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不默斋博客

花前纵酒,月下读书;不默斋主,笑阅沧桑

 
 
 

日志

 
 

书友的故事(三)南北书友(3)  

2009-11-17 07:40:02|  分类: 读书札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接二)

 

                                                              2009年3月8日

我:笑兄觉得中国人民有获得民主的素质么?

笑:民主和素质高低没关系。民主和接受的讯息以及对讯息的判断有关系。非洲人的素质未必比中国人高,但是非洲人却先我国一步跨入民主行列!

我:讯息的判断,自我的选择和素质有关!

笑:和接受的教育有关。

我:生活中的奴才太多了,获得民主的时间就长了。我不明白的是人民为什么那么甘于逆来顺受。

笑:那是因为他们明白反对就意味着死路。

我:可是在更多的时候,根本无需大张旗鼓的反对,只需沉默就可以捍卫自己的合法权益,但是偏偏就有人急于违心的谄媚!并且不止一人,纷纷争先恐后,唯恐失去机会。

现实中,那些敢于直言犯上拼命硬干的人的生活中,喝彩声不少,同路人不多。都愿意做观众,都愿意坐享其成。

笑:需要理解群众。对他们而言,生命是宝贵的,机会是难逢的!他们太渴望改变自己的生存状态了。因为在我们这个国度里,没有关系靠本事的生活太艰难了。

 

                                                       2009年3月12日

我:你觉得平反的日子还很遥远么?

笑:至少现在没有任何光明的迹象。

我:我没有幻想,只是感觉大势所趋。

笑:大势所趋没错!没有什么势力能阻挡的。

我:我困惑,以小胡的聪明,竟然不舍那四棵稻草。旧烙印太深刻么?

笑:他做不出什么留名青史的事情。

我:习有戈氏的魄力乎?

笑:只是一个搞经济的人。

我:一个奄奄一息的司机开着一辆崭新的宝马行驶在高速上,车很好发动机很新,路很直也没有坡度,但是车开得很慢,因为司机病入膏肓了,只有加速他的死亡才能解决所有的问题。这个民族就是那辆车,这个时代就是那条路。广东人现在的心态如何?

笑:极其形象的比喻。广东人是一群随时准备审判独裁者的公民!

我:前几天刚看了齐奥塞斯库受审。忽然感觉看似庞大的旧秩序在人民面前是如此的不堪一击!就像瓜熟蒂自然落。

笑:是啊,民不畏死,谁又奈何?

 

                                                          2009年3月15日

我:我特别欣赏李锐老先生的观点:今天的美国就是共产主义,比尔.盖茨就是最世界上最优秀的共产党员!

笑:地球的资源是根本不够人类的需求的,还会有什么共产?美国只是个民主自由宪政的国家。

我:何必拘泥于形式?我们可以把最美好的社会制度定义为共产主义,就好象一个人,叫什么名字根本就无所谓的,我的提法只是迁就国内教育给人民思想造成的短路!既然举世公认美国的制度是最完备的,为什么不能叫做共产主义呢?难道美国不是世界发展的方向么?我坚信关于地球资源的匮乏造成的杀戮与掠夺不会成为明天的主题!因为人类有能力对仅有的资源进行整合和再分配!

在这个问题上面,我觉得笑兄矫情了点,我非政治家,但我懂得在民主国家里,为了获得多数席位,有联合执政党,何必为了一个提法,而画地为牢的拒绝许多的同盟军呢?

 

                                                           2009年3月17日

我谈到自己的一份诉求,一直以来,我不遗余力的向我自己的学生输送一种理念:平等和自由。我不忍心看到他们生活得这样茫然和无聊。我鄙视现代中国的教育,学生学习就像自己儿时看到拉碾子推磨的牲口,被蒙着眼睛,一遍遍围着那个磨盘周而复始的转着,直到它们适应这种状态。对于学生,那个遮眼的布就是那套理论。

笑兄曾经也是一位老师,在那一年,他做出了和李慎之一样的选择。他说是血的事实让他睁开了双目,他希望自己能够出淤泥而不染,他逃离了谎言,放弃了被奴役。他认为学生的盲目是因为他们在日常生活中不能听到自由的真实的声音,教师应该引导他们努力去阅读好书。只有学会寻找好书 保持终身的阅读习惯,才能让人增强辨别能力,避免上当受骗。

我说我在做希望工程:帮助学生捡起几乎要丢掉的理智与思维,不再逆来顺受,不再任人愚弄。笑兄戏言我在将学生带坏。

 

                                                                 2009年3月20日

笑:你要理智的捍卫自己的权利,否则第一个失业的人可能就是你——无论你有多么优秀!这不是我们想要的结果。

我:我没有那么悲观,真的,我已经和他们斗过一次法了,并且我赢了!

笑:你忘了自己的初衷了!这不是智者的行为!

我:我周围的朋友也这样劝过我。

笑 :我们自己的输赢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下一代到底将接受什么样的观念。胡适当初也输了。但历史证明最终他赢了。但他离开了最需要它的公众,这是个惨痛的损失,尤其是对中国国内的民众!

我:兄研究过胡適离开群众的原因么?这一点,我一直百思不得其解。我常常想群众到底有没有思想,为什么昨天还众星捧月,今天却弃如敝屣?

笑:群众没有什么思想。思想不会自动进入每个人的脑子里的。有时候,追捧和抛弃也由不得群众来选择

我:利益,会帮助人决定自己的思想。尤其是眼前的利益可以使人忘却长远的目标。

笑:对!利益的确会帮助人决定自己的做法。网络时代了,应该学会利用网络来传播思想。给他们几个好网站就不用太操心了,他们会很好的成长的。

我:这的确是好办法!兄让我醍醐灌顶茅塞大开呀。我忽然觉得自己好像从原始社会走入了文明时代!

笑:他们身边总有你这样的好参谋一定是件终生受益的事情。有一天,彼此离开了 他们真的会按你的思路发展吗?

我:他们会有彷徨迷茫的时刻的!

笑:我看未必。要相信他们的判断力。

 

                                                                     2009年3月26日

我:我这几日读远流版《文武北洋》。忽然就想到老毛子戈尔巴乔夫真有魄力!那时竟毅然让重修苏联历史教材!

笑:谈北洋軍阀的书?

我:是的。不过大陆出的又是阉本。一些事件的真相被篡改。史学的最新研究成果仍需要雪埋,其目的还是维持一个虚无的形象。

笑:我们的历史教材也是问题很多的。

我:岂止是多?在厚厚的谎言掩盖下几乎让人看不到一点的真相!

笑:对。所以在真相面前很容易被人们揭穿

我:这说明它们骨子里的脆弱。

笑:本质是厚颜无耻。

我:强者不惧怕别人谈论自己的缺失。只有弱者才需要欺骗和谎言为自己壮胆。

笑:用枪杆子夺江山的人不是强者。

我:哈哈,吴思的血酬定律兄一定看过吧。

笑游闲赏:看过,很棒!

我:我确信时日不会久长。

 

                                                               2009年4月5日

笑:常识是不能被宣传强植的,但是共识可以。比如共产主义,世界本来没有这种知识,由少数人提出,然后经过宣传,便成了很多人的共识,你把共产主义换成自由主义,民主主义等等也是一样。一个普通老百姓,平常生活是不需要这些共识的,所以他们是大脑垃圾,大脑垃圾对自己没有用,但是对这些垃圾制造者很有用,这有点像电脑里的流氓软件和木马病毒,它们是别人操控你的大脑的工具。我知道一些高深的知识,但是我认为大众不需要,我将它们讲得简单浅显一点,让大众好接受,接受了之后做什么呢,为社会变革尽力。

我:我思考的是思想的启蒙者的作用到底有多大?一个人以什么样的方式切入现实才能为社会作出的贡献更大?

 

                                                        2009年4月7日

我:兄认为知识分子中,哪一派居多?

笑:犬儒。

我:哈哈,一针见血。兄到过乌有之乡么?毛派聚居地。定期有活动。

笑:没有。还是不去的好!

我:我不这么认为,兼听则明。从敌人对自己的攻击中反思自己的不足应该对自己更有益!

笑:呵呵,我没那么多的精力。

我:我去,但不多,如同看新闻联播。 不妨一看。

我对此不以为然,我既去乌有又到凯迪。我的态度是开放式的,来者不拒。但是我听出笑兄的冷漠。我察觉到他的这种态度和他的目标间的矛盾。也许是二十年前的记忆太深刻了。

笑兄似乎对我不放心,他叮咛道:一个人在他的思想形成初期应该多看好的东西,因为负面的东西他们每天都在不知不觉地接收。所以,电视不能看,很多歌不能听!

他的说法的确有道理,但是极端滑向另一个极端,那不是明智的行为。

  评论这张
 
阅读(35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