摧残的一代!

笑:是呀,岂止孩子?!家长要是不明白,可能也会被摧残。

我:我们这一代人身上的烙印太深了,克服是需要真正的勇气!我深有体会。

笑:还有就是老师也很重要,我在上中学的时候碰到过一个北大毕业的老右派,他教我看了不少好书。

我:你很幸运!可惜我是自己琢磨出的,所以我希望我的学生幸运。

笑:遇到一个好老师对学生们来说是极其难得的!我那时候是很少有人会叫别人看好书的。

我:有时候感觉很失落。在现实中很是孤独。

笑:怎么会?影响是慢慢积累的过程。人读书越多,越不会被外在的环境所困扰,越不会被寂寞孤独这样可怖的东西所折服,因为书籍逐渐在人的心灵里建造了一个完全独立于外界的力量王国,这个王国是被心灵完全拥有的,在这个世界里栖居着令人神往的古今中外丰富而伟大的灵魂。当一个人的心灵完全拥有这样一个王国的时候,他灵魂的承受能力会有多么坚强!因为他完全不需要依靠任何外力来支撑他的生命。这是林语堂先生的教诲。

我:我也许没有那么强大,所以需要同道。

笑:网络上同道很多

我:是的,但是在现实中密度太小。如在自己的环境中,或者是都隐藏得很深,现实中不容易碰到。所以我网上每遇到都觉特别亲切。

笑:所以等大家老了,无事可做了,就聚到一个地方,谈天说地,举杯畅饮。

我:到那时候,社会会如我们所愿的!用梁漱溟的话:这个世界会好的。但是,这些决不会是等来的!

笑:是争取来的!

我:我不愿意做历史的旁观者!我觉得那样很无耻。

笑:也不一定是无耻!每个人都过好自己的生活 社会自然就好了!

我:谁都无权苛责别人,我只如此要求自己!有兄我不孤单。 我真想给你背一遍《岳阳楼记》。

笑:我们就是希望看到每个人都能自由地选择自己的生活方式去安心地生活!

 

                                                             2009年4月25日

我:其实我并没有读过多少胡适的作品,我只是在用心感悟先生。

笑:他的思想对大家都很有用,只是没有宣传而已。

我:以前阶级斗争论者把他屏蔽了,可是,发展到今天,统治者们突然发觉那是人民思想生活中必不可少。这个时代,胡适是真正的唯一的赢家。

笑:对。他很早就看透了专制的邪恶。

我:我看介绍,蒋介石是诚心邀请他竞选国家元首,但是,他拒绝了。当然,我觉得胡适的伟大之处就在于他的喜怒不惊,超然世外。

笑:蒋介石从大陆走的时候就指名要带走两个人:胡适和陈寅络。鲁迅的文风容易被人利用,鲁迅的心胸也不够宽广。

我:与毛相比,蒋就民主多了!胡適说在GCD统治下,人民既无说话的自由又无不说话的自由.真是一针见血!!

笑:是啊

我:我觉得这才是真正的大智慧!与胡适比较,陈寅恪就略显不足了,虽然陈学贯东西,因为一念之差,终于一事无成!真是寅老不幸党国幸,中国史学空余恨。

笑:是啊,陈寅恪真是顶级史学家!真是可惜了!他没有胡适那么高的判断力。

我:大事糊涂!还有位与胡先生一样高明的人就是于佑任老先生。

 

                                                       2009年5月5日

笑:给你看一首诗:

        一代暴君倒下了

       从不义的权力的颠峰

        从生锈了的刺刀尖上

        从一世代被压弯了的背脊上

        和亿万喘息和流血的心灵中

 

        他倒下了

        他死了

        于是

        一个专制王朝匆匆合上了

        它的最后一页日历

        毫不掩饰地躺在那里

        赤裸裸地脱下了共和的外衣

 

         他死了

         这个历代帝王的最末一代子孙

         他的眼睛微闭着

         仿佛还在觊觎昔日的淫威与尊荣

          痉挛的双腿畸形地弯曲

          瘫软了 僵硬了

          再也不能在统治上移动一步

          他的头发稀疏的头脑

           曾经运动过整整一代人的意志

           此刻停止了活动

           他的青筋暴露的双手

          下垂了

           再也不能起落权势

          主宰世界的沉浮

 

           他死了

           他的头顶上

           太阳照样辉煌地照耀

           万万千千的星球照样运转

           地球并没有停止不动

           在广漠的宇宙世界中

           像死去一片树叶子

           像消失一声鸟音

           像凋落一粒微尘

           大自然任凭他在自身中溶解

            如此漠不关心 如此冷落

 

            曾几何时

            这个漠视人权的统治者的心藏

            还没有停止他的最后的跳动

            他的脚下还俯伏着麻密如蚁的人群

            耳边还响彻着虚伪的颂扬的赞歌

            他运行万千人民

            像抽打万千陀螺

            永不休止地跳动

            盲目地排斥摩擦和冲撞

            他愚弄千万人民

            像愚弄千万木偶

            站在遮住的幕布后面

            牵引着他们的每一个动作

            他用流血的鞭子尺度

            精神自由的空间

            他不许思想做声

            甚至一声咳嗽

            他划定生活的圈地

            管制人类的渴念冲动和热望

            他在人的头脑中布下岗哨

            监视着每个人在想些什么

            以次满足他自然的嗜欲

           人民必须聆听他的

           口齿不清的浑浊的声音

           每天的报纸都是他的

           神经质的变化不定的表情

           每一个字都是他的飞溅的唾沫

           这个人类文化的警察

           操动和运转着一切

           像个邪恶的电钮----

            广播----是他身影的外化

            诗歌----是他的另一个名字

            他的个人意志

            就是思想

            就是道德和良心

            就是历史

          

            他死了

            阴沉的人们沉默着

            忍耐着 坚持着 等待着

            不敢怀疑他已经成为过去

            人们在恐惧中怀着希望

            在希望中摆脱不了恐惧

            人们明白

             一轮炎日下沉了

            它的扩散的余温久久不能消尽

           一株大树倒下了

           漫天扬起的灰尘将缓缓降落

           一个暴君倒下了

          他的阴魂还在太空中游荡

          消逝了他的形体

          心灵上还有他的

           没有火化的神位

           没有燃烧尽的遗容

 

            然而我看见

            在死神面前他正在受到正义的惩罚

            这个“大人物”同样矮小

             他并不是人类中的特殊动物

             他在那边 在世界尽头那边

             不又自主地听凭盲目的黑暗力量的摆布

              当我回过头来我看见

             他的黑色的旗帜徐徐下降

             被它长久遮住的蓝色天幕上

              自由之神露出了头顶

              它正在现身

              开始向世界走来

             带着朝霞与露珠编成的花环

             摇曳着光明的舞步

             踏响着晨钟的节奏

            人民从千代蓄积的麻木中惊醒

            挣脱了顺从和绝望铸成的镣铐

             迎着它步步向前走去

             他们像骚动的大森林般嗡嗡着

              ----我们认得你  自由

 

我:作者哪位?

笑:中国最牛的诗人黄翔在唐山大地震那年的双九日写的

我:厉害呀!那个时代就写出这样的诗篇了?

笑:是啊,很多民间的前辈都被埋没了。他的名字是不许出现在中国的,现居美国。他在中国的时候多数时光是在监狱中度过的。

我:诗人对毛的罪恶把握的太准确了

 

在我整理完这段的时候,我联系上了笑兄,接我的电话的时候他正在开车,考虑到他的安全,我没有和他多说话,朋友之间,心里有就足矣。

我距离笑兄很遥远,他有他的追求,他生活在他的理念中,他有他的政治诉求,他为了他的理想会不惜一切的。

我敬佩着,祝福着,期待着----

  评论这张
 
阅读(33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